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的双周主题第一波:【孕事专题】,希望从各个层面理解怀孕与女体的关系。我们将讨论代理孕母、小妈妈困境、新移民怀孕劳动与领养议题。不只一次对抗“女人怀胎才完整”教条的珍妮佛安妮斯顿,投书赫芬顿邮报讨论怀孕议题,她说别再盯着我的肚子看了。(同场加映:

当女人的肚皮长年成为媒体追逐的目光,媒体造神一个又一个母亲,贴上“妈妈是超人”的标签,让她一肩揽起生养育三合一的责任,累坏了背后一个又一个女人。珍妮佛安妮斯顿,替女人们集体出了口气。(推荐阅读:

珍妮佛安妮斯顿于 12 日投书赫芬顿邮报,写下自己的心路历程,郑重声明自己没有怀孕,请媒体不要再守候家门干扰她的私生活,更重要的是,不要反覆用婚姻状态或怀孕状态来衡量一个女人。(同场加映:

“让我先从旁人口中那些根本不曾存在的流言蜚语开始。我不喜欢浪费力气在堆叠谎言,但我渴望参与已经开始并且持续进行中的热烈讨论。我没有使用社群媒体的习惯,所以我决定投书给赫芬顿邮报。

让我先声明,我没有怀孕!我受够了别人说我到底是什么。我受够了那些伪装成“日常报导”、“快讯”或是“名人新闻”的监视、隐私刺探与身体羞辱(body Shaming)。每天早上,我和老公总是被成群尖锐的摄影记者骚扰,他们守候在我家门外,竭尽所能地拍到任何他们想要的照片,丝毫不担心这会妨碍到我们甚至我们可怜邻居的生活。先不深究公共安全的问题,我想深谈一下诸如此类八卦小报对我们生活的影响。

如果我对于那些摄影记者而言,意味着某些“象征”,那么也正反映了我们的社会,如何看待一个母亲,一个女儿,一个姐妹,一个太太,一个女性友人与一个女性同事。女人经常面对的身体物化与刺探既不合理又让人困扰。

媒体再现我的方式,也反映了媒体如何看待一个女人,女人被以扭曲的美丽标准衡量着。有时候文化标准需要全然不同的角度,我们才能尊重每个人的真实样貌——才能扭转目前所有人都深受困扰的文化潜规则。(推荐阅读:

世界各处的小女孩都在这样的文化潜规则下长大。媒体乘载着讯息:女人要纤瘦才算美;女人要不是超级模特儿,不然就得是杂志封面的女演员,别人才会关注你。小女孩们怀抱着这样的认知长成一个女人。

那些惊爆的名人新闻更加深了对女性的样板刻画,镁光灯关注着她的外表与身体,日夜追踪着:她是不是怀孕了?她是不是吃得太多?她是不是没有在控制体重?她的婚姻是否触礁,因为她在镜头上看来身材走样?(推荐阅读:

我曾经告诉自己,不要太严肃以对八卦小报,八卦小报给予的不过就是人们能够暂时从烦闷生活分心的肥皂剧式连载。但我近期已经无法说服自己了,因为我已经忍受了太久,而媒体捕捉我的方法,反映了人们“计算”女性价值的歪斜方式。

尤其是过去这一个月,我深刻感觉到,人们总是用女人的婚姻与怀胎状态来衡量她的价值。

多数关于我是否怀胎的猜测报导都指向了同一个讯息:一个没有生孩子的女人,是不完整的、不成功的、不快乐的,她肯定拥有一段不顺利的婚姻。说真的,除了关于我私生活反覆而无聊的报导之外,新闻能关注的实在太多太多了。

这是为什么我觉得自己必须说出口:女人是完整的,无论他有没有伴侣,无论他有没有个孩子。关于我们的身体,始终该是我们自己的决定,我们该能为自己决定何者为美。(推荐专题:女人,你可以定义自己的美

让我们为自己做这个决定,也让未来的女孩能活在一个更自由决定的世界。让我们更有意识地做决定,远离八卦小报的噪音。女人不需要结婚或是成为母亲才是“完整”的。每一个人都能为自己决定想过什么样的“从此以后幸福快乐”生活。

我已经受够成全那样子贬低女人的论述。是的,或许真有一天,我可能成为一个母亲,而当那一天到来,我会第一个让你们知道。而若我终有一日成为一个母亲,不是因为我想要“完整”,一如名人新闻持续让人们相信的一样。(推荐阅读:

我痛恨那些让人们讨厌自己身体的报导,以奇怪的角度偷拍到我吃完一个汉堡,并且打上“怀孕”还是“变胖”的大字。更别说那些朋友、同事、陌生人纷纷来“恭贺我终于怀孕”的古怪时刻。(而且一天还好几次,我都不知道怎么回应。)

这几年的经验,我已经明白了八卦小报的运作机制,无论涉及他人隐私或是危险,他们都不会轻易改变,至少不会发生在这几年。我们改变不了八卦小报,但我们能改变自己的觉察能力,我们能改变我们对于藏在无害故事下有毒讯息的反应,不让他们捏塑我们究竟是什么样的人。

我们能决定要不要接受社会提供的既有讯息,而或许终有一天,八卦小报会因而被迫用另一个角度,更人性化的视角观察这个世界,因为人们再也不吃这一套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