在台湾,婆媳问题是身为一位女性在结婚后可能首要面对的问题,因为不同世代的交接,婆婆与媳妇之间的隔阂可能更为严重。身为另一个家庭而来的女性,婆婆有时甚至还会对媳妇带有敌意,彷佛在老公与婆婆之间,媳妇变成了一个第三者。你也正在经历一样尴尬的处境吗?想要增进婆媳之间的感情,也许要从增进夫妻的沟通开始。(推荐阅读:

“我都已经整理好了,你可以不要再乱动家里的东西吗?”

他下班后,正蹑手蹑脚地在家里翻箱倒柜找吃的东西时,太太开口对他说。于是,他转而先打开电视,想等太太进厨房后,再找东西吃。

“回家只会看电视,你能不能做点有意义的事情啊?”“小孩的功课都是我在看。孩子的教育,你到底做了什么?”“你看隔壁林太太,她先生都会倒垃圾,你会什么?”突如其来劈哩啪啦的一连串责难,让他脸色一阵红一阵青,但是小孩在场,他也不知道要怎么回应,只好闷着头去看小孩的功课。(推荐阅读:

太太这样叨念,但她心里的埋怨并没有因为发泄出来而好受一点。尤其,当她看见先生脸色一沉,默默地帮着忙时,心里仍是一股气。太太的连珠炮式挑剔是有来由的。她的婆婆一直不喜欢她,婆婆比较喜欢先生的前女友,之前还不断撮合他们结婚。

婆婆认为她的高学历会让儿子抬不起头,所以她宁可儿子跟前女友结婚,于是即使他们都结婚多年了,婆婆还是不时在他们耳边提及,“如果你当初是和 XX 结婚,那该多好。”(同场加映:

因为公公早逝,所以婆婆和先生的感情很好,她有时觉得自己就像是介入婆婆与先生之间的小三。

长久下来,或许是她心里的委屈已堆得像小山般高,所以不管先生做得再多,在她眼里,她就是忍不住要苛责与挑剔。

谘商心理师这样说:

她不是不懂事,她知道先生爱妈妈,但如今,她没办法和先生一起爱这个眼里总没有她的婆婆。婆婆不喜欢她到连她的学历也被拿来批评,婆婆简直就像是在排除小三一般的为难她。(推荐阅读:

先生已经长大了,他有权利选择自己的结婚对象,但婆婆却仍将儿子当孩子般对待。而先生认为前女友已经是过往的事了,希望母亲别再提起,但母亲却仍故我。

先生应该试着坦诚地与母亲坐下来沟通,而非总是消极地回避,或是认为就让太太发泄完情绪就好了,因为这其实会慢慢侵蚀他们夫妻的感情。

摆脱父母婚姻关系的练习:

从小到大,我们在原生家庭里,都不乏因为家人的言语,而觉得心里受伤的经验。例如考试考差了,家人说:“我看你这辈子只能去当女工。”或是妹妹从楼梯间摔下,家人说:“你怎么没把她顾好?你是怎么当哥哥的?”

当我们不被相信、不被理解,或是被误会的时候,我们的内心深处,其实有一小块地方,是渴望能被知道、被了解,以及被相信的。(同场加映:

 

步骤一:请将这个部分的渴望写下来:

我曾经在家人关系中很受伤,当时是因为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被误会成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接着,写下你的感受,以及希望如何: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以文中的太太为例,建议依照上述整理后,可以试着这样跟先生说:

“我知道当我直话直说的时候,有时候会伤了你。看到你落寞的神情,我就想起你在家里面‘不被认可’的痛苦。对不起,我让你有受伤的感觉,我很抱歉,你能____________________(例如:这次不要跟我计较)_________________(直接提出请求),好吗?”

二、建议先生依照上述整理后,可以试着这样跟太太说:

“当我看见你为家里的经济打拚,我其实很心疼,所以把家里面的家事都做完,是希望你放心,只是我觉得我们相处的时间实在太少了。亲爱的,我想要我们(例如:增加相处时间或至少你不要只是埋首工作)______________________(直接提出请求),好吗?”

 

修复关系的语言练习

请深呼吸,让自己的心情缓一缓。当冲突发生之后,若你想主动和对方说明当时的状况,想要修复彼此的关系,或许你可以对对方这么说:

“当我__________________的时候,我担心_____________________,这让我也很(例如:抱歉)_____________________,我想我们_____________________(具体建议),好吗?”

夫妻关系就像栽培植物一样,需要时时灌溉和修整。当我们彼此和缓下来,理解对方和自己的心情,看穿直来直往话语背后,那一颗仍然想靠近彼此的心,才可能真心诚意地理解对方。虽然对方说出重话,但却是隐藏着脆弱、无助的心情,也才更有机会化危机为转机,让彼此的心更靠近。(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