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达巴瓦拉”(dabbawala),在印度是一项特殊的工作,意为帮别人运送盒子的人。这些达巴瓦拉向上班族、学生运送他们所需要的菜饭。然而,随着科技兴起,印度国内的新创产业将矛头指向这项运送商机,打算结合手机App再提供折扣优惠,狠狠进攻印度的运送市场。但却因为执行技术上和对创业时成本的考量有所缺失,而导致这类App仍然无法取代传统的达巴瓦拉。 (推荐阅读:

在印度,获得风投的外买 APP 未能取代传统的送饭人“他们都忘记了一个简单的道理:只有挣到钱,才能生存下去”。

过去 3 年来,超过 400 款外卖手机程式如雨后春笋一般在印度崛起。到目前为止,这些应用程式已经累计从众多风投公司和投资者手上募集到 1.2 亿美元资本。它们正试图通过诱人的折扣、免费送货服务和美味佳肴的照片来吸引客户,以此颠覆早在 19 世纪 90 年代就已存在的印度送货网络,包括孟买着名的“达巴瓦拉”(dabbawala,意为“运送盒子的人”)。(同场加映:

每天,这些久经考验的送饭人,从厨师的家中或者中央厨房,向上班族和学生运送大约 17.5 万顿饭菜。他们通常以火车、自行车和手推车等不同方式向饥肠辘辘的客户运送饭盒。这种饭盒使用的是一套字母数字编码系统,可重复使用。

这项新服务能够提供送饭人“达巴瓦拉”无法提供的东西:客户不仅可以在随时随地下单,还可以从数百家餐厅中选择心仪的饭菜,而送饭人服务则是按月订购。此外,在整个订购期,客户往往被锁定在某一类膳食方案之中。即便如此,大部份高科技初创企业仍然步履维艰,甚至有几十家已经倒闭。

幸存者的规模也已大幅缩水,其中包括 TinyOwl 和 Foodpanda 的印度分公司 Hellofood 。投资家乔希(Anil Joshi)说,“当他们拥有大笔存款时,规模很壮观,但他们在疯狂地追求客户数量的增长,迅速地花光了这笔钱,”他创建的风投公司 Unicorn India Ventures 没有投资食品递送企业。(推荐阅读:

另一边厢,“达巴瓦拉”们的工作似乎比以前更加忙碌了。尽管没有高端科技应用的帮忙,他们还是成功地保住了自己的市场份额。现在,一些“达巴瓦拉”也开始追随电子商务潮流:他们将配送人员租借给 Flipkart 等电子商务网站,并为 Roadrunner 这类新成立的科技型商品配送公司提供培训课程。

“所有这些人一窝蜂地进入这个行业,争相提供非常廉价的服务,但他们都忘记了一个简单的道理:只有挣到钱,才能生存下去,”孟买午餐供应商协会负责人桑乐(Subodh Sangle)说,“我们已经在这个领域摸爬滚打了很多年,知道如何以合适的价位送饭上门。”

 TinyOwl 公司的经历很能够说明一切问题。这家总部位于孟买,为客户提供邻近餐厅订餐服务的初创公司成立于 2014 年,第一年就募集到大约 2000 万美元资金。 2015 年初, 其员工总数增长到 1200 人左右,联合创办人兼行政总裁芒达德(Harshvardhan Mandad)雄心勃勃地表示,到当年年底,该公司计画将这项业务扩展到 50 座城市。

但到了 11 月份, TinyOwl 公司已经解雇了 270 名工人,主要是呼叫中心的员工和送货人员。据科技新闻网站 MediaNama 报道,当高层赶赴孟买附近的普纳市,在 TinyOwl 公司驻当地办事处公布这一裁员消息时,他被一群愤怒的员工扣为人质,他们要求该公司即刻支付一笔遣散费。该报道称,在当地警方介入后,这位高层才得以脱身。他没有回应记者通过电话和短信提出的置评请求。 TinyOwl 公司目前只在两个城市经营送餐业务, 拥有约 200 名员工。

 TinyOwl 最大的对手是德国 Rocket Internet 公司旗下的送餐服务商 Foodpanda , 后者的业务遍及 25 个国家以上。 2012 年, Foodpanda 进入新德里,并且迅速扩张到 30 多个印度城市。到去年年底,其员工总数已增至 1300 人。尽管这家公司花费巨资播放电视广告,并提供诱人的折扣来吸引消费者,但印度财经媒体 Mint 在去年 9 月份报道称,这家公司一直深受假餐馆诈骗、员工和外判商盗窃财物等问题困扰。

“现实的挑战远远大于任何人的想像,” Foodpanda 印度公司行政总裁科赫哈(Saurabh Kochhar)在一封电子邮件中说,“从心态到基础设施,再到能力,我们目前面临很多问题。”他说,为了推动业务流程的自动化,该公司已解雇 15 %的员工。当地媒体报道称,这家公司的裁员数量是这个百分比的两倍以上。科赫哈拒绝就该公司正在进行的欺诈指控调查发表评论。

该公司已经淘汰了一些涉嫌欺诈的餐馆, 并将其营运系统转换成为一个“管理极其严格的市场,” Foodpanda 公司全球行政总裁文策尔(Ralf Wenzel)在柏林总部表示,“如果换作其他国家,我们的营运系统可能会更加开放,但这种方式并不适合印度。”不过,印度的业务“要比以往任何时候好得多,”他还否认当地媒体关于 Foodpanda 准备出售其印度业务的报道。(同场加映:

造成这种问题的原因之一,这些公司扩张得太快, 雇佣了大量配送人员和呼叫中心员工。招募顾问公司TeamLease高级副总裁查克拉博蒂(Rituparna Chakraborty)表示, 随着配送人员的工资在过去一年上涨了近 70 %,这些公司已经陷入一种“准危机状况”。一些初创公司,如 Swiggy ,不再招聘配送员,转而选择招聘兼职人员从事配送服务。

现在就连一些更加资深的公司也难以处理好订餐业务。已有 7 年历史,并且获得红杉资本支持的 Zomato Media 公司,是印度最大的餐厅菜单展示应用程式。去年 5 月份,该公司协同一项全新的无现金支付服务,进入食品递送领域。但在 9 月份,它解雇了大约 300 人(约占其员工总数的 10 %),并抛弃了这项无现金支付服务。

 Zomato Media 在一篇博文中表示,公司在该项目的花费超支,其中包括向数千家餐厅免费赠送 iPad 。该公司于 12 月份宣布将关闭 4 个城市的网上订餐业务, Zomato Media 此前一度在 14 个城市经营这项业务。联合创办人查达(Pankaj Chaddah)在一份声明中说,“尽管我们最近在行销方面付出了不少努力,包括投放电视广告,但这些城市的订单量并未出现显着增长。”

在孟买 Local Bites 餐厅老板兰姆布亚(Rajiv Rambhia)看来,使用这些订餐应用是一种有得也有失的体验。起初,当 TinyOwl 、 Foodpanda 和其他公司通过提供高达 50 %的折扣吸引到大量客户的时候,他的生意一度非常兴隆。随后,折扣开始枯竭,这些订餐应用开始向餐厅收取相当于五分之一交易额的佣金。

“显然,如果你提供50%的折扣,人们就会蜂拥而至,”兰姆布亚说。“一旦停止提供这些折扣,订单就随之终止,这其实并没有给我的生意带来实质性的帮助。”(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