《W 两个世界》引人注目的,颜质只是其次、剧情才是亮点。你相信平行时空的存在吗?你知道自己的意识可能牵动世界转变的风向吗?看看《W 两个世界》,重新练习正直与善良的重要。(推荐阅读:

“那天以后,我的世界里存在两种声音,一个是别人都能听见的声音,另一种是只有我能听到的声音。”——《W 两个世界》

除了精灵宝可梦,现在讨论度最高的莫过于《W 两个世界》,抱着好奇开始追剧(唉呀被推坑了),看看韩国如何把离谱剧情拍的深刻动人。一个高富帅,一个傻白甜,当前者不再只是英雄,后者不再只是公主,世界开始有了颠覆的可能。(同场加映:

《W 两个世界》是两个平行时空的交错,2016年的首尔,同一个空间内不同的时空,漫画闯进了现实,当主角外科女医生寻找失踪的父亲时,被神秘男子意外拉近漫画世界,之后往来现实和虚幻中。漫画里的角色有血有肉的活起来,原来充满波折的剧情直转直下变成了爱情剧,悬疑的苦难里终于有一丝温暖。

接着,我们用以下几句台词,来认识W 两个世界》的人生醍醐味!(以下微雷)

“绝望才能铸成英雄,如果找到凶手故事就会结束,幸福的话,谁会去付出那个努力?”——《W 两个世界》

这句话出自《W》漫画的创作者吴作家,他把自己视为审判的神,让主角姜哲经历全家丧亡、含冤入狱之苦,所有人生最悲壮的情节,都发生在他身上了。作者的心态也点出我们身而为人的自视甚高,人是狂妄审判一切的起源。“我是最高等的动物”这种优越想法产生资源的掠夺与竞争,我们依照己利行动,轻易占有其他物种生存呼吸的空间,也反应到资本主义社会里的贫穷世代,权力者有最大的能耐,去操控体制的运作,只要自己好好活着就够了。可是权力者或许同时抑郁、脆弱、缺乏与人的连结。(推荐阅读:

我想起大学的剧本课,一位老师每次看到同学的剧本就摇摇头,他说:“为什么结尾不是病亡就是车祸,不要轻易制造悲剧,不要把悲剧想的那么简单。”现在想起老师那句话,我心里满是感恩,谢谢有人曾经教会我这件事——不要轻易把快乐建筑在别人的悲剧上。即便是虚构一个世界,悲伤都是举步维艰的。我们思想衍生成行动,观点造就环境,死亡是很容易的,最难的是活下来的人,如何面对充满恶意的世界。

“我能理解伽利略.伽利雷的心情了,他曾说过:‘即便如此,地球依然转动’,长今也说过:‘因为有红柿的味道,所以才说是红柿。’。”

“大家不看脉络,只看表面现象,然后认为那就是常理。妳说他的举动不符合常理,但其实妳根本不明白吴妍珠这个人的脉络!我之所以开创事业,就是为了帮助像我这样被常理牺牲的人,但妳在我身边,制造了另一个牺牲者。”

女主角在嚷嚷着自己进入漫画世界时无奈地说出这句话,这种众人都无法体会的荒谬,真切发生在她身上。很久以前圣修伯里就说过,最重要的东西,只用眼睛是看不见的。我们依赖眼见为凭,却总是忽略“真相”背后的脉络。

姜哲在漫画中的角色设定是一个肩负正义感的人,尽管他被体制迫害也未曾低头。他信任事实以外的事物,因为他曾被人们眼中的事实推入谷底,“合理”两个字让人轻忽世界上殊异的存在。小心真相、保持质疑,很有可能我们在“理所当然”的认知里,不小心迫害他人。坐拥自己的知识体系去思辨,在资讯爆炸的网路世代里,“自己”就是最好的指南针。(同场加映:

“我存在的理由,才是真正的问题,感觉这个女人掌握着我人生的钥匙。”

剧情中姜哲说过好几次这样的话,身为一个漫画角色,怎么会探测自己存在的原因?吴作家向往一个比现实自己更强大、正义、有钢铁意志的男子替他在漫画里活,可是这样性格的人,从不屈服在权力的威吓下,就从第一次创作者的刺死开始,姜哲顽强的意志抵抗了命运,开始有了走出自己道路的可能。

剧中创作者的“安排”,或许也都在你我成长出现过,你的家庭、学校、社会,是否影响你想成为什么样的人?只要活在体制内,就难以抵抗他人的企图与安排,我们必须在杂音中,厘清自己真正的想法,需要从不断探测自己开始。就像剧名 W 的命题,Who 质问自己是谁、Why 提醒追根究柢。我们常常觉得自己没有退路,都是环境役使你的,但是,我们又为何要一昧顺从环境?相信自己是有选择的,从知道自己是谁开始。(你会喜欢:  

“再说一次,我就要动摇了。”

女主角吴妍珠发现自己回到现实的方法就是让主人翁姜哲内心动摇,因此她总做出荒唐的举动,当她说了我爱你,姜哲笑了,吴妍珠依然没有回到现实世界。姜哲在内心说着“再说一次,我就要动摇了。”被设定为意志强大的他,意外发展出了自己的爱情叙事。

漫画外的读者大叫不平,“哪里来的花瓶,姜哲还是好好找凶手吧”、“别让悬疑素质低弱了”,爱情的现身,让许多专注在悬疑剧情上的读者不安,他们要看的不是俗气的爱情,而是苦难的复仇之路。可是,总是怀抱着猎奇心态的我们,过着平凡生活的我们,为什么不能乐见温暖无奇的爱情呢?

爱始终没有高低之分,爱来的时候,无论是钢铁也会柔情。懂得爱,便懂了生存。(推荐阅读:

W 两个世界》,让人愿意相信人生逆转胜的可能。当虚构遇上真实,当强悍的意志站在死亡前,是造物者胜利,还是坚毅存活下来的主人翁。如果我们活着的此刻,真的有另外一个平行时空,你希望那是一个什么样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