相当受欢迎的女人迷X海苔熊为你点歌单元,每周三晚上七点,在女人迷准时为你放歌!兵变,可能是台湾部分男生所共同都有过的经历,在体制下眼睁睁看着两个相爱的人感情逐渐变淡、褪色。过后才了解,原来,一直深信不疑的情感都可能突然在某天有了改变,最后也只能选择放手跟祝福。虽然他终究还是离开了,但还有一首自己曾经用心投入唱过的歌,每每在回忆时陪伴着自己。(推荐阅读:

亲爱的海苔熊:

“如果我这次猜拳猜输了 会不会我就被神取消了 我爱妳的资格”

第一次不是盲目的为唱歌而歌唱,就是这首,为了送给妳这一首歌。曾经独自在房间里演练无数次,当我们把这首歌唱完之后,妳那认真看着我的眼神,是我这辈子看过,最美丽的星空。(同场加映:

有时候真的很讨厌当兵的制度,他不只切割一个男人的学生时代跟出社会,还会强制把两个原本相爱的人分开,随着时间一分一秒流逝,两个人之间的感情也逐渐褪色... 其实并不是要抱怨兵役制度,只是怪自己无法击败现实面的各种难题......

“未来会怎样谁敢保证呢 此时此刻怎么轻飘飘的 好像不是真的”

每段感情开始的当下,我们都坚信,身边的那个她就是命中注定的另一半,也认为自己肯定可以跟她走下去... ...但是,随着距离的拉远,现实生活的洗炼,这些肯定就变得越来越不肯定,反而变成疑问句,最终变成过去式。要怪,只能怪我爱上了比我年长、比我有能力的人,只能怪我败给了征兵制... ...但是自己想想之后,反而明白了一句话:要一个人幸福不一定要跟她在一起,或许最后能给的,就是放手跟祝福吧!(推荐阅读:

我最爱的 Kelly ,妳要过的更幸福喔,要找到,比我更爱妳的人喔!

 Wing 先生(点播时间:2016/2/27)

亲爱的 Wing 先生:

谢谢你跟我分享你的故事,我想起多年前我也曾经追过兵变的论文,结果意外发现国外的志愿役军人离婚率超低 der ,大约是 10%~13% (你可以对照国外离婚率大约是 1/3 )。但就像你说的,国内因为是征兵制,处境可能大不相同。事实上,研究也发现入伍生的确最在乎“与外界隔阂”的问题,如果遇到很反覆的长官,那更是有苦难言(卓淑玲 & 邱发忠, 1999)。

“依依不舍 舍不得 地球上最浪漫的一首歌 我怕太超现实的快乐 只是妳借给我的
紧紧抱着 拥抱着 地球上最浪漫的一首歌 我的灵魂二十一公克 因为妳而完整了 完美了”

多年以后我才发现,真正重要的并不是距离、兵役或年龄,而是当对方“目前”不能满足我们需求的时候,我们愿意给这段感情多少的弹性。这里的弹性并不是一种假文青的说法,而是至少包括下面三个部分:

  1. 当你自己在面对挫折、过不去的槛的时候,你可以有多少的“心理韧性”(hardiness),改变自己的想法或行为,来适应现状(程淑华 & 温惠雯, 2010)。
  2. 当伴侣需要你的安抚、协助的时候,她有多少“自我安抚”的心理空间,而不是在向他人求援时,一并把心里面那属于你的一块,给渡让出去。
  3. 当你排了好久的队,在电话里面却跟对方吵架的时候,你们能匀出多少的体谅,体谅彼此各有各的情绪,而不是把旧帐通通算在一起。

    最后这一项是最难的,因为对于爱情,我们总是擅于探索亲密而不擅讨论差异,一些说不出口的,在心里搁浅了,已为时间过了旧不会怎么样的东西,却成为让彼此回不去的一道缝隙;但生气时翻出来的记忆,往往丑陋而带刺,我常常开玩笑说,刺得好、针到病除就是针灸,刺不好这段感情就难持久。(推荐阅读:

“妳眼神里那一种光泽 心里还是热热的”

初看你的文字会觉得有些懊悔和遗憾,但细看会发现,其实你很感谢这段回忆,感谢这首歌,感谢那个她认真看你的眼神,以及那眼底的星空。生命中很少有人让你花一整个晚上演练、让你不是为了唱歌而唱歌、让你愿意相信尽管人心险恶,梦还是可能的。(推荐阅读:

虽然她最后还是离开了,但她曾经因为生命里有你的存在,而散发出只属于你们的光彩。多年后,当你想起这道光,心里失落的某一块,就会随之温暖起来。