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信每个人都多少听过描述日本社会的“泡沫世代”这个词。在日本泡沫经济之后,恰逢刚出社会的年轻人们,便是那个时代的代表族群,他们找工作容易,薪资优渥,生活中都闪烁着金光闪闪的光泽。相较于现在的年轻人,说起泡沫世代,无不投以羡慕的眼光,也呈现日本在泡沫经济前后的世代间,看待生活与生存的差异。(推荐阅读:

经济崩坏并不是泡沫世代的责任,但我们却有一种“可能是因为我们太招摇了,泡沫才会崩坏”的心情,实在是“很抱歉”。(推荐阅读:

泡沫崩坏之后,泡沫就业组在社会上有一种抬不起头来的感觉。“虽然人数很多,但能用的却很少”—也会觉得别人用这种眼光看自己,应该是被害妄想症吧。只要看了电视剧《半泽直树》的原着《我们是泡沫入行组》(オレたちバブル入行组)就可以瞭解,在大企业中,录取的人很多,所以之后会陷入激烈竞争,被淘汰的人也很多。

我们是夹在一群很穷和很萧条中间,唯一的繁荣世代,我们叫做泡沫世代!

现在,一说到“泡沫世代”(バブル世代),我想大家脑海中浮现的应该是所谓的中年男女。绽放出不符时代的耀眼光芒的中年人身影,应该就是“泡沫世代”的形象吧。狭义来说,所谓泡沫世代指的是在泡沫经济时期找工作、轻松就被录取的人。他们是在一九八八到九一年之间大学毕业、开始就业的人,一九八九年就业的我,便是货真价实的泡沫世代。

广义来说,在泡沫时期拥有愉快回忆的人,包括享受到其恩泽的人,都可称为“泡沫世代”。根据这种说法,比我们这些正宗泡沫世代更年长的人,也算是泡沫世代。也就是说,以狭义的泡沫世代为下限,比这些人更年长的世代,就是“以大人的身分享受泡沫时期的人”,这种堪称“泡沫感”的气氛,对我们来说,是中年气味的最主要来源。

泡沫世代和在泡沫崩坏之后度过青春期的非泡沫世代两者的最大差异是,我们这些泡沫世代认为泡沫时期是“最近的事”,相对于此,非泡沫世代则会认为“泡沫经济是一个历史事件”。泡沫经济时期在泡沫世代心中,留下深刻印象。在自己人生中的夏天和日本这个国家的夏天完全重叠的那段时期,每天都过得如祭典一般。因为这个印象实在太鲜明,再加上往后的时代又太过朴实,感觉一转眼就过去了,所以,我们会觉得泡沫时期并没有那么遥远。(推荐阅读:

相对地,年轻世代就算听过泡沫世代的事,和自己的青春相对照之后,总觉得很不真实,与其说是真实事件,感觉还比较像是传说。不管是战争时的事或是泡沫时期的事,听起来都像是“历史中的一段情节”。

正因为如此,只要我们稍微语带得意地说:“在我找工作的那段时期,不管是谁,都可以被五家左右的公司录取。”或是“获得内定之后,就会被关在豪华饭店中,让我们不能接受其他公司的工作。”非泡沫世代就会觉得“这个人应该有点年纪了—”。一般上班族穿着约翰.罗布(John Lobb)的鞋子,普通家庭主妇跟丈夫吵着要梵克雅宝(Van Cleef & Arpels)的珠宝首饰,完全就是中年人才会做的事。

当然,时下年轻人也有许多优秀人才,所以,当他们听到泡沫时期的事,或看到带着泡沫时期风格的行为时,都会说:“泡沫时期真是不错啊!金光闪闪,感觉好像很开心似的。我真想体验一下泡沫时期。”

但这只是年轻人的体贴。在我们的孩提时代,一听到邻居的爷爷说到战争时的经验,不管听了几次,都还是会凝神倾听。同样的道理,年轻人也会觉得“必须听年长者说话”,所以才听我们诉说泡沫时期的点滴。而且,就算他们只是说些“好好喔!”这种场面话,我们还是会有一点开心。就在中了年轻人“吹捧泡沫世代”这个计谋的同时,我想起了全共鬪世代。

所谓全共世代,指的是当我们这些泡沫世代还年轻时,便已经步入中年的人。因此,我们经常从全共鬪世代的口中听到学生运动的情节。
当听到“新宿暴动时,我们被喷催泪瓦斯……”

我们一定会先接口说:“好可怕啊!”

但内心里只会把它当作“历史上的事件”。我们完全不瞭解为什么会发生学生运动,最高峰又什么时候,我们认为这些都是“传说中的事”。但是对身为全共鬪世代的中年人而言,学生运动是“刚刚发生的事”。

找工作不是问题,买名牌小 CASE ,不想改变世界;但是要持续生存,也得像半泽直树一样,随时战战兢兢!(同场加映:

“搭不上计程车时,可以叫租车公司接送。”

跟年轻人聊着这种玛丽.安东尼式(Marie Antoinette)的泡沫回忆时,便可瞭解全共鬪世代当时的心情。相较于全共鬪世代的英勇传说,泡沫世代对年轻人诉说的这些光荣事迹实在很逊。全共鬪世代的人会自己思考,采取行动。虽然也有受到身边人的影响,但丢石头或被喷催泪瓦斯的人是自己。他们努力奋战,追求自己要的东西。

泡沫世代并非靠自己的能力打造出好景气。而是在社会打造的富裕环境中表现自己,或者说是被要求表现,完全没有“想要改变这个世界”的气魄。特别是我们这种泡沫就业组,只是刚好在泡沫时期求职的世代。被多家公司录取,并不是因为自己很了不起,而是时代使然。能在就职的公司大肆使用计程车搭乘券,也是托上一个世代辛勤工作之福。

泡沫世代的中年人在泡沫崩坏后,总觉得很对不起社会,这种心情背后有着“自己什么都没做”的愧疚。我们并没有像战争世代那样接受时代的考验,也没有像全共鬪世代那样力求某些改变,就只是跟随着时代的变化,然而,泡沫却崩坏了。再加上,因为只有自己可以轻松找到工作,获得一份安稳的职业,但下个世代就算趴在地上找工作,却还是无法被录取,所以不得不感到“抱歉”。

虽然泡沫崩坏并不是泡沫世代的责任,但我们却有一种“可能是因为我们太招摇了,泡沫才会崩坏”的心情,实在是“很抱歉”。

泡沫崩坏之后,泡沫就业组在社会上有一种抬不起头来的感觉。“虽然人数很多,但能用的却很少”—也会觉得别人用这种眼光看自己,应该是被害妄想症吧。只要看了电视剧《半泽直树》的原着《我们是泡沫入行组》(オレたちバブル入行组)就可以瞭解,在大企业中,录取的人很多,所以之后会陷入激烈竞争,被淘汰的人也很多。

虽然泡沫世代不喜欢被当作“不知民间疾苦的笨蛋”,但是,我们唯一能做的,也只有“消费”。泡沫世代知道花钱的快乐,因此,在泡沫崩坏之后,不管景气多么糟糕,都会被任命为“消费先锋”。虽然年轻人说:“名牌精品这些东西实在太俗气了。”

但泡沫世代还是会持续购买:“我们应该差不多是真正适合使用名牌精品的世代了。”特别是我们这些女人,更是备受期待。当泡沫世代上了年纪,这个社会也瞄准我们的购买力做出变化。以前,适合中年女性的服装,就只有带点欧巴桑味的高级名牌,但现在却出现许多“带了点高级感,却不像欧巴桑,价格也很亲民”这种针对中年女性的名牌。

在出版界,以前针对中年女性出版的杂志,只有像《主妇之友》(主妇の友)这种生活实用志,或者是《家庭画报》(家庭画报)这种贵妇看的杂志,但现在却创办了各种针对“想时髦打扮,也想受人欢迎”的活跃中年女性的杂志。看到这些现象,感觉就像有人在说:“你们根本不用想什么困难的事,所以,希望你们可以花钱改善日本的景气。然后继续天真浪漫地玩耍,让这个世界变得灿烂光明。”(推荐阅读:

于是,泡沫世代也说:“那我们就满足大家的要求……”不断购物、玩乐,这也是身为泡沫世代的好处。

在经济萧条时期却踏实生活年轻人们,加油!

前几天,我有个机会参加一位二十多岁女性的生日餐会。我们在市中心的时尚日本料理餐厅用完餐,打算搭计程车前往咖啡店吃生日蛋糕时,她有感而发地喃喃自语:“哇,感觉好像泡沫时期一样……”为了吃生日蛋糕而特别换地点,而且还是搭计程车,对她来说应该是泡沫时期才有的行为吧!

我听了她的喃喃自语,心情变得很复杂。对于这样的行为,现代年轻人心中的感觉与其说是“可以稍微奢侈一下,好开心”,倒不如说是“这么浪费钱,真是愚蠢”。明明是抱着想让年轻人“见识一下大人的世界”的心情,而举办的餐会,却……实在让人有点气馁,隔天,我试着问了其他年轻人,对方安慰我:“不用沮丧喔,我们真的很憧憬泡沫时期,‘感觉就像泡沫时期一样’其实是一句赞美的“因为我们完全不知道景气好的时候是什么样子。

听大人聊泡沫时期的回忆,感觉就像做梦,真的非常羡慕。生日时不是会收到一百朵玫瑰吗?每个男人都像石田纯一一样开 BMW ,不是吗?”不是很充满希望吗?我不知道那位年轻人讲这些话时是否真的发自内心,但是那种体贴却让我非常感动。我从来没有收到一百朵玫瑰,也没有坐过 BMW ,但我却想双手合十地跟他说声谢谢。

在我的孩提时代,每一位大人都“走过比现在贫穷的苦难时期”。我的祖母经历过关东大地震,父母的孩提时代经历过战争。在故事中听到“防空洞”、“疏散”或是“空袭”这些字眼时,我发现“这个社会真的是越来越富裕”,同时自己也长大成人。但是,泡沫时期过后,景气不断衰退。结果,比我们年轻的世代,走过经济条件远比我们差的时代,变成非常能干的人。我年轻时对中年人抱有一种“枯萎者”的印象,但是,现在的年轻人一说到中年人,就会觉得他们是“闪闪发亮的一群”。

我们在回忆过往时经常出现的“迪斯可”、“计程车搭乘券”或“BMW”这些字眼,听在年轻人耳中是什么感觉呢?应该会很生气吧:“就是因为你们这么爱花钱,所以我们……”我满怀歉意,同时也抱持希望地看着现在的年轻人。

我的祖父母或父母那一代,因为知道战争的痛苦,养育我们的时候,都不想让孩子吃苦。结果,随着时代的变迁,我们长大成人后,成了只要负责带动消费就好的泡沫世代。而不知何谓景气很好的时下年轻人,看着即使步入中年还在聊着 PRADA、LV 、恋爱、做爱的我们,一定会觉得很不可靠。(推荐阅读:

现在的年轻人的确非常能干。中年人看到年轻人会说:“不去国外玩,也不开车,不滑雪,也不玩滑雪板,不喝酒,也不做爱,穿优衣库的衣服,在大学中应该也会乖乖上课吧!这样的人生有什么乐趣呢?现在的年轻人一点雄心壮志都没有!”

但是,仔细一想,明明是大学生却不念书,只会带着名牌精品开进口车、到国外旅行,这样的人不是很奇怪吗?未成年却拚命喝酒,结果男女关系一团糟,这是想怎样?穿着朴素的衣服认真上课的时下大学生,才堪称理想典范。因为实施安倍经济的关系,未来日本的景气有可能会好转,也可能突然变差。但是,在景气低迷时踏实生活的世代,不管面临怎么样的时代,应该都可以好好地生存下去。(推荐阅读:

我们这个世代,在极端特殊的泡沫经济时期度过青春岁月,但现在的年轻人,却是在二次大战后首度经济衰退的时代中长大成人。“未来,我们也会努力帮忙扩大内需,做景气的支柱……,加油,年轻人!” 我至少要带着赎罪的心情,为年轻人加油喝采。