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什么在这样的社会里“没关系总会有人爱你”其实是一种伤人?父权体制给了一套标准的审美观,一切要合乎比例,女性才可能在恋爱市场受宠。我们需要的不是“安慰”,而是改变恋爱市场里的“异常”挑选机制。(同场加映:

在早些期间的文章中,我有提过我跟异性互动的历史,不过即使青春期有点纠结,但是目前的我已经是不太把异性的问题当作一个很重要的烦恼。不过无论我从电视上看到有人对于身材不符合主流规范的女丑的安慰语句,还是对于相貌不好的女童和青少女的勉励用词,往往离不开“总有人会欣赏妳”这样的一句话,然而这句话对于这类人士来说到底有没有实质用处?这句话对于这些人来说到底是正能量还是一个毫无意义的废话?

如果要问我对于这种话的看法,我可能会很不留情面的对于这句话无情的批判:“没错,这是废话,不但一点意义也没有,而且就算对着黑洞喊也一点也不环保。”

哇,多么让人生气的一句话!这么不留情面还不给人一点希望岂不是太过分了?也许这时候会有人讥笑我,觉得我一定是没等到哪个“Mr. Right”所以才会如此愤慨,但如果要说这句话对我的意义,我觉得这很像脸书一些专产鸡汤文的专页,它们只会发一堆看起来正向的话去鼓励你,然而如果真正去追究这些言论,又好像并没有实质上的帮助。

所以当我们说出“总会有人欣赏妳”这句话时,这些丑女阶级有因为这些精神喊话而站起来吗?

好像没有。

然而你要说这句话有什么错误吗?答案是:这句话就实质上来说其实本身也没有错,因为的确这世界上也是有不少男的对丑女有兴趣,而就现实情况来看,真正能配对成双的往往未必都是美丽阶级的专利,丑女最后也还是会嫁得出去,而的确有些胖妞也会得到她们的好归宿。

但即使事实摆在面前,为什么我还是会觉得“总会有人欣赏妳”这句话完全不值得一提?是因为“即使有这个事实,但样本数太少,所以是无稽之谈?”事实上,这句话只对了一半。当然还有其他更大的因素,诸如社会上对女性的物化以及人们对于“爱情”与“性”的刻板印象,都影响了“总会有人欣赏妳”这句话到底有意义还是毫无任何营养。

其实在这个时候提到物化可能在某些场合来说又事一场大战,因为有些人其实很难接受整个社会对女性物化的事实,然而无论你接不接受物化这件事,不可否认我们的社会在评断女性的价值时,的确会用一种品评物件的方式去衡量一个女子,最常见的方式是透过她的外表去衡量她的价值,除此之外她本身的操守有没有符合男权社会的标准也是评论的部分之一。(同场加映:


(图片:令人讨厌的松子的一生)

因此如果一个女人在任何方面不符合男权社会的要求,那么她这种男权至上的社会,被视为一种“无欲”的群体也只是司空见惯。

而对女性的物化也同时牵涉到整个社会对于“爱情”与“性”的刻板印象。因为人们只相信只有漂亮的女人才会受到男性青睐,所以人们当然会觉得只有美女才有权利得到“爱情”和“性”这样的东西;而如果一个女人在行为上符合男权社会的期待,这个女人的“爱情”和“性”才是健康的。基于这样的一种刻板印象,也决定了人们对待一个女性的基本态度,因为人们觉得只有符合男权要求的女性才值得被爱或被尊重,于是这也决定了一个社会对于美女或非美女的相处模式。

因此如果要问我“总会有人欣赏妳”这句话的盲点是什么?我觉得这句话只是敷衍的安慰一个不符合男权审美要求的女性,而并没有客观分析这个世界在性别上的种种问题。

所以如果你要问我“假使我今天遇到一个相貌丑陋或者肥胖的年轻女孩,我应该要说什么勉励她们?”我会觉得“勉励的话就免了”,我会毫不客气的站在她面前告诉她一个事实:

“妳觉得妳这副德性会有人爱妳吗?我可以很诚实的说:‘绝对不可能’。因为这世界上有太多的意识形态,决定妳在这个世界如何做人,并决定妳在这个世界应有的样子。而且更让人绝望的是,对丑女的排斥并不会因为妳离开了校园而消失,也不会因为人长大了就会淡忘这件事,事实上无论是妳未来就业;交普通朋友以及找伴侣谈恋爱,妳都有可能会因为妳的外表遭遇重重险阻。如果要问我这世界对丑女来说是不是不公平?我只能很遗憾的说‘妳的确会在这种世界里吃进不少苦头’。

“但是在对这个世界失望之余,妳不妨可以仔细思考妳想成为的是什么样的人?妳想对这残酷的世界妥协?还是对这样不公不义的世界据以力争?”

“如果妳选择前者,妳的人生可能会有一百八十度的大转变,妳的人生可能从此美丽,但这个世界还是依照它的逻辑照常运转,牺牲者还是照样出现,她们并不会因为妳的境遇改变而有所改变。”(延伸阅读:

“但是如果妳选择后者,这条道路可能很漫长,也有可能孤独到没有人能感受妳的感受,但是妳在这条路上所踩的每一个脚印,对这世界的呐喊,即使对这个世界来说很渺小,但是它还是一个改变世界的证明。”

“面对排山倒海的压力以及差别待遇,也许我们不可能等到我们希望的那个人,但是我们可以让自己成为自己想成为的那个人。也许妳会向这个世界妥协,也许妳会想改变世界,或者什么都不做,就让自己成为这世界独一无二的一个人,但无论妳选择成为什么样的人,这些都是最好的妳,而妳在这世界所做的每一个行为,都是在向这个对女人打分数的世界证明,什么是最好的自己。”

对于这个残酷的世界,我们需不需要那些看似励志的“正能量”?我们需不需要那些看似温暖的“小确幸”?也许有些人需要这些,但是这些并不能解决青春期少女的烦恼。与其盲目的丢给她们任何看起来轻柔温暖的东西,不如直接让她们接受尖锐残酷的事实,当事实摆在眼前,人们才会具有现实感的,决定自己要成为什么样的人,以及过什么样的人生。