当我们失去对方,才会发现,爱情,可以给我们的不仅有快乐,也有悲伤、苦痛、遗憾。这一切一切的痛楚来的太真实,但太过伤心的我们,心底总暗自以为:他还会回来的。可是,往往一直反覆探望自己的,总是那难以抹去的遗憾。(延伸阅读:听名人聊《 16 个夏天》的遗憾告白:再见,也是另一个春天

“我依旧觉得莎夏随时会出现,坐下来吃掉我的半个三明治”──《夏日情事》

失去了以后,始终以为对方会再次出现在自己的生命里,像从前一样,作着彼此最习惯的日常,一起散步在阳光普照的公园绿地,一起在床头拥抱彼此感受温存,一起坐下望着周遭共同分食那个说不上美味但正好搭配的三明治。

我们大概都很习惯了这些日常,没什么多想就觉得日子会这样过下去直到永远,却从没预料彼此会因为各式不同的原因而被迫经历失去,墙上的那些照片,以及桌上恋人曾留下的手写纸条,一瞬间都让人触景伤情地悲伤了起来。

男主角劳伦斯经过了很长一段日子,我想他并不明白面对女朋友的骤逝有多么悲伤,只不过是问着与女友莎夏拥有许多相似之处的女朋友妹妹柔伊:“妳是如何走出来的?”,其实莎夏回忆一直没有离开柔伊,也没有远离劳伦斯,他们彼此忍受着失去的痛楚,好像知道悲伤的理由,却又好像不知道该从何着手解决这一切,因为所有的回忆都太真实的存在,而失去却又那么张狂的不得不相信。(延伸阅读:生活中的幸福:在拥有中拥抱失去

让曾经同居的公寓保持现状,这样的行为相信许多人都曾经历,就好像我们就是电影里的主角之一,我们心头总有放不下的人,我是这么天真地以为他会一直都在,可惜我们却连一起分食一个三明治的机会都不再拥有,唯有失去才发现对方在自己生命中原来有着那样沉重的份量,每一个呼吸都能回想起对方的温度。

“我甚至开始考虑搬家,彻底改革”,这需要多大的决心才能达成,搬离共同的回忆,尤其是美好的,我似乎能明瞭和体会男主角劳伦斯为什么在莎夏骤逝后不再提笔写小说,而只是接着那些无趣的翻译文字,毕竟,文字是我们人类最习惯抒发情绪的方式,除了说话以外,在文字里面我们都怕一不小心便真实的将自己掏出,毫无保留,而失去的悲伤,又将会如何无法掩饰地出现在每一个章节的每一个文字里?

在尚未拥有勇气正视悲伤前,“这个世界存在于我的意识之外”,劳伦斯这么说着,只有把这个世界的日常排除在意识之外,我们才能稍稍地喘息,才有一点点空隙在悲伤之外寻求一片栖息的天地,纵然微小,也还能找到一点生存的勇气。

长大了以后,要面的事情太多,回忆建立的太快,能深刻记下的事情似乎少了许多,不像年轻时候,每一段回忆都清晰可见,但在这部电影里,你会明白,长大了以后我们以为自己更勇敢、更成熟了,实际上好像不是如此,年轻时候我们有大把大把的时间得以全神贯注的悲伤,毫无罣碍地流泪,可是长大了以后,已经乘载过多烦恼与挫折的我们,留给恋情的悲伤空间变小了。

每一回的痛都历历在目,我以为自己足以凭藉着经历承受伤痛,可惜事与愿违的是,留给恋情带来伤痛的空间变小了,所以每一次的痛都显得如此巨大,不轻易掉眼泪,可惜到了最后关头,还是无法挥别那些悲伤,太沉重了,以为全世界就要顷刻毁灭,自己却只能不知所措。(延伸阅读:一万次悲伤,是为了一次真心的相遇

“我以为你们会那样生活一辈子”,我也以为,劳伦斯以为自己会和莎夏就这样生活一辈子,柔伊也以为能跟老公这样生活一辈子,我也以为自己能跟最亲爱的人就这样生活一辈子,就算我们一直都是“在一起又不在一起”,每一段感情纵使说好了在一起,彼此仍然拥有对方未知的领域,通常都得到了失去,才发现自己原来还不够深入对方的生活,就像劳伦斯在莎夏生前从未到过莎夏工作的地方一样。

我们都以为彼此还有时间的不是吗?

“那你在做什么?”

“享受人生”

三明治、音乐、电影、繁琐日常、回忆,轻如鸿毛的那些,原来都占了生活里被轻忽的份量,不知道该怎么放下的悲伤,就先享受人生吧,日子还是得过的,《夏日情事》于我而言,就是这样的一部电影,我们彼此因为共同的回忆而联系,也因为我们彼此之间的爱,才能清楚的感受到痛,也才能体会什么叫人生。

有些人终究不会再若无其事地坐在你身旁吃掉你手上那半个三明治了。

“没灵魂的人才要安静”,电影里有着这么一句话,因为我们有灵魂,才能真切感受痛,“放音乐”,至少让安静地令人明显感受到悲伤的时刻,拥有一些值得安放情绪的喧嚣。