毕昂丝除对表演全力以赴,近来也屡屡用音乐来带出女性主义以及黑人议题,她的新作品让我们看见女人的强大,黑人女性突破性别以及种族交织的歧视,成为女战士。(推荐阅读:碧昂丝不只唱歌,更为人权发声

文/ DJ KU da Yeast


(Photo: Kevin Winter/BET/Getty Images for BET)

于今年六月底甫结束的黑人娱乐电视奖(BET Awards)颁奖典礼,流行天后碧昂丝(Beyoncé)和嘻哈新生代霸主肯卓克拉玛(Kendrick Lamar)于开幕表演共同演绎了碧昂丝最新专辑《Lemonade》中的〈Freedom〉一曲。在此演出之中,首先放送黑人民权斗士马丁路德金恩多场演讲结合的声音纪录,以清楚且明确的展示这场演出是为了替黑人权益发声。

在画面呈现之上,其以后方喷射火焰,以水倒满舞台,创造出水火强烈的冲突感。在演出前便以视觉感受将现场情绪压缩,辅以舞者身上类似非洲传统图腾的白色线条妆容,更将此时此刻与过往殖民者口中的黑暗大陆产生连结,表演者将自我置身于弘远巨大的生命摇篮之中。舞台上的水,同样也建立了一孕育生命之意象。

女孩到女王的蜕变

我们回到主角碧昂丝之上。碧昂丝的歌唱生涯,一路从天命真女(Destiny's Child)时期的性感邻家女孩,到单飞后逐渐树立其─野性、自信、充满霸气的“女王”风格,而进而成为美国文化的重要符码—— Queen Bey。

作为一承继黑人流行音乐演变的女歌手,除了尝试过几种嘻哈场域中常见的黑人女性形象塑造─邻家女孩、性感尤物等形象。在 2011 年推出〈Run the World(Girls)〉单曲之后,碧昂丝也主动地替自己添加“女性主义者”的另一身分,开始屡屡于歌曲中鼓吹女性独立自主,不为男性所控制,并进而去争夺自身应有的权益。同样地,她也有意识地于诸多表演之中,增加全女性编制的舞团,以刚猛强悍取代大众预设的性感俏丽,以话语和行动上倡议“女力”。(推荐阅读:诚实面对自己是谁!蔡依林、碧昂丝、艾玛华森谈女性主义

 

以概念专辑《Lemonade》重新诠释自我

而在碧昂丝 2016 年横空出世的《Lemonade》专辑,她更将关注视野提高,从原先既有的女性议题,吸纳 2014 年以来日益剧烈高涨的非裔美国人权益并将其整合,发行此张极具政治性意涵的概念专辑。

《Lemonade》中首先披露的单曲〈Formation〉,无论从视觉上将碧昂丝化身为黑人贵族,或是在影像中出现马丁路德金恩的照片,亦者充满野性力量美的舞蹈…除了将碧昂丝的个人风格重现,也同样以黑人权益问题挑战其广大的白人听众。在歌词中她反覆吟咏:

My daddy Alabama, Momma Louisiana
You mix that negro with that Creole make a Texas bama
I like my baby heir with baby hair and afros
I like my negro nose with Jackson Five nostrils


图片来源

运用阿拉巴马和路易斯安那两以黑人为主要人口基础的州,强调自身黑人出身。并自豪于黑人独有的五官和爆炸头。如此强烈的自我认同宣告,作为美国文化输出重要象征的碧昂丝,也引发各界(由白人所掌控的大众传媒)哗然。脱口秀节目《Saturday Night Live》也拍了一段〈The Day Beyoncé Turned Black〉的恶搞影片,嘲笑白人对于碧昂丝新歌〈Formation〉中对"Black Lives Matter"运动表示支持的过度反应。白人发现碧昂丝“变黑”了,一代流行女王竟然是黑人!这完全无法让人接受!(注1)

对“漂白”的意识反抗

《Lemonade》同时也是张影音专辑,里头包含了一部长达一小时的一是电影,分成十一个段落,分别探讨直觉(Intuition)、否认(Denial)、愤怒(Anger)、冷漠(Apathy)、空虚(Emptiness)、承担责任(Accountability)、革新(Reformation)、宽恕(Forgiveness)、复兴(Resurrection)、希望(Hope),以及救赎(Redemption)。

以各个面向从家庭中的感情,一路向外扩张探讨到黑人国族意识、文化复兴。(注2)对于一美国流行音乐指标,在个人专辑中穿插运用美国南方巫毒宗教的神祕主义、非裔未来乌托邦主义(utopia Afrofuturism)、性别议题,以及时事性的种族冲突,可谓极为大胆,而对其大众形象也有一定的危险性。

在此我们不难理解,此文中出现的“大众”一词,指涉的为美国最重要的消费主力——白人男性中产阶级。在碧昂丝有此破格挑战之前,他们可以其资本消费能力想像,碧昂丝是一个白人,并表现得像一个白人。

 

不只是个女人,且是个女战士

碧昂丝所欲翻转的,乃是一对黑人女性的既定期待。她并不满足于作为欲望投射的客体,或是黑人国族主义下孕育战士的母职想像。黑人在大众传媒的形象塑造上,往往被设定为原始、野蛮、性欲旺盛的(一不文明的自然状态)换言之,男性是雄壮、阳具巨大、性能力强大的。女性则是身材窈窕、去主体性的性遐想物件。

黑人国族主义欲对抗外在压迫和歧视,为建构自身更为坚实的文化,便转而极度崇阳,以完成其强大的社群(家庭)想像,使得黑人社群相对漠视女性权益。这也同时隐含出黑人女性面对种族压迫的战斗方式期待,乃是在家繁衍后代,创造更加壮盛的黑人群体。

但碧昂丝歌唱和舞蹈间的爆发力,某种程度上也展示了她作为黑人女性的能动性(agency)。碧昂丝告诉大家,她自己就是一名战士。并不同于过往民权运动时期黑人女性被视为理所当然且被忽略的再生产,她把家庭和族群同时呈现于台面,重塑当代黑人议题的困境,并以一名黑人女性、一名母亲、一名社会名流的身分提供解答。更重要的是,她也为黑人女性重新树立典范——能在第一线战斗的黑人女战士。


(Photo: Paras Griffin/BET/Getty Images for BET)

同时翻转种族和性别的双重压迫

诚如已故的黑人民权斗士 Malcom X 所言:“在美国最不受尊重的就是黑人女性。”而碧昂丝于《Lemonade》专辑中所做的尝试,即是试图颠覆家父长意识并取消其结构形式,只留下一强烈的母系指引,重新定义黑人女性在其族裔中的身分定位,以及呼吁自我觉醒。由小至大、从个人、家庭、到国族的生命叙事,充盈了碧昂丝的个人形象再造,她冒着不再是“美国的碧昂丝”的可能,回头拥抱黑色血脉,变回了“黑人的碧昂丝”。并和所有被压迫且不公平对待的弱势群体站在同一阵线,以其歌曲提供挑战体制之希冀。(延伸阅读:从邻家女孩到打不倒的女战神!Beyoncé 的女性主义进化之路

黑人女性同时面对种族和性别的双重压迫,面对此困境,碧昂丝的“黑人女战士”形象尤其重要。作为流行巨星于媒体第一线,和黑人男性们一同大力疾呼社群认同,但其母亲身分却又不失温柔召唤,弥补前者性别眼界上的局限,亦可鼓舞女性团结自主,并将其政经弱势带入讨论视野。换言之,“黑人女战士”的当代意义乃在于其有效地颠覆种族和性别上的既有困境,同时以双重的身分在黑人社群中进行双重的对抗:对外捍卫种族自由;对内则倡导女性培力。

当然也有相对激进的黑人民权人士或女性主义者会指控说,碧昂丝很聪明地亦者相当狡猾地操作与玩弄黑人权益和性别议题上的话题性、政治正确性。但我们无可否认的是,已为美国大众文化符码的碧昂丝,其所为之影响力可谓相当深远,且极具号召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