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孕事专题,我们希望每篇文章的议题发起,都能有后续追踪报导,透过不断的讨论与反思,期待一个更好的世界。以“怀孕”做为起点,看到小妈妈的困境,透过制度与心理的改变,我们期待一个更友善的台湾社会。(同场加映:))

女人迷八月孕事专题,我们想回到活着的起点——生。怀孕主题出炉后,我耐心下来思考除了不想生小孩以外,环绕在我们成长中的疼痛。于是,我特别想起了那些挺着大腹便便却娇小的身子,他们是一群怀孕的未成年小妈妈。

“他跟你同年,有两个小孩了。”我记得母亲带着调侃语气在街坊邻居孩子背后这样说。

国中、高中、大学,我们身边不乏这样的孩子。他们走得更快,人生极速迈向下个里程。


(图片:电影《真爱绕圈圈》)

那些怀孕的少女沦为邻居饭后的笑柄不是个案。根据内政部统计台湾国内每年约有 3000 名小妈妈,其中有 7~8 成是两情相悦,另外励馨基金会每年协助数百件 2 到 3 成的性侵个案。

2015 年台湾总出生通报 21 万 6225 名新生儿中,有 3230 名新生儿的母亲为未满20岁的青少女,(最小的为 12 岁,多数分布在 19 岁),约占当年度出生通报新生儿数 1.49%,其中活产 3162 名,死产 68 名。

小妈妈怀孕衍生的问题有许多:九月堕胎潮、如何面对社会歧视、如何评估孩子是否该出生、孩子出生后小妈妈的面临的社会处境。这篇文章,我想针对的是在性资讯越来越广泛、未成年少男少女对此态度愈趋开放同时,我们要如何关注“怀孕中的小妈妈”以应对社会的变迁?

为什么太早生不好?看见小妈妈的真实处境

台湾女性面临的困境之一,20 岁前太早生,30 岁后别人说小心成为高龄产妇,落在这十年间,多数女性面临大同小异的催生宿命。

早生是不是真的比较危险?国健署妇幼健康组说明:“虽然未满 20 岁青少女生育 2015 年数值已较 2004 年的 7516 名新生儿下降,但每日仍有约 8.8 名新生儿是小妈妈所诞下,影响所及,死产率达 2.11%,较该年度平均死产率 1.16% 高出许多;早产率 11.92% 更明显高出平均的 9.37% 许多,且新生儿出生体重未满 2500 公克、落入低出生体重比率有 12.11%,也比平均低出生体重率 9.03% 高。”

小妈妈之所以生产危险是因为“没有在安全完整的医疗体系下生产”,她们被列为“高危险妊娠”孕妇 [注1],母亲容易产生像是妊娠毒血症或是妊娠糖尿病等妇科并发症而不自知,胎儿也无法早期筛检出是否罹患遗传性疾病,发育是否正常,造成新生儿先天不良或是早产。

另外,小妈妈若隐忍怀孕情形,自主生产也会阻碍健康生育。

另外可能的影响是早生让女孩更早步入传统婚姻制度,这群小妈妈更可能因此影响受教育的机会,甚至对其未来生涯规划及发展产生深远影响。就算这些小妈妈想回到校园,还可能遭受同侪异样的眼光,步入职场又面临社会先入为主的差异对待。


(图片:电影《真爱绕圈圈》)

守贞卡阻止还是助长未婚怀孕?

面对这样的问题,我们的教育如何解决?我听过有人在青少女时期拿过学校发的守贞卡,老师在讲台上开宗明义地问,有同学反对请举手,没有的话请大家在守贞卡上签上姓名;我也记得自己成长中一边吃饭一边看着学校电视共同播映的堕胎影片,那个夏天,每一顿饭都很难熬。

面对资讯扩散一如病毒传播的当今,学生要摄取性爱资讯不再困难,打开网路滑滑手机,性爱画面与呢喃无所不在、没有分级地勾引着“被体制与教育禁止”性好奇。

越是禁止我越要尝试的心态,让更多未成年青少男女欲进行性行为。根据英国防止儿童受虐协会(NSPCC)报导,由于科技发达,11~12岁的小孩已有 28% 看过成人影片,而 11~14 岁的年龄间,更是已经高达 53% 的人称看过 A 片,其中 14 岁的青少年看过的比例也高达 94%。而在研究 13~14 岁的男孩之间,有 39% 表示想要模仿 A 片的内容。

数据表示越来越多的青少男女从 A 片建立性别观,但当 A 片中的世界未必真实,家庭与学校教育该如何补足孩子对性别与性爱的认知愈加重要。(延伸阅读:

所以在看见孩子认知性爱的平均年龄下降时,我们该做的不是禁止孩子接触与认识,而是协助孩子在资讯纷纭里学习从事性行为后必须承担的责任,以及性行为必须建立在合议与尊重的基本观念。

看见小妈妈困境,从卸下偏见开始

另外,我们必须建立让少女安全说出自己怀孕的环境。除了媒体传播的力量,个人舆论也很重要,下一步我想思考的是我们如何将对未成年怀孕的批评指责转化为支持,让无助的小妈妈有更健全的生育过程。

“不是傻就是爱玩”等社会对小妈妈的刻板印象常造成以下后果:因为饱受排挤无法回到校园、因为缺乏理解陷入忧郁、因为社会偏见就业率低、因为必须照顾小孩牺牲未来...等。

除了政府必须正视青少年父母需求,给予托育、经济等生活支援,并透过教育宣导破除小爸妈的性别刻板印象。身为个人,歧视也是一种严重的暴力,我们应该主动帮助拆除污名。第一步是认识那些愿意生下孩子的小爸妈。

当小妈妈承担“爱玩不懂事”之名,小爸爸也承担“加害者指责”,但事实上,在两方的“选择”下并没有受害者产生,若其中真的有人受害受委屈,多数是社会的偏见造成。

我并非说我们必须完全以同理与怜悯对待小妈妈家庭,另外一个重要因素是给小妈妈家庭的专业协助,我们有很多理由可以相信未完成学业、缺乏经济基础的少女少男没有足够能力抚养小孩,所以无论是家庭或社会,都该伸出援手,让这些成长中的爸妈适应婚姻与生育教养。(同场加映:

从背书包到背孩子,小爸妈的一哩路

身为成年的旁观者,可以协助未成年家庭的有:

一、判断是否应该要生下小孩:让小爸妈清楚认知生下小孩可能会有的情况,以及必须学习的能力。

二、消除小爸妈歧视:从个人开始停止以“坏女孩、年轻不懂事”等道德谴责阻碍他们的生存之路。以及企业及政府、校园应从制度提供更友善的就学就业政策,帮助小爸妈完成学业与进入社会。

三、帮助小爸妈组织家庭:停止咎责的下一步,不是全然帮小爸妈养育孩子,而是教导他们心智更成熟的面对自己与孩子。

从背书包到背孩子,每个小妈妈小爸爸都有很长的路要走,我希望他们在这条路上,除了报纸的社会新闻,能获得更多关心,收起质疑与谴责眼光,我们需要给他们更理性的抚养环境,才能让小爸妈不只有一种被看见的生命叙事。


同场加映:励馨落实“多陪一里路”的精神,以补足法令不周、社福资源之不足,目前,全台湾 12 个各分事务所都提供青少年父母怀孕期或生产后等不同阶段所需要的服务。

有需求的民众,请洽“全国未成年怀孕谘询专线”:0800-25-7085(爱我,请你帮我),或励馨官网的线上谘询:www.goh.org.tw 。

 [注1]高危险妊娠筛检:泛指非正常的怀孕,在怀孕过程中对于母亲及胎儿有潜在的危险。导致高危险妊娠发生的危险因子很多,如过去的疾病史、营养状况、精神状况、药物使用状况等。避免高危险妊娠最好的方法是怀孕前的谘询及怀孕后的定期回院产检,以谨慎的态度、加以定期检查,才能确保生产之顺利与安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