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邀请本月大来宾蔡健雅,在七夕“想念自己”专题为你点歌,蔡健雅是许多人心中的情歌天后,这几年的她像褪去旧壳重生,展现力量与坚定,哼出更多理直气壮。蔡健雅依然很情歌,只是情歌,也能痛快的很有态度。(同场加映:

每一个人的刻骨铭心里,都有一首蔡健雅,那些被爱情糟蹋过的日子庆幸有她。或许你也曾在 KTV 唱着《无底洞》悼念情人,一首《双栖动物》不知道陪你流亡过多少失眠的夜。除了自己的作品这几年无数华语经典流行乐曲都出自蔡健雅笔下,洪佩瑜《踮起脚尖爱》、萧敬腾《只能想念你》、那英《长镜头》......。

蔡健雅出道要二十年了,我们选在这象征性的数字到来前坐下来谈谈很有意思,这二十年,她从自弹自唱的创作歌手变成《中国好歌曲》的导师、全能音乐制作人;她从音乐圈情歌代言人的身份逃逸,成了甜点界的新秀。

一如歌曲的变形,蔡健雅总是让人意外。专访开始前,蔡健雅为女人迷录制影片,镜头外镜头里都很开怀,词念错了,她吐个舌大喊哎呀,录制结束了,她自信说我想这次是绝对没问题的,大力给自己掌声。

眼前她的自信自足不是信手捻来,学会欣赏自己,是这几年的领悟:“我身为一个女人,这些年才开始学习拥抱身为女人的角色,更加的为自己感到自豪。”(同场加映:

列穆尼亚回到内在:做一个为自己骄傲的人

“我觉得要欣赏自己鼓励自己,对很多人是非常难做到的。我们应该很少有人早上起床,在镜子里看到自己时会笑,会跟自己说我爱你,大部份的我们都急着挑剔自己的表面。现代人更加需要力气去回到内心的自我,跟自我相处。”她说我们对自己的苛刻很多都来自外表,却忘了关注内心。

回到自己,是面向世界的第一课,所以 Tanya 这次演唱会以“列穆尼亚”为发想让人在迷航里找方向,列穆尼亚是一个被遗忘的美好世界,就连是否存在都是一个谜,但它是所有人都可以向往的环境:“现在的世界越来越乱,我们看见的新闻、社会可能让自己心灰意冷,社群媒体让我们接触的介面与资讯更多,也让人没有选择性地接收。”

面对环境的反思,让天性敏感的她期待有不被干扰的途径,我问 Tanya 如何去面对纷扰,她说:“当你被这种东西牵着走,就是把权力给了这个局面。有没有可能我们不要陷进去,选择抽离?列穆尼亚就是这样的概念,先回到自己的内心,把自己的内心变美好,先不要想如何改变世界,回到自己的内在一切。”

回到自己,是一个抽象的字,简言来说,就是不要想着改变自己,而是如何成为自己:“你的情绪、细胞、你的梦想、你到底是谁,我们每个人都是宇宙的一部份,没有你宇宙也会不一样,别想要改变世界,就先专注在做自己身上,先找回自己内心的美好,想做什么就先去做。”

你折磨了自己,也要懂得为自己鼓掌

谈起列穆尼亚,她眼神一直有光,可是那样的远方,我问 Tanya 如何实践,她说:“先懂得把羡慕别人的眼光移回自己身上,专注自己这个课题,我觉得从自我要求开始。”

对她来说,做自己不是为所欲为,而是从当责开始:“我觉得我是一个对自己很负责任的人,如果我选择做一件事,我一定要做到最好。它就是我的作品、我的性格,我是带有承诺性去行动的,我不想给任何人一半的自己。”(推荐阅读:

性格里不放过自己的 Tanya 用拼命的态度在生活,她对自己投入的每份力气都不白费,时间让所有努力都回到了她的日子里:“这样的生活很累,因为你一直追求完美,不能接受被打败,但是当你把最好的自己展示出来,你也会欣赏的。你是真心诚意的在做这件事,这种对自己的要求让我很满足。”

“但我同时会提醒自己,你折磨了自己,也要懂得为自己鼓掌。”

那一份掌声很不容易,如果没有人为你鼓掌,你要为自己鼓掌,她语气坚定,神态自若,做自己的天使与魔鬼,那是蔡健雅式的表情。

喜欢自己,比别人喜欢你更重要

我问 Tanya 怎么看待自己音乐路上的一路以来?她特别喜欢“进化”这个词:“你刚刚问我出道这么久,怎么让很多人喜欢你,我觉得就是,不要把重点放在,怎么让人喜欢你。”

从出道至此,“如何让自己喜欢自己”成为她最终的理念:“以前的我不太了解自己,也不太喜欢自己,我只在乎别人喜不喜欢我,我没有安全感,我害怕被讨厌,那时候很痛苦。可是你做音乐不能怀疑自己啊,你要如何一直在这个圈子,就是做你也喜欢的自己。不管是什么行业都一样,把焦点放回自己身上。”

她不是先天有自信,2011 年是 Tanya 生命巨大转折的一年,她的父亲去世同时,身体出现严重警讯:“足足有两年,我的胸闷让我觉得不能呼吸,那时候我很想放弃,我觉得我没有办法,但是没有任何人看到我不能呼吸,它已经影响到我唱歌的能力。那一年让我必须做一个去留的决定,一是放弃所有,二是把OK蹦撕开,里面肯定有些你也不知道的伤口。”

后来我们听见的《天使与魔鬼》那张专辑,就是她血淋淋的伤口。我一直觉得她有某种烈女特质,她是不服输的:“《天使与魔鬼》跟前一张是完全不一样的,《说到爱》是完全的正面能量,但其实那时候的自己是不相信爱的。透过音乐,我才发现原来我那时候这么不相信自己,也觉得世界不相信我。当你发现你需要改变,找回起床那一刻的期待,那个时刻是很重要的。”(推荐阅读:

意志力,会带你寻找新的自己

“光是你把手伸出去做一件事,把脚跨出去走出你小小的世界,都是靠你的意志力,如果没有意志力,别人怎么推你,你也做不出任何东西。”——蔡健雅

许多人看这几年的 Tanya 一直在形变,她没有停止成长,投入音乐圈近二十年,二十年来还能让人耳目一新是非常难得的事。甚至她多了很多角色,不只是歌手、音乐制作人,还是甜点圈的新秀,我问 Tanya 怎么看待这样的自己?

“做甜点是我在寻找的另一个快乐,不同阶段我们都会沈淀在不同的角色里,在一个领域深入琢磨。音乐是我第一份工作,你要知道一个重复做二十年的东西,不管你多喜欢,总会有一丝疲惫,这是非常现实的。要懂得有一天你的创意细胞、你的 Creative Juice 一定会干枯,所以你一定要寻找新的自己。”

因为有了甜点,让她跨出自己舒适圈一大步:“我知道我需要在除了音乐以外的事,找到还能让我兴奋的东西,就像我第一次碰到音乐的时候。”爱一件事,会记得它的悸动怦然,Tanya 谈甜点的雀跃,像是在晒恩爱,每一个字里都有幸福:“我对甜点跟音乐的热情是一样的,我知道我必须做这件事,我不做,我就会被音乐牵着鼻子走,音乐市场变怎样我就变怎样。”

“我不想我的人生只等于音乐,我希望我的人生更辽阔。”——Tanya

做一个有层次的人

音乐与甜点是她现在生命中很重要的事,我请 Tanya 谈谈两者的意义:“每个人都会问,我来这世界是干嘛的?如果你找不到答案会很沮丧。音乐让我找到自己,找到在地球上的一个身份与我能贡献的事、让我能说话。”甜点则是如此:“在我找到自己以后,让我想要找到更多的自己。”

与甜点相遇的开始是如此:“我就是一个吃货。”别想的太复杂,甜点没有太多奥秘,始于爱吃爱精致爱享受的性格:“我喜欢追求美好跟细致,甜点让我可以玩,也能要求自己。甜点需要的是“touch”,不是按着食谱就能做。”

Tanya 聊起自己跟许多优秀的甜点师相处:“我在那个领域发现很多很优秀的年轻甜点师,像我比较不是天生的,但我就是后天爱面子。好胜的性格让我一定要做好,除了做以外,要去感觉层次,我从以前就讲究细节跟层次,甜点教会我去探索层次。”

“层次就是生活,层次就是在生活里找到表面以外的细节,把美好的东西铺在上面,让一个人变得不一样。做一个有层次的人,让自己更好与进化。”——蔡健雅

我不想我的人生只等于音乐:没有人欠你任何精采

“你不能觉得你永远都会做音乐。”这句话从 Tanya 口中出来颠覆了我对许多音乐人执着的想像,她对音乐,更有一份放手,一种宽容。

她决心不要被市场箝制,不要成为一个不断淘空的音乐人,所以填不饱的渴望,Tanya 自己去补足:“你要自己创造精彩的人生,没有人欠你任何精采。”

“写歌是这样的一件事,你做完一张专辑,那个概念就结束了,你不能再重复自己,必须不断摧毁自己。写歌就是归零再去寻找新的体验,做了那么多年这件事,真的会有一种念头,我不想再为一段感情写一首歌。”当你把东西淘空了,你的洞就浅了,这是身为创作人的苦涩,他们用自己的人生去铺陈好作品:“当你的生活没有事情再发生、就没有灵感。”

什么是新的精彩?“有时候你脑海中出现一个疯狂的点子,Do It。”她简洁豪迈地说。她是一个喜欢了相信了就很笃定的人:“只要我确定,我能奋不顾身。”(推荐阅读:

人生就这样一次,何必不痛不痒?

不要觉得自己没有选择,Tanya 在面对最挫折的时候是这样选择的:“先把自己深深沈入在伤口里,不要逃避。痛就让它痛,最好让它很痛,你才懂得那种痛。人生经历的好与坏,都要尽力感受,那是宇宙给你的讯息,就拥抱它吧。”

下一步,Tanya 觉得重要的功课是“与自己对话”:“我常常在半夜睡不着时,拿着一张空白纸,把所有杂乱思绪都写下来,不管糗不糗蠢不蠢。只要你写出来,至少看见自己在想什么。突然好像心里有什么被放下,就能去睡了。”

面对痛苦与快乐,她都无惧无畏,Tanya 说以前的自己怕疼,疼了就走就逃:“我后来觉得,人生就这样一次,何必不痛不痒?我越活越极端,不喜欢灰色地带。”

她一句话让人生的困顿昭然若揭,何必不痛不痒?她寻找的是一种滋味,所以苦的甜的都要收纳其中,我问 Tanya 还想要人生有什么挑战?她想了想:“我觉得女人啊,到四十如果还未婚,没有绑住自己的东西,真的是非常自由的时候。就尽力做自己想做的事,没有人娱乐你,你还可以娱乐自己。”(同场加映:

给亲爱的自己:进化成更好的人

蔡健雅一直让我想起芙烈达卡罗,她热烈、不驯、不愿为世故臣服,她的歌迷喜欢喊她姐姐,喊久了,蔡健雅也像姐爽朗,照顾大家,她身上有种气派与气魄,让氛围活泼起来。我请这样大剌剌处事细腻生活的她,送给自己一首祝福,如果能有首歌给亲爱的自己,蔡健雅说无论 20、30、40,始终是那首歌——《达尔文》。

“我永远都会回答《达尔文》,我希望我要一直进步,扮成更好的人。我们永远要提醒自己,不论多痛苦懊恼纠结,这都是你必须经历的。你要咬紧牙根,去到下一个更美好的地方。”(推荐阅读:

活出态度的蔡健雅:我是一个有力量的女人

或许我们眼里的蔡健雅,一路上一直是很顺遂的,她备受支持,入围金曲的奖项直逼第一,可是很少人看见,疗伤情歌以外的她,其实渴望自己更真实的活在听众面前,蔡健雅不只有情歌,她还有充满力量、不愿低头的执拗。

对自我的察觉,那是 Tanya 音乐路上最大的转折:“当你真诚了,别人会更认识你。以前的音乐,别人都会觉得 Tanya 就唱很悲伤的情歌,但我不是,那不是全部的我,我是一个更有力量更有活力、更有态度的女人。”

为自己进化,为自己生活,那是蔡健雅飞扬的神采与姿态。她专注唱好一首歌、一层层雕刻出精致的法式甜点。她一直努力着,为自己带来美好的感动,蔡健雅说进化,都是为了让自己更快乐。

前些日子,她在身上留下了相隔二十年的刺青,看起来很疼,却精细美丽,一如蔡健雅活的那样。

“学会认真,学会忠诚,适者才能生存;懂得永恒,得要我们,进化成更好的人。”


女人迷七夕特企:与蔡健雅转身遇见更好的自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