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性别观察】笔记,带着激励自己、影响环境的起心动念,将由短篇与大家分享以性别出发的时事观察。深田恭子写真逃脱以往小清新形象,露出了健美、不符童颜想像的形象,引起了深田恭子转行当摔角选手的评论,这件事的性别问题为何?欢迎文末留言写下你的看法!(推荐阅读:

日本女星深田恭子一向都是许多男士心目中的头号女神,堀北真希、北川景子、上野树里等女星相继结婚之后,许多男粉直说深田恭子是“最后希望”。深田恭子一直以童颜与火辣身材闯荡演艺界,Google 搜寻“深田恭子”关键字出现“艳阳下快满出来的比基尼”、“深田恭子色诱床戏太猛龟梨和也当场升旗”等,前阵子她出演《请和废柴的我谈恋爱》,网友说原谅深田恭子演得如此像,因为她就是傻白甜。

然而本月一张深田恭子为《周刊 Playboy》拍的写真,黝黑肌肤、与童颜不成比例的壮硕手臂、疑似外扩的副乳,吓坏了乡民:“难不成要转行当摔角选手?”

“难不成要转行当摔角选手?”彷佛是对国民女神最好的指责了。她怎么可以崩坏,她可是全民的恭子妹妹。关于男性们对深田恭子的期待,已经超乎我们可以对一个人的身体能行使的权益,这不是身为粉丝对明星的谆谆教诲,而是身材羞辱。(同场加映:

国民妹妹的为难:就算你33岁,请永远当个妹妹

我不是说我们不能凝视深田恭子,也不是指责男性对深田恭子的性幻想,况且这次她出版的写真集还有男女两版。我想说的是,我们凭什么期待深田恭子要永远是那个甜美傻气温顺的恭子妹妹。

她一直是日本戏剧界里的洋娃娃,从《下妻物语》到《请和废柴的我谈恋爱》,观众还是最喜欢她无脑爽朗的角色形象。所以当深田恭子不再那么“甜美温柔”的展露在镜头前,就是对观众的背叛。一日国民妹妹,终身国民妹妹,否则深田恭子就等着被市场淘汰。

另外一项过分的要求是身为女星,性感要恰到好处,露的太多是荡妇、有点肉才让人垂涎三尺,你还要露的纯洁高尚,不能“像个摔角选手”粗犷。这种对女性身材的细致期待,为何让女性的身体不自由?因为你在生命中彷佛只有一种路径,要不是女神、就是女丑,由于女丑的成就多半“被建立”在笑话外表、调侃身材,所以不如“力争上游”往女神努力。

可是日常生活里的我们,多数在这两者间游移,我们明白不可能成为女神,可是又同时看着恋爱魔镜最新广告与国民妹妹向往自己也能这样受爱戴,当我们想安分地做个女丑,多数人却以“自甘堕落”形容你。即便身为一位关心性别与身体权益的人,要鲁的义正严词,纵情的露出腋毛、欢乐的发胖,还需要很大的勇气,回过头环境会告诉这类人:“你怎么好意思活得这么自在”?

所以无论是女星,或是一介平民,只要你在意体制喜不喜欢你,事实上,因应单一美貌的诅咒,都是活得非常辛苦的。

评论一个人的身材,到底有什么问题?

这个社会对于身材的宽容度很低,李奥纳多凸出了一个大大啤酒肚被猎捕、林心如小腹微凸引来怀孕的捕风捉影;小贾斯丁肌肉消风承认修图、女星却忐忑被抓包修图。(推荐阅读:

虽然媒体同样追逐着男体与女体,只是在这之间,女性通常更被严格审视。我们通常对男性的崩坏一笑置之,而对女性的一点瑕疵大力指责,身体被开辟成一个个战场,女性被迫追求的其实是一种体制想像瘦而柔美的女人味,拉冈的镜像阶段已经说明个人会不断透过他人的形象來建立起认同关系,所以当美貌与纤细已经成为一种商业价值,对于男性观看者而言,“占有”就是市场上的买卖准则,对于多数女性观看者,却是为了“内化”以便贩售。

评论一个人的身材不单是对“一个人”的影响,而是建立世界观、插手他人对自己人生与身体的选择。

身体变成一种模仿,狂热的健身塑身、人鱼线、核心肌群,阳光健美渐渐取代纤细瘦弱,会不会是另一层压迫,我们为何健身?追求健康的成分多,还是追求注目的成份更多?一寸寸肌肉与油脂更要符合比例,线条还有合不合格之论,每天脸书瀑布流滑过几张对着镜子自拍上传社群的照片,我们不确定,这究竟是取悦自己的健康日记,还是向社会证明力与瘦的奖章。

关于身体,我们的讨论的不是不需迎合“瘦”,而是不需讨好“社会想要你瘦”,差别是你是主动或被动行使自己身材的权利。

从对“摔角选手”的羞辱看见男性潜在焦虑

第二件事,是延续讨论对“摔角选手”的羞辱。这件事反应人们对“阳刚味的女性”的反感,除了人们“非正规女性”的指责,我想深入讨论的是这些不符期待女性为何被社会排挤。以及“摔角选手”为何成为骂人的脏字,用来谴责深田恭子。

男人害怕阳刚的有力气的女性、男人恐惧女性主义旗帜,那些“有主见、敢于发言战斗”的侵略性特质被认为会扰乱社会秩序,权力重组的“阉割焦虑”带来的男性反击就是以“压迫权力”回应。权力压迫软硬兼施,他们希望女性软弱无声,有时英雄电影救美幻想女人被男人拯救后从此幸福,有时整个体制都以“我是为你好”要你减肥要你保护自己。舆论恐吓加深女性对自己身体甚至人生选择的焦虑,于是大龄剩女要当心、在这个健身当道的时代恐龙妹请加油。(推荐阅读:

回到“摔角选手”羞辱的身体讨论上,我想说的是它之所以不该被指责,是因为它可能破除女性身体取悦男性感官的公式,找到另外一条身体膨胀与缩小的弹性,如何从被捏造的身体经验找到真实?写在深田恭子被判“摔角选手”后,我们该懂得胖子不是一则则悲情叙事,我们要看见的是各种身体状态存在的天经地义,我们需要的是尊重,与学习欣赏,否则所谓自由的观看,只是性别平等的伪证罢了。

我们要对抗的是把深田恭子推入单一美丽样貌的个人,也是让摔角选手成为贬抑的文化。我期待,女性有自己身体的景观,期待我们不需为了“被市场机制雀屏中选”而努力消费瘦身产品,期待女性不论瘦得健康或胖的自在,我们都还能看见她外表以外的故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