热门的【女人迷X海苔熊为你点歌】单元,每周三晚上七点,在女人迷准时为你放歌!踮起脚尖的大仁哥,也可能曾经是别人的又青姊。也许在青春期的开始、中途、尾声都各曾有过一个人陪着我们走过。随着升学,工作之类的环境转换,我们和他们渐渐不再联络,有过的暧昧与交会时的光亮,也黯淡下去。直到某天,一场猛然的相遇,那些情感背后的复杂心情、前尘风景,已经不是三两句话可以说得完了。(同场加映:

亲爱的海苔熊:

我是心理系的学生,你带给我很多新的视野,让我能开始从不同层面上思考所学所得!女人迷的也文章总是陪伴着我渡过不同的“moment”,有你们的文字,陪伴着走过人生中不同的风景,让我感觉到自己,并不孤单。

身边有看过“我可能不会爱你”的朋友们,都爱戏称我为又青姐,当然与长相无关(笑)。我的个性,就像是戏里的程又青典型的“强势”、“难搞”、“有原则”、“不服输”等等,与温柔体贴、柔弱可爱,大概是相隔一辈子都到达不了的距离吧!(推荐阅读:

“想踮起脚尖找寻爱 远远的存在 我来不及 说声嗨 影子就从人海晕开”

高中的时候,我也经历过非常类似的事情,只是身旁的“大仁哥”最终还是有缘无份。这首歌的歌词总能让我想到那段青春专属的傻劲,懵懂的年月里模糊不清的感情,直到今天还是我手机铃声喔(笑)。

“才踮起脚尖的期待 只怕被亏待  我勾不着还 微笑忍耐  等你回过头来”

过了这些日子,觉得人生好有趣,曾经当过别人的“又青姐”的我,后来却也也饰演了另一个他的“大仁哥” ,想爱却又不敢爱。回首看来 就像是同一个剧本重复上演,只是角色、人物、时间的改变。当我再次回味这首歌,心里还是五味杂陈,有那么一点后悔、一点轻狂、一点舍不得、却又有点甜蜜,但相较于以往,多了点释怀和坦然。

现在的我,更确定自己要的是什么 也接受了自己本来的坚强性格。无法成为“又青妹妹”也无妨,再也不在“拥有”和“失去”之间纠结忐忑,再也不勉强自己,去放下心里的那位“好朋友”。在我还没准备好重新出发,投入新的感情之前,我想先好好的过好自己的生活,体会和感受每一天的事物,无论好坏。(同场加映:

也希望下个他,能拥有更好的我,风景依旧,但踮起脚尖,就能看到不同色彩的天空。

—克里斯(点播日期2016/2/26,22:57)

 

克里斯你好:

谢谢你跟大家分享你的故事,我也想跟你分享一个我自己的故事。

麦当劳女孩

那年,她坐在我的右手边,因为我很爱吃麦当劳的香鸡堡,她家楼下刚好是麦当劳,就说好每天帮我带早餐。有的时候,我们也会一起搭车去补习,我一直觉得她不会是我的菜,因为她每次补习都在打混,也不喜欢念书,而我最讨厌的就是不认真的人。我总是跟她说,多少也念一点,不然联考将近,考不好就要吃土了。她说好,但每次去补习,总是趴在桌上睡觉。

而当年屁孩的我也没有过问,为什么她早餐总是只吃我套餐的薯条,配白开水,还一直笑她吃薯条会变胖子。直到国中毕业之后,她考上了宜兰的一所私立高职的夜间部,两人生活落差大,也渐渐没了交集。

但每次,经过她家楼下的麦当劳,都会想到她把我薯条抢去吃的光景。

“其实我国一开始就在夜市帮朋友摆摊,卖发饰手机吊饰之类的。”直到成年后的某天我又去那家卖当劳吃东西,和她偶然相遇,她才跟我说麦当劳楼上那并不是她家,而是“别人家”。爸妈离婚后就把她一个人丢给姑姑照顾,但姑姑脾气不好,常常会跟她说:“你又不是我们家的人!”、“书读那么烂,丢我们家的脸”于是她下定决心不读书,烂到底,然后赶快上高职去工作赚钱,早点脱离这个“别人家”。

“等待 的时空 有点重 重得时针走不动  无影踪 他始终 不曾降临生命中  我好想懂 谁放我手心里捧   幸福啊 依然长长的人龙”

“其实那时我有喜欢你,但我总是跟自己说‘不可能’,爱情跟我绝缘,像是吊挂在天花板的糖果,不管我怎么跳、怎么踮脚尖,都构不到爱。或许我心里有一块还觉得,我是不好的、很烂的、一定不会有人爱我的吧?”她在多年以后说出这个秘密,我嘴巴上咬着 ZERO 可乐的吸管,错愕了很久。(推荐阅读:

“其实我那时候也很屁啦,一直觉得自己是学霸,总爱逼你念书。”我尴尬地说。

“你何止学霸,各方面都很霸道阿,连番茄酱都要跟人家要五包,我每天买早餐都觉得超丢脸的,后来店员看到我都会说‘那个五包的又来了’,你都不知道我为你牺牲多大!”她说,我们两个在麦当劳都噗哧地笑了。

那些,另一块的自己

你说,这些年,你渐渐可以接纳自己可以不需要是“又青妹妹”也很好,其实我倒是觉得,不论是那个“强势”、“难搞”、“有原则”、“不服输”的你,或是“温柔可爱”、“有幻想有期待”的你,都像是《少年Pi的奇幻之旅》船上的老虎一样,是自己的一部分(庄砚涵,2015),只是过往的那段偶然经历,让你以为自己只能够成为某一种样子的“又青”,殊不知每一个坚强的女人里面,都是包裹着温柔的心脏。就像是“我可能不会爱你”的李大仁送的方头狮子,暗喻又青固执的里面,其实是同样需要被呵护、被照顾的。

就像是我的故事里面的薯条女孩,坚强,但又怕被伤害,总是自己一个人扛起很多事情,只是因为怕,如果不这样,没有人会帮忙自己(黄之盈,2016)。即使是这样有一餐没一餐的生活(后来我才知道,当时她每天饭钱只有一个 50 元铜板),他仍然很努力的担任班上的干部、帮同学顶罪,还有,帮我买早餐(唉,我的早餐业障真重啊!)。

或许,多舛的家庭让她学会了独立,也让她把内在的软弱给藏起来(黄宗坚、李佳儒与张匀铭,2010),也因为她和姑姑的切割、搬离台北,当年的我们也渐行渐远。(推荐阅读:

“我终于懂 怎么人们的脸孔 想到爱 寂寞眼眶就转红”

在暧昧之间,我们总是害怕寂寞又不甘失落,所以有时候用逞强来伪装,自己真正的模样。后来我才明白,那些年我们所不敢跨出的爱,那些“好朋友”式的暧昧,其实只是重复了与父母“不即不离”或“纠结共依”的关系(黄宗坚、周玉慧,2009)。当我们慢慢的去看见自己在感情中的恐惧,或许就能找到,踏出一步的勇气。

海苔熊