提醒米兰昆德拉,第一时间想起的是《生命中不可承受之轻》。女人迷作者甘木带我们走进昆德拉新作《无谓的盛宴》,探讨极权时代的逝去与历史的价值。阅读书籍、反思当下,其实阅读,从来就不是个人的事。(同场加映:

《无谓的盛宴》是去年在台湾逛书店时买的。偶像昆德拉最新大作,看他的书总暗召唤起当年读《生命中不能承受之轻》的深刻与震撼。

《无谓的盛宴》贴近一种垂垂老矣的奈何嗟叹。其中最深刻的对白就是主角说:“人们在生活中相遇,闲聊,讨论,争吵,却没有意识到大家在交谈的时候其实都站在远方,各自从一座座矗立于不同时间点的瞭望台发声。”

也许是昆德拉在自己晚年愈发现自己经历过极权的一代人,与愈来愈多的后来者再无法站在同一个平面去对话,也似有无法跨越的鸿沟。是的,时空太大,维度太阔,变化太多,而时间总是往前走。而最重要的是,当今年代一切事物的速度之快是前所未有,以致历史变得更为虚无缥缈;而在这个更自我的年代,理解他人所曾身处的时空亦似乎更难。(延伸阅读:

这是否一种垂老的孤独,一种无人明白自己经历过一个如此动荡的年代、以至曾经委身于甚么思想、对于时代自我牺牲的价值所带来的种种寂寥?也霎时想起新一代年青人如何看待六四的争议,也不禁想起文革五十年翻起的种种话题与论述。

本来极权时代逝去应值得称贺,然而经历惨痛的人又不忍见其白白流逝,想要握住甚么似的,矛盾也无从定义自己所经历过的一切,到底是有价值还是无意义?昆德拉在最后如此说:“我们从很久以前就知道,这个世界已经不可能推翻,不可能改造,也不可能让它向前的悲惨进程停下来了。我们只有一种可能的抵抗,就是不把它当一回事。”(同场加映:

“无意义,我的朋友,这是存在的本质。它随时随地永远与我们同在。就算没有人想看到它,它也会出现:在恐怖之中,在血腥斗争之中,在最不幸的厄运之中。要在这么悲剧性的境况里认出它,直呼其名,这经常需要一点勇气。可是我们不只要认出它,还要去爱它,无意义,我们必须学习去爱它。呼吸这围绕着我们的无意义,它是智慧的锁钥,它是好心情的锁钥……”

昆德拉表面上是嘲弄过去的经历于当下已无意义,但同时又肯定“无意义”的价值,甚至乎在小说开首已一再强调“渺小无谓”的价值与“光芒耀眼”之无用,可见历史在他身上的痕迹而他亦不能或不甘将过去视作云烟。

甘木的脸书