翁山苏姬从早餐看缅甸情势,摆脱大人物们台面上的形象与教科书的刻板描绘,藉由日常餐桌上的饮食生活习惯,勾勒出众所陌生的人物个性。面对面,与大人物们一起吃顿饭。(延伸阅读:25 年等来的缅甸胜利!引领全民盟拿下 70%胜选,翁山苏姬:我不庆祝对手败选

翁山苏姬:早餐的忧郁

翁山苏姬是缅甸着名的反对派领袖,她为了与当地军政府抗争,不惜远离自己在英国牛津大学的安乐窝,与丈夫和两个儿子天各一方,也要留在缅甸,领导当地的民主运动,甚至为此被软禁达长达二十多年,也都坚持与军政府周旋到底,并以和平非暴力的方式进行抗争。

她甚至因为害怕出国后不能重返国土,被军政府变相放逐,而让缅甸的民主运动失去领导和凝聚力,因而忍痛没有返英,不能见弥留的丈夫之最后一面。

翁山苏姬能够成为众望所归的领袖,除了因为她乃缅甸民族英族昂山将军之女儿外,也因为她魅力非凡。而这份魅力,除了源于其坚忍不拔、不畏强权的性格之外,还来自其亲和力。至于其亲和力,可见诸她所写的《缅甸家书》(Letters from Burma ) 。

在这些家书中,她从寻常百姓的日常生活遭遇说起,道尽在军政府的高压统治下,缅甸百姓如何生活艰难、缺乏自由,以及活在恐惧当中,从而说出了独裁政权黑暗的一面,让民众更有共鸣。翁山苏姬在信中说的不单止是义正词严大道理,更透过生活中的小故事,例如早餐、饮茶、探访朋友、泼水节等百姓日常生活习惯和遭遇,来说明问题征结所在,这比起几多的大道理、几多的数字,都更加贴近生活,更加动人。

例如在一篇〈早餐的忧郁〉(Breakfast Blues ) 中,她透过生动地描述当地百姓早餐餐桌的转变,来勾划出在军政府统治下,百姓生活艰难的轨迹。(推荐阅读:在你的梦想之前,我,微不足道〈翁山苏姬 The Lady〉

缅甸人的家常早餐

她说,过往缅甸人爱以炒饭作为早餐,这通常是把昨晚晚饭吃剩的菜、肉、虾等餸头餸尾,再加入米饭,在锅中一起炒热,便成为一味热辣辣的炒饭,如果想丰富一点,有时会加入一、两只鸡蛋一起炒,有时则是加入切薄片的中国腊肠,有时则是各种已经蒸熟的豆类,那样就成了十分美味的一餐。

但到了后来,这样美味的炒饭,慢慢在缅甸的家庭里成了绝响。那是因为生活愈来愈艰难,晚饭里的饭餸已经变得不够吃,遑论吃剩虾、肉等餸头餸尾,鸡蛋以及中国腊肠这些本来只是十分谦卑的食物,今天寻常百姓已经负担不起,于是,炒饭这样的传统家常美食,也只能在缅甸的饭桌上消失,或者变成只以蔬菜为主的单调食物。

翁山苏姬接着又提到当地的一种不单在早餐,也在三餐中常常会吃的食物——鱼汤 (mohinga) 。她更形容它为缅甸版的“马赛鱼汤”(bouillabaisse) 。当地人常常以这种汤,加入米粉一起吃,那便是十分不错的一餐。她说,一碗热气腾腾的鱼汤,再加上炸蔬菜饼、鱼饼切片、白烚鸡蛋,再配以由切碎芫茜、爆香碎蒜片、鱼露、青柠汁、辣椒来调味,这样的一顿令人垂涎的早餐,实在是令人振奋的一日之始。

翁山苏姬在说过了美味的炒饭和鱼汤之后,才接着在这封家书中,细说缅甸今天变得如何百物腾贵,民众生活艰难。如今已经没有几多缅甸人,能够这么幸福,可以以炒饭和鱼汤来作早餐,又或者因为买不起鱼、虾、肉、鸡蛋、豆类作为配料,而用大把的盐和味精来调味作为代替,让这两味本来美味又有营养的食物,不单变得味道大打折扣,而且更愈来愈不利健康。

她说,今天老百姓只能以稀粥来作早餐,或甚至只能索性咬紧牙关,饿着肚子。翁山苏姬在家书中,也有一篇提到缅甸人的饮茶习惯。

她说饮茶是缅甸社交生活当中十分重要的一部分,一盅绿茶,斟斟饮饮,日常多少事,都尽付笑谈中。无论是登门拜访,又或者下午小休,以至是饭后聊天,一盅茶都是少不了。

缅甸人爱以瓜子、虾干、烘豆、花生,以及炸蒜片等作为下茶小食。但他们却也愈来愈喜欢喝甜的茶,那就是加入奶和糖的茶,但却不是传统英式的制法,而是由印度移民引入,以茶叶和炼奶放在壶里一起煮,类似我们的“茶餐厅奶茶”般的浓郁、厚重饮料。他们到茶馆饮茶,不是如我们中国人,又或者英国人那般,以茶叶的种类例如龙井、乌龙茶,又或者伯爵茶、英式早餐茶来点茶,反而是以甜度来点,例如少甜、中甜、多甜。

因为喝茶是如此的普遍,一些俚语也环绕喝茶而衍生,例如“茶钱”这个名词。跟五、六十年代的老香港完全一样,“茶钱”是指用来“疏通”政府部门人员办事的细额行贿,但随着缅甸政府贪污日趋严重,要“疏通”衙门办事,已经再不能用上茶馆饮茶这样的小数目,而是要花上更多更多的数额,所以新的叫法是“倒水”。能够以升斗小民的饮食,来把政治和社会问题的征结,如贪污腐败、民生困苦、高压统治,说得清清清楚,这也是翁山苏姬为何如此受普罗百姓爱戴的原因之一吧!