作者朱家安指出家父长主义有好坏之分,总认为“为了别人好”,试图把别人生活“导向正轨”的人可能不是为了某些人好,而是用自身经验压迫别人。

  

护家盟的外部性

在经济学上,“外部性”粗略来讲指的是把成本转嫁给别人而没有付出相应的好处。例如,工厂老板虽然有付钱买土地、机器和工时,却没有付钱买排放废气的权利,那我们就可以说这个工厂为附近会被废气影响的社群带来外部性。换个方式,你可以说老板占附近居民的便宜:他降低别人的生活品质和健康,来提高自己的收入。(同场加映:

这种负面的外部性,也许可以类比到人生观的讨论里。

理想上,每个人有权利选自己想过的生活,别人选择怎样的生活,和我无关,反之亦然。例如说,我每天花很多时间思考哲学,我的这个生活选择,不会为你带来损失。而哲学思考为我带来的乐趣,也不会因为你选择过工程师、声乐家或小说家的人生,而稍有减损。我们可以说,这些价值观都没有明显的外部性。

然而,并不是所有生命价值的选择都如此无害。前面我们讨论到“每年要杀一个婴儿,才认为自己的日子踏实的人”,这种人的人生意义的外部性就超级大,大到社会不可能允许。如果你觉得这种人生选择未免太扯,想想纳粹。

相较于几乎没有外部性的无害生命价值观,以及具备巨大外部性的危险生命价值观,有一些生命价值观处于中间。这类生命价值观不会偏激到建议人们杀人,但依然具备令人困扰的外部性,因为它们在生命的某个面相上主张价值的绝对主义,认为除了它的信仰者之外,其他人的生活方式都是错误的。比较下面这几组访问,你可以看出差异和光谱:(同场加映:

Q:你觉得什么样的生活值得当作人生志业?

A:研究没用但有趣的哲学问题。

Q:如果有人对哲学没兴趣,你是否认为那是生命的缺憾?

A:还好吧?

 

Q:你觉得什么样的生活值得当作人生志业?

B:研究经典,推广教育,让高墙倒下。

Q:如果有人常常看漫画,你是否认为那是生命的缺憾?(同场加映:

B:当然。

 

Q:你觉得什么样的生活值得当作人生志业?

C:爱你的邻居,荣耀上帝。

Q:如果有人跟和自己同性别的人做爱,你是否认为那是生命的缺憾?

C:那种生活方式是错的,对自己和对别人都不尊重。

最后面这类生命价值观的外部性没有像纳粹那样生死攸关,但至少也达到骚扰的程度,并且可能有歧视的嫌疑。你可以看得出来,这种倾向是基于人生观上的绝对主义,认为美好人生有固定规则。

相对于嬉皮主张“只要不干扰别人,我高兴就好”,这种人的态度是“生命当然不是你高兴就好,而我必须让你知道这件事”。对一些反同性婚姻的人来说,以下这些行动,都算是“让那些倾向于选择同性恋人生的人知道生命不是你高兴就好”计画的一部分:

● 在公车上跟小孩说不可以学那对男生搂搂抱抱。(同场加映:

● 上节目主张同性恋不自然。

● 抗议台北市府办的仪式性同性婚礼。

然而,至少在我看来,这些行为都是对同志的歧视。护家盟自己就是台湾歧视同志氛围的一部分,我们可以说,若同志在台湾的幸福指数或各项生活品质真的略低于异性恋,那护家盟的行动难辞其咎。

好的跟坏的家父长主义

若同志在台湾过得不好,部分原因可能是那些认为同志生活不值得过的反同人士外溢的外部性。那些人之所以有外部性,则是因为他们的人生观有点霸道:认为自己知道怎样才算是一个美好的人生,并且认为别人也要接受这些看法。他们并不是出于自私的理由指导别人的生活,完全相反,他们非常相信自己是“为了别人好”,才试图把别人的生活“导向正轨”。这种行为倾向的问题并不是自私,而是他是不好的那种家父长主义(Paternalism)。

家父长主义指的是那种出于“为了别人好”的考虑而干预别人的行为。家父长主义不见得都不好,因为我们有时候确实不知道对自己来说怎样比较好,或者虽然知道,但基于软弱或受到其他诱惑而不想照做。基于这些考量,你或许可以接受学校以学分或毕业证书胁迫你必须准时起床去上课,或者政府以罚金威胁来增加你戴安全帽的动机。

在上面那些例子里我们可以接受家父长主义,是因为我们都可以认同家父长主义的举措是在协助我们完成我们“真正想做的事情”,即便没有学分和罚金的威吓,你也可以想像,若你身边随时都有一个了解你的需要并照着提出建议的智者,你们可能会有这样的对话:

智者:起床溜,今天早八工数喔。

你:呜呵……还想睡……

智者:现在是七点,可以理解你有想睡觉的欲望。但是你觉得冒着赶不上进度的危险而继续睡觉,划得来吗?毕竟对你将来可能的工作而言,工程数学应该满重要的。

你: QQ (起床

智者:出去玩要戴安全帽喔!

你:很热唉,而且这样头发会扁。

智者:可以理解你觉得那样不舒服又不方便。但是你觉得冒着增加车祸致死率的危险,去换取十几分钟的凉爽和“不用重新整理头发”的方便,划得来吗?

你:你闭嘴(戴

好的家父长主义,是真的知道什么对你比较好的家父长主义,如果上面那些对话让你感到温馨,下面这段应该不会有这种效果,假设你是同性恋:

别人:去找一个异性恋爱吧,没有人应该过同性恋的生活,两个性别相同的人相爱,太不正常了。(推荐阅读:

你:可是我就是喜欢同性啊……

别人:可以理解你就是喜欢同性。但是你觉得以不正常的生活为代价去追求同性爱,这划得来吗?

你:为什么划不来?而且我也不觉得这样不正常啊,都你在讲。

或许给我够多时间,我可以说服你相信自己应该要起床去上课、应该要戴安全帽,但如果你是同性恋,我可能无法说服你放弃目前的生活,但那不见得是你不理性,而是对于“怎样算是为你好”,我完全判断错误。

若同性恋真的过得比较差,护家盟需要负起部分责任

考虑到反对同性婚姻的人外溢的外部性,同性恋在台湾的处境,有时候更类似于下面这样的对话:

别人:同性恋本来就不正常啊,正常人都是喜欢异性的。好啦,如果你觉得这样没什么说服力,那你至少应该考虑一件事情—在这个社会,同性恋是被歧视的,做很多事情都不方便,还会遭受异样眼光,所以为了避免歧视之苦,你有理由脱离同性恋的生活。

你:你的意思是说,因为这个社会上有你这样歧视同志的人,所以我不该当同志?(同场加映:

虽然反对同性婚姻的人可能没有察觉,但事情到了这个地步,在结构上已经类似于恐吓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