也许,我们都有过等待一个人的时光,那些痴痴不舍放去的时间,回头过来才笑自己无法看清。但却还是总在一次又一次的感情中,一再用相同的心态,愿意,愿意给,相信对方总会有改变。虽然成全了爱情,却辜负了自己。(同场加映:

无论是分手、告白失败、或是发现终究在暧昧中徘徊,总难割舍这一切时,便会退而求其次的将关系降为类似朋友的关系,只因还在这一切游走,甚至说在次等的关系里等待任何一丝可能。关系永远是两个人的事,不管怎样的形式存在,互动之间便是摩擦,而会不会生热甚至走火,一切都不是任何人可以完全把握的,它是模糊与暧昧的。(同场加映:

只是当我们已经掌握自爱时,还是有可能在不自觉中被消耗一切成了行尸走肉,那也许就是因为:

“这一切尚未结束之前,我都在心上替你留了一个空间,随时好让你进驻。”

不留的感情永远是昙花,只是有多少人为了这一现倾国倾城般的付出,直到这一切成了一段空城曲,心最后被掏空成壳一点也不剩。如果说要为这一切要找个适当的字眼来说,那也许便是侥幸。侥幸着有你成为我生活的一部分,侥幸着命运依旧没有将我们斩断,侥幸于我依然是爱你,而你并没有。(推荐阅读:

人是会苟且的,尤其是在爱情上特别明显,因为那是一段真实的体悟,而结束的不清楚或是不干净,便会让人想苟且着这爱情度日,在自己的世界里衍生不断的可能,去盼望它总有天会发生。这并不无可能,但能真正在这中间最后有所收获的,真为极少数。

“而少数永远都是让所有人向往的神话,于是开始相濡以沫,但我们依旧是人。”

就一般观念来说神是对众生一概平等的慈悲,而人是七情六欲的存在,我们会有爱恨情仇,圣人顶多只能做到原谅与宽恕,然后停止这一切的关系,但我们一般云云之众,去计较所有的付出与收获是正常的现象,现象便是因为无法将预留关系这件事剔除的尽善尽美而产生,当这一切都既定成云烟时。(推荐阅读:

爱并非崇拜与向往,而是一场实质的过程,而过程中就是一场无法预测的流程,有人享受着这一切不在乎失去与得到,有人追求这一切在乎承诺与厮守,也于是爱情终究无法被单人所把握。

“在没有把握的时候,千万不要轻易地做出退让自己仅剩的爱,去寻求那不可抗的未来。”

很多时候并非心死,从来都只是我们不愿意去面对关系仅此,或是即将结束,于是优柔寡断也好、被无限上纲也好、只要对方还能够存在于我们的生活里,一切都还能说好。接着不断的消耗自己即将凋零的爱,而对方正因为这一切还在享受着那部分我们有义务保护好的爱。

其实归来归去便是人心难以看清,但自己的心只有自己能看清,只是刚好因为一场爱情的幻觉蒙蔽了双眼,混淆了自我判断能力,还有心的配置与距离。才好让那些享乐于他人奉献爱情的混帐在一段又一段的关系中饱足心囊,那也是因为他们从不给别人预留空间。(推荐阅读:

而在意识到原来总会有这些人出现之后,我们应该做的便是对自己狠一点,尝试着将所有联系断绝,把预留的空间回归自己体内,让对方没有继续介入的余地,因为我们是如此容易动摇,所以只好先从对自己残忍做起,而那些便会成为一段过去式,我们的心紧紧地与自己系牢,不再被肤浅的人所诱惑解套。

“预留的空间是给真心爱着彼此的人们互相成长的一隅忍让之地,并非是在模糊不清的关系里,就轻易的将这些全数相让,在爱没有把握之前。”

在回归所有正常爱的过程之后,我们终将会蜕变为更完整的存在,因为我们学会了不再为讨好爱情而乞怜自己,选择奉献这些好让自身变的愈向坦荡,甚至能够真心祝福自己总会遇到对的人。(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