随着年纪的增长,我们会渐渐开始找到属于自己的穿搭。但是,当我们开始步入“成熟”的阶段,“时尚”却开始无法与“轻松”和平共处。美丽又适合自己的选择越来越少,难道,我们就只有“不时尚”的选择吗?(延伸阅读:走吧走吧,人总要学着自己长大:陪伴成熟女人的经典歌单

虽然有人说“想追求时尚就要忍耐”,但是,人一旦上了年纪,就很难忍受肉体的辛苦。将“时尚”和“轻松”放上天平,当指针往“轻松”那头倾斜时,就表示我们已经越过某条线。

你万万没想到吧,你身上穿的那条长裙,让你看起来好欧巴桑!

有一回,我和许久不见的朋友一起吃饭。在相约碰面的地方看到她的那个瞬间,我惊讶得无法言语,因为她穿着一件长及脚踝的裙子。长裙没什么不好,但是,穿长裙时,整体线条需要起伏。因为下半身分量比较重,如果上半身或发型可以集中一点,看起来会很时髦。然而当时,她不管发型还是上半身,感觉都蓬蓬的。我看了哑口无言,心想:“这身打扮和欧巴桑根本没啥两样……年轻时,如果在公司看到这样的欧巴桑,我都会觉得她‘已经完蛋了’了。”

当然,以年龄来说,我们的确是欧巴桑,所以我并不觉得欧巴桑造型有什么不对。只是身为美女的她,年轻时比大家都时髦,也很受欢迎。没想到,两、三年不见,她似乎已经下定决心要当个欧巴桑。也因此,我觉得她相当幸福。她这个结婚生子的幸福家庭主妇,已经不用再为“想看起来更年轻”或是“不想变成欧巴桑”这些烦恼而努力奋战。但她的长裙还是让我相当震惊。

“穿长裙真的好舒服啊,冬天也很温暖。”

她很热心地向我推荐,当时,我真的无法告诉她,这件长裙的欧巴桑味有多重。要向处于尴尬年纪的朋友说出这样的评语,真的很困难。如果对方是个直爽豪放的人,还可以半开玩笑地对她说:“你怎么会穿这么可怕的裙子,难得你长得那么漂亮,看起来都老了。”
我只会这种直接又极端的表达方式,所以,以前常常因为说错话而惹祸上身。

“还是不要穿那条裙子吧,太像欧巴桑了。”

这种说法似乎会伤到对方,所以我闭口不言。姑且先不说我自己,当朋友看起来像欧巴桑时,通常也就是往“轻松”的方向遁逃时。(延伸阅读:美魔女与欧巴桑?人到中年,更是理直气壮

追求时尚你要学习忍耐,但是放纵自己也挺重要的!

虽然有人说“想追求时尚就要忍耐”,但是,人一旦上了年纪,就很难忍受肉体的辛苦。将“时尚”和“轻松”放上天平,当指针往“轻松”那头倾斜时,就表示我们已经越过某条线。

现在,再回头说说我自己。我年轻时忍耐力超强。高中时,我会将格子裙的腰带部分往上摺,把裙子弄得短到几乎要看到内裤。就算妈妈说:“裙子弄那么短,应该很冷吧!”我也不为意。冷当然会冷,但为了让大家知道“我可是高中女生呢!”这一点冷根本不算什么。

但是现在,光是看到高中女生穿着短裙的身影,我就觉得好冷。受欢迎的女人似乎都不怕冷,的确,尽管是隆冬,出现在电视中的女主播,或是在港区的时尚餐厅参加联谊活动的女性,还是会穿着无袖衣服。因为没有起鸡皮疙瘩,所以并没有丝毫勉强,而且,因为腰部的线条非常纤细,应该也没有偷偷在腰部和腹部贴上暖暖包。

相较之下,说到我自己,或许是因为高中时代把裙子弄得太短了,我现在对寒气非常敏感,就像炭坑的金丝雀一般,再也无法忍受寒冷。我的包包中总是备有暖暖包,从袜子到长袖卫生衣,只要一听说哪里有可以保暖的东西,就会飞也似地跑去买。若是出去旅游,只要一感到寒冷,我甚至会用报纸包起身体。

并非只有冬天才感到寒冷。夏天的冷气是中年人的大敌,进入餐厅后,不管对方愿意与否,我都会强行提出要求:“不好意思,可以把冷气关小一点吗?”对于“勒紧”这件事,我也变得无法忍耐。年轻时,为了让身材看起来更纤细,我喜欢可以将腰部勒紧的裙子,或是窄版长裤。但是,像这种会紧紧勒住身体的东西,我现在已经完全不想穿了。(延伸阅读:性别观察:脱下制服的荣誉!北一女与景美“不服”的价值反思

有人说,人一旦开始穿腰部缝了松紧带的衣服,一切就完了。我也不喜欢缝了松紧带的衣服,因为松紧带不仅会伸展,也会缩起,我不喜欢那种紧缩的力量勒住肚子的感觉。

至于下半身,我喜欢穿以伸缩布料缝制,而且,比自己的尺寸再大一点的。试穿时,若腰部很宽松,就会觉得即使吃饱喝足坐在和式座位上,也没问题,感觉十分安心。就算超过极限,伸缩布料有时还会比松紧带更温柔地包裹腹部。

袜子的松紧带我也无法忍受。脱下后,总是会清楚印出松紧带的痕迹,久久无法消失。我现在爱用的是,理解这种中年人的心情,虽然没有缝入松紧带,却不会往下滑的袜子。

因为我很讨厌被勒紧的感觉,很难找到自己喜欢的内裤。我喜欢棉质的东西,但现在的女性内裤几乎都是化学纤维做的。当我非常喜欢的棉质内裤款式改以化学纤维制作时,我感到相当震惊。

就在我为了找寻棉质内裤,在网路上来回搜寻时,终于发现了一个堪称棉质内裤宝库的网站。我看着大量的棉质内裤依据形状被取名为“衬裤(drawers)”和“内裤(shorts)”。虽然我心想:“一说出衬、衬裤,感觉就像是明治时代出生的老奶奶说的话,现在还有衬裤这玩意儿吗?”但是“衬裤”穿起来非常宽松、舒适。至于“内裤”,虽然风格比“衬裤”稍微现代一点,却是盖到肚脐以下的宽松剪裁。我完全瞭解,不管如何,会想穿棉质内裤的,大概就是比较年长的人。(延伸阅读:穿内裤也有大学问:给女人的 11 个建议

棉质的物品,一旦流汗就很不容易干。我之所以会喜欢这样的棉质内裤,是因为它的品质会“慢慢变差”。在洗涤过程中,会变得松垮,和我松垮的肌肤互相呼应,并且温柔包覆。会慢慢变得没有弹性的感觉,也和总是摆出一脸“我就是这么精神充沛,怎样?”的化学纤维不同,让人同情。

不用说,“棉质内裤”并不是受欢迎的品项。应该只有以熟女为主角的 AV,或者风格非常特殊的作品中,才会出现穿着棉质内裤的女性。晒着棉质女性内裤的家庭,显然是没有性生活的。但是,相较于棉质内裤带来的轻松和舒适,受欢迎和性生活这些事,就变得不再重要,如果不这样想,就不是中年人了。关于这一点,就算忍耐也没有用。


穿美美的高跟鞋有秘诀!

在所有的服饰配件中,我忍耐力最低的品项就是鞋子。我当然知道鞋面窄、鞋跟高的鞋子,看起来非常时尚。就算穿上相同的服装,穿着高跟鞋和笨重大头鞋,两者给人的印象截然不同。但是、可是、然而,只要想到前往车站、搭上电车、在目的地下车,然后再走路……这一整天的行程,步入中年之后,我开始深深觉得:“虽然不是太严重,但要穿着高跟鞋走这么一遭,还是很痛苦。”

现在,我只有在确定会有人开车来接我时,才会穿上漂亮的高跟鞋。和大部分时候都靠车子移动的地方乡镇居民相比,东京人必须快步行走。如果脚不舒服,干劲也会大幅下滑。而且据说,东京长期处在垂直型地震的危险中。地震发生时,如果那天刚好穿着高跟鞋,身处距离住家很远的市中心,应该会失去“想办法活下来的斗志”。

相对于我的狼狈,我身边还是有“耐力很强的中年人”。虽然不是安娜.温特 (AnnaWintour),却在秋冬穿着薄衫,脚上蹬着高跟鞋。看到大大的装饰性项炼在胸前发光,如果我开口问她:“你的脚不会痛吗?肩膀不会酸吗?”应该也是出于一种老太婆的心态吧!

“耐力很强的中年人”或许也很有耐性,但中年毕竟是中年。因为穿高跟鞋在呈现斜坡的道路上扭伤脚踝,拿着拐杖生活……看到这个模样,还是会让人觉得“绝对不能勉强”。(延伸阅读:比起高跟鞋,我更喜欢赤脚的快乐自在

欧巴桑口袋很深的。时尚设计师们,请拿出你们的设计潜力,让欧巴桑们掏钱出来吧!

到了这种无法勉强的年纪,我发现自己需要的就是“不会痛苦,但看起来很时尚”的品项。大约二十至三十年前,年轻人专用的品项和为欧巴桑设计的服饰之间,有着很深的鸿沟。制作服装时,应该都是根据这样的概念:“女性一旦结婚生子,可以掌控的金钱也变少了,应该不会再追求流行了吧!”但是,在那之后,时代发生变化。虽然不年轻,却没有结婚、持续在外面工作的人,或是即使已经结婚、有小孩,但还是一样打扮得很时尚的家庭主妇等等,虽然步入中年,但并不想穿上俗气衣服的人不断增加。

而且,因为这一类女性属于泡沫世代,拥有购买力。她们开始发出这样的怨言:“明明很想买衣服,却没有想买或可以买的!”因为这种中年人的出现,服饰业界也产生变化。针对有一点小钱,并且想持续跟随流行的中年人设计的服装品牌,不断增加。

最近开发得特别多的是,专为中年人设计的休闲服。以前,为中年人设计的服装,多半是在孩子的毕业典礼,或亲戚的结婚典礼这类婚丧喜庆场合穿着的“外出服”。服饰业界或许是认为,中年妇女应该没有穿正式服装的机会吧!百货公司中的老奶奶服装专柜则散发出闪亮亮的光彩。

但今天中年人必须出席各种场合。除了工作,也会去参加韩流偶像的演唱会、去旅行、和其他妈妈一起吃午餐,也会去喝一杯,在住家附近散步时,也不能穿得太邋遢。为了应付这种“中年人的日常生活”,带着些许时尚感的品牌相继登场,在百货公司的一角,也设有这样的专柜。

针对中年人设计的品牌服饰,经过各种考量。腰部周围要设计得宽松一些,但又不能太松垮,因为反而会显胖。色彩以容易搭配为主,剪裁也很简单,所以很好穿搭。此外,中年人的肌肤会变得敏感,所以不能用太便宜的材质。如果是更休闲的场合,也有优衣库等平价服饰可以选择,中年女性的时尚环境可说是比以前好太多了。

而且,周遭的眼光也变得更加宽容。以前,欧巴桑只要穿得稍微花俏一点,或是露得多一点,身边的人就会说:“都这把年纪了,还……”但是现在已经慢慢变得自由。就算是从无袖衣服中露出两条胖胖的手臂,大家也已经学会如何让它看起来像是中年妇女的丰腴。其中,针对中年人需求所做的调整,就以鞋子的步调最慢。在服装的世界,能在轻松和时尚之间取得平衡的服饰相继登场,相对于此,鞋子的世界还停留在轻松的鞋子只能轻松,漂亮的鞋子只有漂亮,两者往中间修正的幅度非常小。(延伸阅读:学会“买一件丢一件”法则,从此告别冲动购物

我最近十年都在寻找“漂亮又好穿”的鞋子,但一直找不到理想款。只要听到人家说“哪里有设计漂亮又好走的鞋”,我就会去试。结果,设计上总有一股说不出的土味,或者穿的人脚板要非常纤细才会舒服。就算是询问身为鞋痴的朋友,他们也只会很斩钉截铁地告诉我:“世上没有这种东西。要不就选择时尚,要不就选择轻松,在鞋子的世界,只能二选一。”

在鞋子的世界,大家不只追求“穿起来好走”,还要“方便穿脱”。在整形外科的候诊室看着欧巴桑的脚,强调实穿,而且不管颜色或造型都很像炸豆腐丸(がんもどき)的鞋子一字排开。我们知道,一旦变成大婶,便无法再对鞋子的设计抱持一丝希望。

在我的朋友中,虽然还没看到有人和那些大婶一样,穿着炸豆腐丸鞋。但是,这一天一定会到来。这一天,也就是当朋友穿着炸豆腐丸鞋出现时,会说:“这鞋子穿起来好舒服啊,冬天也很暖和。”

但是,当这一天来临时,我应该已经过了“轻松”这个关卡,到了必须优先考虑安全性或“是否可以一个人穿上”这些问题的年纪。将“轻松”和“时尚”放在天平两端这个时代的事,应该会让我非常怀念:“当时好年轻啊,还有选择的余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