创业是每个人都曾浮于心头的想法,但创业的困难度远超出我们的想像,惟有实际跳下去做过的人才有会了解其中处境。更困难的时,当你白手起家,终于自己心中的想法经营得稍有声色时,后续的考验才真正要开始:蜂拥而至的资讯,管道与人脉,哪个该舍?哪个该留?完全困住稍稍起步以为可以从此顺遂的创业家们,这个阶段,就是“减法艺术”发挥的时候了。(同场加映:

比起加法,创业家更要懂减法

决定“什么不做”,确实比“要做什么”更让人挣扎。不过,只要初衷始终明确,这条线倒也不是太难画。

为了追求事业成长,每个创业家脑袋里,大概二十四小时都在想这个问题:还能多做什么?还能抓住什么机会?在冲刺的过程中,拚命用“加法”并不奇怪,但在我的经验里,懂得适时运用“减法”,往往对团队的长远发展和永续经营更重要。

其实,即使在日常生活中,很多地方也都需要减法思考。比如好的设计一定需要留白,好的空间配置一定不能过于拥挤。而放在创业这个面向上,当组织逐渐有了一定规模和知名度,创业家很容易发现新机会、新人脉、新资讯进来的频率变高了,不像最初那么稀有和困难了,但这时也就是考验的开始:什么要取?什么要舍?还是来者不拒,统统都要做?

我观察,通常创业家碰到的最大困惑,是他们不知道该怎么“减”,而背后理由来自不清楚自我的核心定位,于是下意识先抓住所有可能性再说,觉得这样就等于保证未来的成功和成长。(推荐阅读:

但是不管个人或团队,时间与精力都有限,因此不能只看到机会,也要看到必须付出的机会成本,这包括实质付出有形的部分,也包括排挤了其他项目无形的部分。

如果创业家只顾着带头冲,缺乏完整思考,冲的意义和方向不明,只会削弱能量,甚至破坏团队的共识。偏偏在目前社会急功近利的步调下,很多创业家都不自觉被推得很焦躁,不但舍弃原先的节奏,连准备跟研究都不想做,决策只讲速度、凭感觉,这就更加危险。(推荐阅读:

事实上,决定“什么不做”,确实比“要做什么”更让人挣扎。不过,只要初衷始终明确,这条线倒也不是太难画。我在创立梦田文创之初,一样走过这样的历程。

有些机会即使错过,也不必遗憾

创办梦田文创的目的,是为了找出属于台湾的文化样貌,传递更多的好故事。同时,把好故事从纯粹抽象的概念,变成可管理的 IP (智慧财产),衍伸出多元媒材创作,实现文化外销的愿景。我想说的好故事,当然要与台湾的土地、人情有关,能凸显在地的文化特色。所以尽管当时有不少来自对岸的电影合拍邀约,即便获利和市场可能相形较大,我都还是婉拒了。(推荐阅读:

我的考量是,既然我的优先顺序是先说好自己土地的故事,当合作对象可能影响题材选择时,我就必须审慎评估。厘清这一点之后,该不该做的答案自然呼之欲出,做好得失之间的心理准备,也就没有什么可惜的问题。就算现在回头去看,我也仍然觉得那时候的决定是正确的。

另一次运用减法思考的例子发生在最近。当我试着由台湾文化符号取材、创作故事时,陷入相当混乱的创作困境。原因是我熟悉观者喜好,对迎合市场瞭若指掌,所以反倒无法判断什么是最原始、最单纯的方式,可拿来和受众沟通、和社会对话?看起来,什么类型都可以做。

以台湾文化沃土为基底,从生活中采集、研发、论述到应用,以好的故事实现一源多用 IP 。

若是想当然尔的做法,或许是从票房及受欢迎程度归纳其他故事成功原因,再想办法复制。但我没有这样做,却花了整整一年,倒过来检视、分析所有敬陪末座作品的共通性,然后对照本来原创想法,把这些元素一个个减掉。比如说,拍喜剧跟要演员耍笨是两回事;比如说,创作者背着观众创作,跟一般人生活无法连结。经过这番沉淀,后来才顺利驾驭创作过程。(推荐阅读:

不能讳言,很多时候,各种意外机缘也是个测试能耐、激发潜力的擂台,团队可以从做中学,累积出过去没有的本事。因此,我并不是说所有机会都要拒之门外,而是机会之前要冷静面对,先检视“资源充足度”和“计算机会成本”。假设这个机会进来,纵使在预期外,但可以承担、不至于动摇基础,还是可以做。重点是,不是盲目为做而做,或是为了不让其他人做而做,掉进追逐“不得不做”的漩涡里。

创业的课题,也是人性的课题

与其说减法是创业的课题,不如说它也是个人性的课题。放眼整个人类历史,一直是不断朝“要更多”发展,谈到减法或割舍,就像违背社会的主流价值,需要更多勇气。(推荐阅读:

即使如此,最近十年随着全球经济供给过剩、贫富失衡愈来愈严重,愈来愈多人开始反思:人类存在的真正意义是什么?如何修补对地球和自然环境所造成的伤害?在我看来,这是全世界共同,也是最大的减法议题。

二○一五年六月在柏林举行的 TED 沙龙中,政策顾问西蒙.安霍特(Simon Anholt)提出“好国家指数”(Good Country Index)概念,用来表达一国对人类整体的贡献。也就是说,这个国家在国际间做了多少好事,让别的国家愿意跟它互动?好国家指数的分类,包含科技发展、文化、国际安全与和平、世界秩序、地球环境、繁荣与平等、健康与心灵健全等七项。强权国家如中国、苏联排名都在百名之外,排名第一的是人口只有五百万的爱尔兰。

从个人延展到国家,可以说是减法思考的另一种极致了。再回头来看创业上的应用,也就不那么难了,不是吗?

【同场加映】《创意,然后呢?》新书分享会 

梦田文创执行长苏丽媚首度公开分享她的创意、创值、创业第一手观察, 
创立品牌,如何操作跨产业的发挥经济效益,深耕台湾软实力的心得。 

时间:8/28(周日)14:00~16:00 
地点:信义诚品6F 视听室(台北市松高路11号6F) 

分享会需事先报名,凭书入场!报名网址