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们可以转弯,但本人绝不回头。”英国铁娘子柴契尔夫人,她是第一个在政治领域以名称掀起“主义”,让自己风格蔚为风潮的领导人物。铁腕就是她的本色,一起来认识改变英国大时代的柴契尔夫人。(推荐阅读:

如果要数英国战后影响最深远的是哪一位首相? 答案不是邱吉尔,他虽然屡屡在二十世纪最伟大的英国首相之类的民调中领先,而他也在一九五一到五五年再次拜相,但其实当时他的政绩却乏善可陈,他对英国的贡献,主要是于二次大战带领国家民族奋勇抗敌,在国运最风雨飘摇时,让社稷不至于落入纳粹魔掌。换句话说,这不能算进战后那一本帐。

在二○一○年里兹大学(University of Leeds )访问一百零六位英国政治和历史学者的调查中,英国战后的首位首相,工党的艾德礼(Clement Attlee ),保守党的铁娘子( Iron Lady )柴契尔夫人便分占第一、二位,而在二○○四年同样由里兹大学所做的类似学者调查中,艾德礼同样压过铁娘子,而且更是第一位与第四位的差距。而恰巧这两位风云人物的功过,是要拿来一并讨论才好理解的。

英国战后百废待兴,但选民却在一九四五年的大选放弃了虽是战争英雄,但却嫌刚愎自用的邱吉尔。毕竟在艰苦的战争中,全国上下每一个人都为国家民族做出了无私的奉献,于是在战后重建和休养生息时,讲求的理应是和衷共济,让每一个人都能够分享成果,而工党那一套权利义务并重、同志间互信互爱的伦理,恰巧最能迎合新时代的需求。(同场加映:翁山苏姬 The Lady:在你的梦想之前,我微不足道

在艾德礼的带领下,社会建立了三点的共识,并进行了相关的改革,包括:一、维持稳定以及高水准的就业;二、福利主义国家,例如政府向失业和贫穷人士提供社会救济,以及以政府补贴的全民保险为基础,向全民提供免费医疗照顾;三、混合式经济,在市场经济之上,把大量与国计民生有关的企业国有化,如煤炭、石油、电力、铁路、航空和钢铁。

这三项可谓环环相扣,例如国企提供铁饭碗,这是稳定和高水准就业的一大支柱,而除了高税率以外,把大量企业和其盈利国有化,也是提供福利的一大财政来源。

在艾德礼的领导下,社会的贫富悬殊大幅改善,英国迈向一个更为平等、和谐的社会。这就是艾德礼的影响,也就是所谓的“战后共识”,或称之为“社会民主共识”。此一共识在战后获得两大党广泛认同了近三十载。

但凡事有利必有弊,有始必有终,“战后共识”的巨大代价,三十年后暴露无遗。国营让企业失却效率和竞争力,福利主义让政府负担沉重,工会过分坐大让政府和企业缚手缚脚。这些症候都在一九七八至七九年的所谓“不满之冬”(Winter ofDiscontent ),来个总爆发。为了避免进一步刺激业己十分严重的通膨,执政工党政府不时不得把公营部门的加薪率控制在五% 以下,这被工会视为破坏彼此间一直存在的“社会契约”,因而发动大规模罢工作抗议,工党政府因为公营部门发动此起彼落的罢工行动而疲于奔命,晕头转向。

罢工引发停电、交通瘫痪、街道上垃圾堆积如山,甚至出现棺材无人下葬、医院减收急症病人等场面,再加上这是十六年来最严寒的一个冬天,不单让这个冬天变得格外凄凉,亦令到经济进一步雪上加霜、奄奄一息。

二十世纪唯一以其名冠上“主义”的首相

时势造英雄,“不满之冬”带来人心思变,柴契尔夫人趁势而起,带领保守党在一九七九年大选胜出。上台后,她紧抱“小政府”方针,推行国企私有化、减税以刺激投资、让市场主导经济、收紧货币供应、削减社会福利、把公共房屋出售给原先的租户、打击工会势力,悍然结束实行了三十年的“战后共识”。(推荐阅读:蔡英文霸气女力!《时代杂志》镜头下的女性政治领导

史家和学者更把其治理哲学称之为“柴契尔主义”,她是二十世纪唯一一个以其名字冠上“主义”的首相,即使是邱吉尔也没有这样的殊荣,显示其治理哲学影响深远,到了之后的首相梅杰、布莱尔、布朗和卡麦隆,没有一个敢明显反其道而行。二○○二年,贝理雅的左右手,执政工党政府重臣彼得.曼德尔森( PeterMandelson ),更毫不忌讳的公然说:“到了今天我们每一个都是柴契尔主义者了。”(We are all Thatcherites now )

十年河东,十年河西,艾德礼和柴契尔夫人就是如此各领风骚,不单改造了自己的政党,也影响了对手的政党。

当然,战后三十年的共识,一定是盘根错节,根深柢固,因此,铁娘子从政生涯亦可谓烽烟不断,火头处处。早于一九七○年她担任教育和科学大臣时,便试过因大幅削减教育资助,甚至取消对七岁到十一岁孩子每天免费供应牛奶的津贴,惹来群情激愤,指责她为“牛奶掠夺者”,甚至“反动的野蛮女人”、“虚伪的孤寒鬼”、“食人的魔鬼”等,一个自称为“愤怒大队”的组织扬言要绑架她,以至她家里不得不配置了一队警卫。

到了她担任首相后,当然更加变本加厉,例如一九八四年当她要铁腕整顿亏本的煤矿工场时,更惹来旷日持久的煤矿工人大罢工,甚至爆发严重骚动,警方共逮捕了高达一万一千三百人,冲突造成九人丧生,其中三名是未成年的少年。

面对如此强大的反弹,柴契尔夫人毫不妥协,反而表现强悍,一派铁娘子的本色。她说:“如果你想让自己讨喜,面面俱到,那你将要准备无时无刻作出妥协,最终一事无成。”“我不是一个谋求共识的政治家,而是一个有信仰的政治家。”

她不怕惹起争议,更不别人批评,她说:“我爱争论,我爱辩论,我不期望别人只是坐在这里来同意我,毕竟这并不是他们的工作。”