卫生棉涨价将导致女性生活开销上升,对部分经济状况较差的女性更是一大负担。女性若没有卫生棉替换,很可能导致私处感染。你是否想过,为甚么卫生棉是基本的生活物品,却无法在公厕像卫生纸般容易取得?又为甚么,总是要用“那个”代称“月经”?又为甚么,卫生棉要用袋子装着才能拿在手上?面对这些不合理,我们需要更瞭解自己的身体,才可以为自己发声。(同场加映:告别被历史弄脏的经血:《Lady's 尖头们》上空革命

韩国女生为抗议卫生棉价格暴涨,7月3日在韩国首尔仁寺洞街道上贴满了用颜料染红的卫生棉表达不满。这起抗议导火线来自韩国的卫生棉厂商“柳韩金百利”(Yuhan-Kimberly) 从 6 月起将卫生棉价格提高 20%,让原本就不便宜的女性生活必需品变得更加昂贵。 

发起活动的女网友在社群网站上表示,台湾跟丹麦一片卫生棉约台币 4 元、美国跟日本约 5 元、法国约 6 元,但韩国却高达 9 元,韩国的卫生棉价格明显比台湾、日本、法国、丹麦等国家高出 1.5 至 2 倍,怀疑厂商藉此牟取暴利。且韩国从 2010 年到 2015 年期间消费者物价指数 (CPI) 仅提高 9.81%,但卫生棉价格却涨了 24.59%,有低收入户家庭的女性表示自己根本买不起卫生棉。

 
资料参考、图片来源:京乡新闻

用颜料代替经血发动抗议,是有碍观瞻的行为吗?

“古希腊时代,堪称人类文明的开拓时代,就有所谓的‘母神崇拜’。从维纳斯女神像的创造开始,母神就以压倒性的力量闯进这个世界。为甚么女性会从文明的一开始就取得这么高的地位?原因之一就是女性那与月亮周期相关的月经,以及那神秘又不会致命,却无法治愈的排经。”──摘录自《女人的世界史》。


《女人的世界史》作者:罗莎琳 · 迈尔斯

虽然月经曾有这样神圣的地位,但随着社会的变迁,从母系社会到父系社会,男性掌权之后,女性的社会地位不断下跌,经血也逐渐被视为不吉祥的象征,变成有害的污秽物,形成对月经的避讳。

月经自父系社会开始以来被视为污秽不洁的象征,这一点或许要溯源至人类学的相关研究。在东方社会导致的结果是,经期来潮的女性被禁止参与很多事,包括祭祀和去寺庙拜拜,因为她们身上是“不干净”的,会亵渎神佛。此外,还要避免接近有身孕的妇女,因为身上带血的缘故,会让对方接触血光,而惊动胎气。

当然,经血这么“肮脏污秽”的东西更不可以接触男性。汉代的求子医方和房中术都建议男性不要跟月经未净的女性交合,否则非但生不出优良的后代,还会伤害自己的身体。明代着有《本草纲目》医学家李时珍则认为月经会戕害男性的阳气,所以男女在经期来潮期间不只不应行房事,甚至应该分房睡。种种来自古人对月经的不了解而产生的污名,直至自称开放的现代仍可见到踪迹。(同场加映:月经来潮行房好处多?

记得第一次月经来潮那天,妈妈告诉我:“从现在开始,你要更照顾、更保护自己的身体,‘那个’来了,就代表你可以生小孩,代表你要进入青春期了。”因为妈妈称“月经来”为“那个来”,所以我也都这样跟着妈妈说,且跟我同龄的女同学也都这么说,于是更加强了我对月经的形象,就是“隐晦的”、“秘密的”、“说出来会让人不好意思的”。但随着年龄增长,知识也开始一点点增加,我开始思考:为甚么月经来我不能光明正大的说?这不是毎个女生都会有的吗?同场加映:辅大性侵案反思:为何“保护自己”成了性侵犯的护身符?

或许我们女性害怕说出来的从来不是“月经”这两个字,而是害怕说出来之后,得到的是父权思维下的鄙视眼光。国中的时候,每当月经来潮,即使厕所就在自己教室的隔壁,我还是坚持要把卫生棉装在“美观的袋子”里,或者是藏在口袋里,才敢大大方方地走进去。曾经,有男同学不小心看到其他女同学的卫生棉,立刻露出嫌恶的眼神说:“恶~~东西收好啦,那很脏唉!”那时候的我也认同卫生棉应该要藏好的想法,却不理解为甚么卫生棉很脏?那甚至是一块全新、未使用过的卫生棉啊。


被藏起来的“月经”,你我都曾经不敢正视的“那个”。

这样的疑问,延续到了这次韩国女生发起的抗议活动:为甚么将卫生棉染上红色颜料示意,就会被认为“有碍观瞻”?其实月经本身并不可怕,这是一个让人类生命不断繁衍的自然生理现象。从女生子宫内留出的“经血”并不是脏的血,是从身体内部、随着多于组织留出来的“干净血液”,让我们觉得脏的,从来都不是经血,更不是卫生棉,而是来自我们对女性身体的不了解,还有一直没有完全消除的“月经污名”(同场加映:【性别讲古】从污秽武器到健康生理期!古人也想要有一瓶的 Me Time)。

月经不该是女人额外的税

曾经被古人认为如此神秘、令人敬畏的月经,到了现代,为了让女性在月经来潮时更舒服,而出现了“卫生棉”。卫生棉让女性的生活更舒适后,渐渐变成女性日常生活中的必要开销。但是,在 2015 年,在马来西亚贩售的卫生棉价格因为消费税而涨价,引起民众不满;今年 7 月 5 日,又发生韩国卫生棉厂商宣布涨价,将导致部分女性负担不起。甚至,联合国儿童基金会表示:十分之一的非洲女孩会在月经期间跳过学校课程,因为这些女孩在月经期间无法在学校获得安全的生理用品,进而导致部分女孩因为缺课而被退学。

身为一个女性,打从呱呱坠地那一刻起,就注定这辈子要比男性多花一笔“卫生棉费”。也许这笔费用没有非常庞大,却也着实影响着每一位女性的生活开销。对于收入较低,甚至没有收入的女性来说,更是一样奢侈的生活必需品。在台湾,就曾有一对母女为了省钱,在月经来潮时一天只使用 2 片卫生棉,导致私密处感染湿疹,不得不就医。这样的事件不会是个案,也足以让我们思考:为甚么如此基本的生活必需品,会变成一种“要省下来”的奢侈花费?(同场加映:每个女人都要学的亲密课:私密处保养

因为卫生纸是人如厕后的生活必需品,所以大部分的公共厕所都会提供。甚至,有些餐厅厕所除了提供使用者卫生纸,也会放一些卫生棉提供女性使用者──而这样的举动,会被大众认为是“贴心”。

但是,换个角度再想想:女性对卫生棉的需求,就如同所有人上完大号后对卫生纸的需求是一样的。我们把公厕提供卫生纸视为理所当然,却把公厕提供卫生棉当作“额外的贴心”,我想,也许是这个世界尚未完全接受“卫生棉是女性的日常生活必需品”这个概念。当这个世界接受了这个概念,并内化为自身的价值观,我们才会真正将月经去污名化。

除了卫生棉,你还有更多选择

看完了上面的论述,你是不是也开始思考,更容易在公共场合取得卫生棉,对于月经的去污名化的重要性了呢?

卫生棉在台湾非常普遍,因为它更换方便,且不属于侵入性用品,对台湾的生理女性来说,接受度相当的高。但卫生棉的缺点就是容易感到闷热,在睡觉、运动时又有侧漏的担忧。觉得对卫生棉的使用上有困扰吗?其实,除了卫生棉,你还有更多选择。

解决经血的流出是女性一生都必须面对的问题,除了要求政府管理厂商哄抬卫生棉价格之外,女性其实也有其他选择,可以让自己的经期更加舒适。但这并不表示,我们只要选择卫生棉以外的商品,就可以让这个世界对月经的态度更加友善。最大的期望,除了希望所有女性可以更了解自己的身体,更希望除了看过此文章的你跟我,全世界的人都可以用更健康的心态去看待月经的到来。(同场加映:是谁要的“干净”?青春期,被遗忘的感官记忆

这次由韩国女生发起的卫生棉抗议活动,藉由染上红颜料的卫生棉引起社会大众的注意。除了让大众明白他们不满与诉求之外,也象征了一种进步:月经对女性来说不再是不能启齿的“私事”,而是再平常不过的生理现象──容易购买的生理需求品变成开销负担时,出来抗议是必须的。

月经从来都不该是被“避免”提起的词汇,亲爱的大女孩、小女孩,我们都要更珍惜自己的月经,月经是孕育人类生命的重要循环,也是一份专属成熟生理女性的礼物。这样特别的礼物,绝对值得你大大方方地与他人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