不成熟的关系中,我们总是想找握伴侣的一举一动。科技的发达,也让心灵膨胀的我们更容易做到控制关系的想法。因为有这样的想法,我们才会随时挂心他跟谁在一起,在做什么,而绑住了自己。其实我们要真正面对的是自己的安全感,整理自己那颗害怕被背叛的心,在准备好之前,都要小心翼翼,不然,可能让了伴侣,也伤了自己。(推荐阅读:

妳说妳在爱情里充满了不安全感,总是想一再确定。

他三不五时看手机是在回谁的讯息,已读不回是在忙什么事情,即使他已经先告诉妳,晚上要跟朋友聚一聚,或是约了人看电影,妳还是不死心,继续追问那个人是男是女?你们怎么认识的?有几个人要去?(推荐阅读:

每一次焦心,胸口就像是钻了个小孔一般,隐约地刺着自己发疼,一点一滴细细地流掉了安全感;他去看电影,妳也跟着演了一个晚上的内心戏,计算他是看几点的电影才会没回应,第二天还开始旁敲侧击,问他昨天电影演了什么剧情,好像越是追问得钜细靡遗,越能查到什么蛛丝马迹;偶尔逼急了妳也会偷看他的手机,好确保他没有什么事情瞒着妳。(推荐阅读:

妳说,这就像一种上瘾,妳知道不好,但是就是无法自拔,因为妳很没有安全感,如果不能一再确定对方的心还在,妳会被自己的胡思乱想逼疯。

亲爱的,我跟妳讲一个故事—跟爱情无关,但是听了也许会了解爱情的真相。

有一次我家人出远门,一连几天都不在家。因此那几天我外出,必定会隆重地确认自己有没有钥匙──因为钥匙没带事情就大条了,除非找锁匠来撬门,否则至少要在外面流浪一周才能回家。没有人有备用钥匙。

那几天出门我都会确实地检查钥匙至少三次;钥匙放进包包前确认一次、出门前包包拿起来时确认一次、穿好鞋子打开家门前会再伸手进去摸一次,确定钥匙没有长脚跑掉,才会开门走出去。

然后呢,即使如此,关上家门以前,我还是会很紧张的打开包包拉炼再确定一次钥匙还在(才隔三秒钟钥匙是能跑去哪?),关上门前还很不放心,锁扣喀啦的一声关上时,心脏还是跳了一下,随即又无意识地摸了一下包包,确定钥匙没跑掉。

妳会觉得这故事简直不可理喻,而我在意识到自己的神经质后也哑然失笑妳知道吗,这件事虽然夸张,却很明白的告诉我们一件事:“当妳的恐惧根深蒂固时,光是一再的确定,是不会消除掉不安全感的。”

如果连钥匙这种扎扎实实、可见可摸又不会自己跑掉的物体,牢牢地被握在手中,都不能消除人被关在门外的恐惧,那么“另一半的心思”,这种更抓不住的东西就不必说了:一再地想确认情人没变心、行踪都有告诉妳、跟他出去的人只是普通朋友、打电话来的都是讲工作妳说,在查勤的那一刻会觉得安心,其实我很怀疑,被不安推动的行为怎么会换得真正的安心?就像摸到钥匙的那一秒也会很安心,但也就只有那个当下而已:撑不到关门前,又会开始担心钥匙跑到哪里。(推荐阅读:

妳呢?妳的查勤可以让自己安心多久?

当查勤的药效一过,或是他又让妳觉得难以捉摸,妳就如同毒瘾发作四处寻找针头般失去理智地,想再藉由着掌握所有的细节让妳重新感到心安如此之外,妳不知道还能怎么办。

亲爱的,我没办法告诉妳该怎么办,但我能告诉妳,妳以为要靠不断确认爱,才能证明自己被爱,实际上却是在过程中逐渐忘记怎么爱──因为妳谈的早已不是恋爱,而是恐惧。查勤或许可以暂时维系你们的感情,却安顿不了妳的心:一颗随时害怕被背叛的心。(推荐阅读:

我说,真正推着你去刺探对方的,不是对方真的做了什么,而是你无力面对自己的不安。放下他的手机、关掉他的涂鸦墙,然后问问自己:如果不靠这些东西来确定,我是否还能够相信自己被爱?勇敢地去面对心里的答案,那才是妳该直视的东西而不是他的涂鸦墙、浏览器、手机讯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