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曾聊过贵两倍的韩国卫生棉,也推出服务经期的经期悠然版 ME TIME 女私沐浴露,希望让月经不再是人们言谈中的禁忌。今日为你精选 TED 演讲,创办经期百科的阿迪蒂·古普达说,希望有一天在印度,月经不再是诅咒,希望有一天在世界上,月经不需要再隐姓埋名。

“月经,血,经血,恶心,秘密,遮掩。为什么?月经是每个女孩女人都会经历的生理过程,但却被我们视为禁忌。”——阿迪蒂·古普达

创办“经期百科”的阿迪蒂·古普达 Aditi Gupta 站上 TED 舞台,不谈大数据、不谈宇宙浩瀚、不谈生物科技,她的目光温柔注视自己的身体,长年被忽视,最幽微敏锐的那一块:为什么影响人类生存与繁衍的经期,却被视为不能说的禁忌?

她反思,为什么社会自小教会了女孩女人,妳的月经是羞耻的,妳的身体必须隐姓埋名,妳要偷偷摸摸地买卫生棉或清洗卫生巾?

她不解,为什么经期来潮的女人,被认为不洁?也不可以敬拜或从事任何与宗教相关的事宜?寺庙更明令禁止经期女性进入,担心有辱神只?

在信仰虔诚的印度,阿迪蒂·古普达想解决一个性别问题:让印度正视月经的存在与重要性,协助印度的女孩与女人拥有更好的卫生条件,透过生活化的经期百科漫画,建立起印度的月经专属社交圈。

阿迪蒂·古普达由分享自己的经验开始,青春期的年少,她在暗处反覆清洗被经血染红的碎布,私处经常红肿发痒,而有一度,她以为这是自己身为女人的错。(同场加映:【性别讲古】从污秽武器到健康生理期

“月经来潮,我只能用碎布,并躲在暗处清洗”

“我好不容易在教科书上看到探讨月经的章节,生物老师却直接跳过。知道我从中学到什么吗?我学到人们以讨论月经为耻,我学到以自己的身体为耻,我学到不要正视月经的存在。”

“研究显示,在印度,每十个女孩就有三个,在初经来潮时忽视月经。在西印拉贾斯坦邦,十个女孩中有九个不知道何谓月经:因为对月经陌生,她们初经来潮时以为自己得了血癌,认定自己快死了。”

“经期若没有良好的卫生条件,容易引发生殖器官感染。然而在印度,百分之八十八的女性,没有在经期注重个人卫生的条件。我也是其中之一。”

“我在贾坎德邦上的小镇加瓦县长大,在那里连购买卫生巾都很羞耻。月经来潮时,我用的是碎布,每次用完,我都将其洗干净并重复使用,但为了不让人发现我月经来潮,我通常必须将这些碎布藏在阴暗潮湿的地方。反覆清洗与保存的关系,这些布变得很粗,我经常私处起疹子与过敏。”

在印度,一个女孩对自己身体的认识是这样开始的,处处遮掩,没有指南,无法求援,宗教信仰与社会风气管控了女孩身体,她坐过的床单与沙发必须马上清洗、她不能触碰与食用腌渍物、寺庙明文拒绝她来潮的身体、神明不会倾听经期女性的祈祷。(推荐阅读:

月经来潮时,她不再是她自己,她不再能是一个有虔诚信仰的人。宗教迷信世代相承,家中的年长女性也谆谆告解,这就是女人的命运。

“在印度,百分之八十五的女性,默认经期存在无法摆脱的道德约束。”

对月经的无知,不只是乡村现象

“通常我们会认为对月经的无知只存在乡村现象,但根据我的调查, 在城市里,这也是普遍现象,受教育阶级亦是如此。访问许多家长及师长,发现许多人很想提供女孩们关于月经的知识,但苦于没有合适管道。也因为月经是禁忌议题,他们普遍也对谈论此事感到压抑与羞耻。”

在印度,学校忌讳谈月经,家长不知道怎么谈月经,女孩无法正视自己的月经。而若我们目光放眼,即使在我们认定的“进步”国家中,经血与月经来潮依然带着遮掩与惩罚的管控色彩。

韩国的卫生棉价格相较他国贵两倍,低收入户家庭女性表示自己买不起卫生棉;在台湾,棉条被视为2级侵入式医疗用品,只开放网路贩售,部分解禁,目前正争取月亮杯比照棉条,能够合法网购。(同场加映:

而在印度,阿迪蒂·古普达着手画漫画,推出让女孩趣味理解月经的经期百科,激起女性探讨月经的好奇心与学习的动力。(推荐阅读:

“我们准备了三个主要角色,还没来初经的女孩彬琪,月经正来潮的女孩吉雅 以及稳定来月经的女孩米拉。第四个角色是毗拉蒂蒂,跟随蒂蒂的目光,女孩们能在三位角色上找到自己的位置,学到经期相关的卫生知识,理解自己的身体。”

“家长和师长们开始使用这本书,对于谈论月经感到越来越自在,有时,连男生都想读这本书。”

培养经期意识!想像一个月经不再是诅咒的未来

克里斯蒂娃 Julia Kristeva 的贱斥理论指出,像经血这样威胁“我”与“非我”主体疆界的事物,经常引起群体恐慌。她提到,只有当威胁主体存在的贱斥物完全成为“身外物”,主体才得以重建“干净”的状态。

阿迪蒂·古普达的做法很温柔,她邀请所有女孩回头看一看自己的身体,想像一个月经不再是忌讳的印度,想像一个月经不再是诅咒的未来。

“许多志工用这本书教导女孩,在印度五个不同省份,也开始经期意识的工作坊。有位志工把书带到拉达克的修道院,藉机也教育年轻女僧。”

经期百科在 2014 年 9 月上市,累积超过四千名女孩因此受教。在印度,有越来越多学校将此书列为教材,学校教育开始不再跳过对月经的认识。

“我梦想在未来,女性月经不再是诅咒,不再是疾病,而是女性生命中值得欣喜的改变。我想邀请在座的家长们想一想,如果你们对月经感到羞耻,你们的女儿同样也会如此。所以,拥抱你的经期吧。”

在印度,改变正在进行,那么在台湾呢?

我期待有一天,月经污名不再,当我们谈及月经,它不再总是“那个”或“那个来”;购买卫生棉不再需要遮掩害臊;生理用品架上能有更多因人而异的选择,无论是卫生棉、棉条又或是月亮杯。(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