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知道吗,在这个世界上,全球平均每天有39,000名女孩,在还没成年时就被迫嫁人。对一般女孩来说,进入婚姻关系应该是一件值得感到喜悦的事,但是对于这些被迫结婚的未成年女孩来说,婚姻,将是人生悲剧的开始。一个个身心灵尚未成熟的小女孩,要如何接受性行为的侵入,还要忍受生产的剧痛?童婚议题,是一个需要你我关心、协助解决的恶性循环。(推荐阅读:“我八岁,我有一个小孩”童婚小新娘的悲歌

上周六,在阿富汗喀布尔,一名叫 Zahra 的女孩,因为全身 90% 的烧伤而死亡。当时她年仅 14 岁,怀有四个月的身孕。

在 Zahra 大约 11 岁时,她和另外两名学生从参与马戏团选拔的 70 人中被挑选出来,成为一个教育马戏团的一份子,并前往喀布尔表演他新学到的抛接杂耍。一个被保守家庭禁止学习的女孩子,仍努力想要做自己喜欢的、想学的事情。

但是 Zahra 快乐的学习日子并没有持续多久。当 Zahra 的母亲瘫痪,父亲决定再娶时,便把她当作结婚聘金的一部分被送了出去。阿富汗当地的法定结婚年龄是 16 岁,但在 Zahra 大约 13 岁时,她就被安排了婚事,且顺理成章地嫁了出去。

根据 Zahra 父亲的说法, Zahra 的死都是她丈夫一家长期虐待她的结果: Zahra 因为怀有身孕,所以拒绝在罂粟田里工作,但是丈夫家不满 她拒绝干活就痛殴 Zahra ,还拿刀子刺伤她,并在这一连串的暴行后在 Zahra 身上泼汽油,点燃后将她烧死,以掩盖一切罪行。在活动人士的帮助下, Zahra 的家人在她去世的那间医院附近搭建了一顶抗议帐篷,要求公正处理此事。


一名阿富汗警察守卫着存放 Zahra 遗体的太平间。(图片来源

根据国际法的儿童权利公约 ( CRC ) ,各国政府已经承诺并且确认法律上保障18岁以上才具备成人行为能力。且儿童保护专家 Muianga 曾针对未成年少女怀孕的事件说明:“这些女孩被迫从事性行为的年纪约在8~12岁,还没成长为成熟身体,对他们来说是很大的危险,在分娩的过程中死亡率也增加。”因为这些女孩的骨骼、性器官都还没成熟,要怎么能承受男性生殖器侵入、还有怀孕带来的身体剧变?

种种都说明了, Zahra 的童婚、未成年怀孕除了违反法律,也会对 Zahra 的身心灵造成很大的伤害;而阿富汗当地“把女性视为一种财产”的价值观,也因为有违人权、道德,经常引起世界各地的挞伐。

但是,在我们感到愤怒之前,我们可以先慢下来思考一下:强迫小孩结婚生子、把小孩当作财产的一种做交换,真的只是因为他们不重视人权吗?(推荐阅读:“性暴力不是女性议题,而是人权议题”《阴道独白》女权斗士伊芙唯一一场在台演讲节录

都快活不下去了,爱与尊重往哪摆?

民间组织 Girls Not Brides 组织统计出全球有 30% 的新娘未满 18 岁,每年有 1500 万个女孩在身体尚未完熟便进入婚姻。且在全世界,童婚发生率较高的地区是:南亚占全球 46% 的比例,依序是撒哈拉以南非洲有 37% 、拉丁美洲和加勒比地区有 29%。


世界童婚分布图(来源

根据美国着名心理学家马斯洛最着名的“需求层次理论” ( Maslow's hierarchy of needs ) ,一个人对社会的需求可以分为五个层次:生理需求、安全需求、爱与隶属需求、尊重需求、自我成就需求。生理需求是最基本的要求,依此类推,自我成就需求是最高层次的要求。

而占全球童婚比例较高的地区:南亚、南非洲、拉丁美洲以及加勒比地区,都是经济发展相对落后的国家。对照之后,我们可以思考的是:当这些地区的人们都没有办法满足自身基本的生理需求及安全需求时,是否对于爱、对于尊重的重视程度不会像其他先进国家一样高?

拿 Zahra 的遭遇来说,当她的父亲决定再娶,必须付给对方聘金时,Zahra 就被当作聘金的一部分被送了出去。因为 Zahra 身处在一个物资相对匮乏、生活较为困苦的环境,且同时又是女性地位较为次等的文化中。对她的父亲来说,就是一个父亲婚姻中的“交换品”──用 Zahra 交换父亲的新任妻子。因为 Zahra 的家庭可能没有其他物资可以作聘金,残酷一点的说,在阿富汗的文化里,实质的金钱比一个女孩还有价值。所以,当 Zahra 的父亲没有多余金钱作为聘金时, Zahra 就成了第一个被牺牲的选择。

但同时,当童婚已经确实对这些孩童造成不可弥补的伤害;当女性被当作财产在交换,已经确实影响到她们的身心灵健康,身为旁观者的我们,又不可能因为学术理论说:“人在尚未满足生理、安全需求时,就不会产生爱跟尊重的需求。”而对这一切的伤害视若无睹。(推荐阅读:幸存之后,性暴力受害者需要世界更多的温柔


来源:Too Young to Wed

每一份协助,都是改变的力量

跟我一样关心这些孩童的你,也许会问我:“难不成这个问题是无解的,就没有任何方式可以帮助他们吗?”

回归到大架构来看的话,这攸关到整个世界资源分配不均,包含物质、教育等等。这么大的问题,要从哪里改起?我们这些旁观者又可以做些甚么,让他们远离可能会伤害自己的环境,不要再让更多像 Zahra 一样的悲剧上演?很无奈的是,我们一般人民没有那么多资源与能力,可以改善整个大架构的恶性循环。

在童婚比例高的地区,这里的女孩子几乎不能受教育。重男轻女的文化下只会优先提供给男孩受教权,而想要接受教育的女孩,又因为贫穷,没有多余的资金让自己去其他地方获得教育,再加上文化的束缚,这些女孩必须接受长辈安排的未来,进行童婚。这些女孩,可能一辈子都没有机会翻转自己的人生,只能在这样的恶性循环下哭泣着。(推荐阅读:我是马拉拉,因争取教育而被射杀的女孩

又或者,童婚是这些地区的父母亲认为唯一可以保护自己女儿的方式。2014 年国际儿童救助会访问叙利亚的难民妇女,她说:“我的女儿16岁,她很喜欢学校,她是班上的资优生,我知道她梦想成为一名建筑师。但在这里男人毫无顾忌的伤害女性 ——老年妇女,单身女性,每个人。她说不想结婚,她想学习。可是我唯一能保护她的方式是让她结婚,去到一个更好的家庭。”(原文
 

我们透过一件又一件的童婚事件,看到了教育对这些孩子的重要性。虽然距离遥远,但我们可以做的是:持续关注这些童婚悲剧下的孩子,分享这样的议题给身旁的人,多一份关心,是一份力量。有余力的话,可以透过捐款去支持像 World VisionFree the Children 、Girls Not Brides 这些努力在帮这些孩子改善环境的组织,持续帮助缺少医疗资源的孩童,并阻止童婚、提供学龄女孩教育,让这些孩子知道自己不是只有接受父母、文化主宰的选择。也许我们提供的资源不足以完全改善他们的日子,但是当越多旁观者愿意跨出第一步去协助他们──也许是捐款、分享讯息、参与相关活动,从“知道”到“做到”,旁人付出的每一份关心,都会变成这些孩子们翻转自己人生的力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