空姐就应该要性感吗?航空公司不准她写文章,她离职后写了这本书。以一篇〈一位空服员的告白:服务陆客伤身,但服务台湾人却“伤心”〉一文在网路发酵,经理人、部落客、网路社群转发评论,引发人们对服务业的讨论与反思。她在下飞机后选择把情绪留在机舱内,而将那些来自机舱的社会观察与动人的故事带给大家。 (延伸阅读:性别观察:写在华航罢工后——生而为人,我要的是尊严

“客舱失压时,氧气面罩会自动落下,请您先拉下面罩或黄色拉带,罩在鼻子与嘴部,以正常的方式呼吸,然后再协助他人……”这是空服员和旅客都很熟悉的安全示范广播词。

因为不同航班的规定,有时会由空服员亲自上阵示范,以组员的术语来说,我们总称广播组员“唱广播词”、示范组员“跳 demo”。不过每当在“跳 demo”时,我们总怀疑客人是否有在认真学习逃生,还是在打量今日空姐“正不正”、“制服够不够紧”?

我常拿这个问题逼问男性友人,想当然耳,答案都非常一致: “摆在我面前,我不看白不看,当然是看空姐正不正啊!”但他们不知道的是,组员示范的 demo 中,每个“舞步”可能都是逃生时救命的关键。

先前和已退休的资深姐姐聊到空服员身高问题。

她问我:“妳知道三十年前,航空公司要求组员身高的初衷是什么吗?”我说: “嗯……因为要关得到overhead bin(行李柜),还有一般人认为这样制服穿起来比较修长、漂亮吧!”

她摇头说:“妳说的只有一半是对的。原因绝不是因为漂亮,而是因为逃生时,可以在最短的时间内,拿到柜上的逃生设备。”

有时候我很怀疑,究竟是谁、是哪件事情,让大家把空服员的专业投注在“满足乘客的遐想”之上?

每家航空公司只要换新制服,都会是个大工程,也会占满各报的最大版面。大家的双眼都关注着新制服的设计,因为要能凸显空服员专业形象,又要方便我们在飞机上工作不是一件容易的事。

记得之前某设计师在新制服发表会后,接受记者采访。他表示,如果空服员的制服无法引起乘客遐想,就是设计师的失败,更强调“空服员必须要是性感的”。

当时记者接着追问: “如果乘客对空姐有非分之想,会被航警抓起来耶!”这位设计师竟回答:“想一想而已,又不犯法!”

不管是空服员或乘客,制服的美丑皆各有看法,感受也见仁见智,但若制服设计“太过性感”,工作时需要随时遮遮掩掩,造成工作上极大的不便利,对乘客来说到底好处是什么?

几年前也有一家航空公司高金礼聘了一位设计师,请他来打造全新的空服员制服。记得当时的设计因为腰部太贴身、裙长又太短、容易穿帮,多次被空服员要求退回更改设计。设计师当时的回应竟然也是: “女人,是一定要有腰的。”

空服员制服的基本需求是方便、舒适、功能性,因为舱压和工作环境的限制,不管是材质、裙长设计,都应以满足工作方便为最高原则。但从这些设计师的言论,我们可以知道,他们是带着一颗充满男性想像的脑袋展开设计的。

究竟在他们死命设计出可以“满足客人遐想”的制服时,有没有真正设身处地为组员着想?又有没有站在企业立场,以塑造组员专业亲切的形象作为首要考量呢?还是只有一心想利用自己的作品,来狠狠的“物化女性空服员”一场呢?

亲爱的设计师们,你们有想过,组员每天穿上制服时想起您的言论,是会伤心的吗?

最让我意外的是,航空公司居然允许这样的言论公开到媒体版面上。难道物化女性空服员是由航空公司一手推波助澜而形成的吗?或许我们可以从空服员的制服、企业的行销策略上,看出女人的气质、美丽,甚至是所谓的“性感”,都带给了航空公司多大的广告效益。(推荐阅读:性别观察:深田恭子转行成“摔角选手”?我们不需要更多小清新女神

请将注意力放在空服员的专业上

每次看到这种新闻,我都很想大声说:我们的存在是为了执行飞航安全任务,您所谓的遐想需求,不应透过我们的制服来获得满足!

常听到这样的抱怨:“今天的空姐好老……”“当空姐,腿还粗成这样?”我听过最过分的是这一句:“空姐胖成这样,也太不敬业了吧!”

我很想问他们,组员的年纪、身材究竟可以带给你们这趟旅行什么?这和是否能够安全地让乘客抵达目的地,有任何关系吗?空服员也是人,你们会变胖、变老,我们就不行吗?

记得刚进公司受训时,老师曾告诉我们,中国某家航空公司在训练新进空服员时,会帮每一位空服员设定标准“BMI值”,并定期做抽检。如果发现某位空服员的 BMI 值超过了原先设定的标准,就会立刻拉班停飞,直到她将自己回复到原本的体态,才有回到飞机上服务的资格。

我满好奇为什么搭亚洲航空公司的飞机时,眼前都充满着身材曼妙的空服“姐姐”;把镜头移到国外飞机上,则三不五时看到空服大婶和空服大妈呢?

是不是对他们来说,空服员的工作可以做到空服“奶奶”,只要有专业的空服知识,空服员便可成为一辈子的铁饭碗?反观亚洲空服员则是永远的青春美丽,一字排开,永远是空服“姐姐”。

但“姐姐”终究会变老,有些组员因生育而身材走样,难道就没有继续工作的权利吗?难道企业要持续用这种观念,促使年纪大的、身材走样的组员“知难而退”,而维持组员的身材水平吗?

欧美国家比较重视飞机的“运输性”,重视是否安全地将乘客由甲地载到乙地;反观亚洲航空公司则更重视以客为尊的服务,如今连空服员的身材、年纪,都成为大家对一家航空公司的评判标准。

究竟谁要为这混淆的价值观和工作文化负责呢?

每一位组员在成为正式空服员前,必须接受航空公司严格的训练,包括紧急疏散措施、逃生梯船的使用、灭火程序、急救常识,甚至连野外求生知识,公司都严格地进行考核,以确保我们在意外发生时懂得应变。

这些,才是我们的专业。

当真的不幸遇到飞安事故时,您要相信经验老到的资深“空服大婶”,还是选择把生命安全交给身材性感到引人遐想、衣服紧到行动不便的“天降辣妹”?

下次空服员做安全示范时,请您把目光,从组员的身材上,转移到我们双手为您指示的疏散路线上、或是前方椅袋的旅客安全须知卡。更请您把注意力放在我们的专业上。

空服招考讯息里详细列出空服员的工作内容,里面从来没有一项是扮演“性感小野猫”,而是能否安全地把乘客送往目的地、让飞机平安降落,我们的年纪、胖瘦、美丑,又有这么重要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