Qandeel Baloch,一名巴基斯坦网路红人陈尸在自己的家中,凶手是她的亲哥哥,他说这个女人败坏家风,死有余辜。Qandeel 生前在民风保守的巴基斯坦推广女性主义,许多保守派视她为眼中钉,这次,不只是一个女性主义者的死去,伤痛召唤我们世界的母亲女儿,你们都该活在一个更好的时代。(同场加映:

16 日凌晨,在巴基斯坦的木尔坦一间民宅,男子发现自己的女儿陈尸在家中。女孩 25 岁,是巴基斯坦社群媒体红人,她在脸书有超过 76 万的追踪者,经常顶着最时髦的妆发、鲜艳的口红、直播自己的脱衣舞秀,在民风保守的巴基斯坦,她轻浮而格格不入,她是 Qandeel Baloch,死亡在理应让自己感到安心的家中,不是民宅抢劫、也非黑特谋杀,她活活被自己亲哥哥的那双手勒死。

“我一点也不后悔,杀她是因为她有辱家族名声”

Qandeel 的哥哥是这么说的,这是荣誉处决(honour killings)。在少数伊斯兰国家,荣誉杀人是一种为家族洗门风的仪式,多数凶手为家庭成员里的男性,可能一人甚至联合,以清理门户、维护名声为由杀害家中女性成员。

联合国人口基金会估计,每年在世界各地发生的荣誉处决事件高达 5,000 件,在巴基斯坦则平均每年超过1,000 名妇女。刀口下的女性特质可能有以下:失贞、不检点、被强奸、通奸、轻浮、打扮时髦、拒绝与父母指定的人结婚、离婚....等。

“Qandeel  死了,真是一则好消息。”巴基斯坦保守派的人士,对相信自由主义、视 Qandeel 为解放符号的人们说。

一个女性主义者的死去:身为女人我不抱歉

事实上,这样的伤痛不曾止血。今年五月,巴基斯坦马科尔村一位少女因帮助朋友私奔,被一群男人活活烧死在车厢;今年七月初,一位巴基斯坦母亲,双手紧掐小女儿莉娜的喉咙,直到她几乎断气再用煤油烧毁尸体,罪名是她想嫁给自己的青梅竹马。

在年平均一千人死于“荣誉处决”的数字中,我们知道的只是微乎其微的,平均每日,都有三个女孩,因为他们想要自由恋爱、身体自主、想要穿点漂亮衣服,甚至因为她们被强奸而死亡。(同场加映:

我们还要失去多少个女儿,才能换来自由?

“身而为人,我很抱歉。”太宰治留给文学的疼,在这些女孩身上尤其。

Qandeel 的不抱歉显得可耻,她被视为妖女,因为她大胆向名人示爱、她鼓励女孩抵抗巴基斯坦的传统恶习,她说女孩无需抱歉,我们必须站出来。Qandeel  试图更理所当然地活着,她曾在社群发表

“作为一个女性我们必须为自己站出来,作为一个女性我们必须为其他人站出来,作为一个女性我们必须为正义站出来。我是一个当代女性主义者,我深信平等,我不需要活成女人该有的样子,我不需要迁就社会利益标签自己。我就是一个女人,有自由的思想、自由的心胸,我深深喜欢我想成为的样子。”

“As a women we must stand up for ourselves,as a women we must stand up for each other...As a women we must stand up for justice. I believe I am a modern day feminist. I believe in equality. I need not to choose what type of women should be. I don't think there is any need to label ourselves just for sake of society. I am just a women with free thoughts free mindset and I LOVE THE WAY I AM. :)”

在被杀的前一个早晨,她在社群媒体留下最后一段话,这句话,给身在相对自由、也对社会抱持更多性别期待的每一个人,给承载巨大伤痛的女儿们。无论你是谁,如果你对 Qandeel Baloch 的死去感到不值,请你不要停止愤怒,用行动开始改变。(推荐阅读:

“不论我被击垮多少次,我都会卷土重来,因为我就是战士。致那些被社会宰割的女人,我会持续实践的我承诺,我也知道,你会继续保持你的恨意。”

活下来的人,请记得 Qandeel Baloch 对封建父权的撒野。这世界还有多少恶意,我们先懂恨,理解身上的痛痒与应得的自由,就能爱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