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怎么这么有自信啊?”当汪绮被他人这样问,她总是不知道该怎么回答。“因为我总觉得这样的问题好像是在暗示我‘不可以有自信’。”汪绮这样说。自信应该存在于所有人的心中,甚至可以用不一样的方式展现,就让我们来听听汪绮怎么说吧!(延伸阅读:珍惜身尚不合时宜的刺!专访汪绮:我终于不用讨好你们了

汪绮,性别讨论意见领袖,因为一次在计程车上唱 KTV 的影片被贴到网路上而爆红,又因为一则壹周刊的专访而打开知名度。但是社会除了夸讲她优美的歌声令人为之惊艳,却也有部分人一直拿她的身材作文章。在网路世代爆红的她,只想说:“这个世界太爱贴标签,你永远不用讨好任何人。”

自从我爆红之后,记者总是很喜欢问我:“怎么可以这么有自信?”其实我都不知道要怎么回答。但是今天我想用三点,回答大家为甚么这么有自信。

第一:自信来自自觉,而自觉来自对这个世界的认识

这是我认为最重要的一点。我想大家或多或少,都有被世界伤害的经验。特别是当你年纪还小,还不能理解这个世界是怎么运转的时候。这时候选择如何面对伤害就是一件很重要的事。有些人会选择搁置不理,而有些人会特别看不开。

面对世界的伤害,我选择面对的方式是愤怒。我甚至不知道我从多小就开始感受到愤怒,愤怒可以说是充满了我整个童年到青春期,接着它转变成无奈。光是愤怒没有用,但愤怒会促使我自己去做很多事,开始尝试很多错误的事情抵抗,然后跌倒,跌倒后站起来再跌倒,反覆在这个过程后,我开始去思考“为甚么”?

国中阶段,我开始过度打扮。眼影涂得非常非常浓,戴上很夸张的假睫毛。这也许是愤怒之外,我展现出的一种胆怯吧,我创出一张脸,躲在这张脸的后面。我不能说这是正确还是不正确,但对我来说,这是一个寻找自我的过程,甚至到现在我还是喜欢浓妆艳抹。(延伸阅读:“自我觉察”的同理心练习:先关心自己,才懂温柔待人

我躲在这张假脸的后面,直到有一天我发现,自己原本的脸与我创造出的那张脸开始交界模糊的时候,当我开始发现我就算不戴那张面具我也可以不哭的时候,就是我与我的内在的和平,一点一点慢慢在达到某种平衡。

第二:我是表演工作者,我要找到一个让我很自在被观看的方式

如果我没有让自己的身体很自在的被观看,会很难工作。因为是一个在台上表演的人,相对大家我有很多看自己身体、被别人看身体的机会,不是完全的美丑论,而是会被用各种角度去审视我这个人。例如说:你的身体长这样,在导演眼中它可能具有某种意义,故事又可能有甚么样的进展,这就是跳脱美丑论的问题。

我之前曾经演过一部影展短片,内容是有关不合格的爱情,也可以理直气壮地存在。我在里面演一个神棍,在一个充满难民的世界,透过装神弄鬼分配其他人可以得到多少食物。而在最后一幕,我在河边把我脸上的妆全部都卸掉,接着又把我的脸全部都涂黑。

你说这美吗?这不美啊,但是它意义上是美的。这是一个意象,象征我要放弃掉当神的身分,我要回家当一个人。这就是表演有趣的地方,我可以透过表演来检视自己的身体与内心,是个很好认识自己的方式。(延伸阅读:日本舞踏 Butoh 美学:从舞蹈看内心黑暗,崩毁而绝美

神棍这个角色透过抹去脸上的妆回到自我,而我选择与自己创造的脸和平相处。不管是神棍还是我自己,我们都用不一样的方式与内心对话,并找到一个自己认为最舒适的方式让他人观看。

第三:不要在意别人说我甚么,过我自己的生活

我发现,其实没有任何人可以让我真的讨厌自己,除了我以外。所以说路人、不认识的人、酸民、爱说闲话的人,你们都不算甚么!

对我来说,所谓社会给的加锁,只要你不认同它,枷锁也就不存在。

大家知道杨绛吗?她是一个中国作家、翻译家以及戏剧家,在今年 5 月 25 日过世,活了 105 岁。她曾经说过一段话很贴近我今天想要传达给大家的,她说:“在这物欲横流的人世间,人生一世实在是够苦。你存心做一个与世无争的老实人吧,人家就利用你欺侮你。你稍有才德品貌,人家就嫉妒你排挤你。你大度让退,人家就侵害你损害你。你要不与人争,就得与世无求,同时要是维持实力准备斗争。你要和别人和平共处,就先得和他们周旋,还得准备随时吃亏……我们曾经如此期盼,外界给我们认可,可我们到最后才知道,世界是自己的与他人毫无关系。”

我觉得这段话很有趣,她想说的就是:“世界是自己的,跟他人毫无关系。”我想,在 105 岁的人眼里,这是可以做到的。而我今年 24 岁,可能有很多人瞧不起我,甚至觉得我这个人还有很多需要被教育的空间。

但我想说的是,就像杨绛说的,我的世界是我的,不需要藉由他人的评论来塑造我的世界。

无论我们再怎么努力跟外在的压迫去做斗争,我们最终还是要回归与自己的相处,相处得快乐,才有快乐一点的生活。(延伸阅读:靠别人给予的快乐,不是真正的快乐

帮自己找一个自己喜欢的标签吧,欢迎你来作女怪!

我觉得标签化的思考,是非常阻碍彼此互相认识的方法。但如果世人都这么喜欢标签化,我决定要主动当自己贴上一个标签,也就是今天的主题──“女怪运动”。

我们都知道,被称为“女神”、“女丑”、“妖女”的所有人,事实上他们都是“被成为”的,因为一般不会有人自己帮自己贴上这样的标签提供大家称呼。这些标签都不是当事人主动、自愿被贴上这样的标签来定型自己,可是偏偏这个社会却很喜欢这样标签他人,用这些标签来分化这个社会的所有人。

女性从古至今,经常是被选择的一方。所以就让我们成为自己希望的样子吧,你可以很漂亮,但是不屑被人家供起来拜;你可以觉得自己很幽默,但你不认为自己是小丑。只要你对目前的社会感到愤怒,你也觉得自己是一个怪胎,就欢迎你称自己为“女怪”,我所谓的女怪指的就是“女性怪物”。如果在这个父权的社会下,自称女怪就等于母猪的话,那我觉得女怪应该比母猪好听。帮自己找一个自己喜欢的标签吧,也欢迎你来当女怪!(延伸阅读:女性主义老是要求特权?当女性主义变成负面标签