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为你读诗,为你精选诗人林达阳《虚构的海》中的五首诗,诗人写下青春的气味:“十七岁,永无止尽的夏天,南方的海,洋面朗朗,光线饱满,可以繁复可以简单的波浪与氛围,勇敢而巨大的声响与青春想像。”(一起来写诗:读诗・读诗人

虚构

“难道还有比失去那些虔诚的想像
更为难堪的事吗?”

血腥的杀戮在远方,神也不去制止
只有凡人如我犹在此岸怒视
整片大海是一张拉满的弓,千万波涛屏息
都在等待一只飞鱼跃出水面

过站

列车擦过海的呼息,留下痕迹
转述又转述的禁忌最后沉睡于此
逝者如迷雾,协调山峦的排序让深渊
抱紧寂寞的地型雨。在窗里
我们潮湿地凝视天候,斟酌气温
啊那样长久的眼神

远处,潮骚的周期起落
被模拟作传说的嗓音,被时间穿越
轻轻羽叶、烟尘、许多细琐声响
风在回廊吹,园子里花果动摇
让候鸟躲进梅雨的眼帘底
筑巢,整理永恒的倦意

午后

直到传说远得连字迹都淡了,风才止息
草原收敛起辽阔的样子

临走妳还是打翻了高脚杯
沿着阳台磁砖规矩的缝隙,酒沫持续下坠
汩汩染进扉页间寂寞的霉味
彷佛时光自彼默默盖下印缄
我停止蠹蚀
日照中蜷成一个密实不透光的蛹
在线装书的页里回想古老的寓言
良久良久

然而只记起了一些关于酒馆的宁静
一些激昂的亡命的焚殆的宁静
一些风一般模糊的背景,和字迹

而妳在字迹之外,停步
回首时合眼如我合书的样子
如少年时我焦躁且犹豫地饮酒的样子

我们的海

海风不来巡弋
海风不来审阅、不来编纂我的罪行
海风不来倾听
那被膨胀的视野对比得渺小的
负伤攀升的雁鸥之声粼粼,曲式清清,泠泠
肥美的天候,飞鱼群快节奏地逡织意义
因抗拒、因冲刺而贲紧的肌理,彷佛骤雨
急急坠袭着洋面,如何沉痛地
将庞大的鲸沉沉黥入族人们的眉宇
那些轮廓,那些涛击一般饱满的
愤怒神只的风景

洄澜之际那人神情如海浪,反覆
摸索着额骨磨损的痕迹─让目光穿过海蚀崖
让日照经过日晷,投下巫卜之辞于我族
良善的梦里。梦里,风正溢出谷壑皱褶的断口
淹覆密林雨露,晏起的晨雾领他来到山阴:
荒废的岩脉层,被保育的鹰隼在远天
图绘着古老夏季,蚁
在草木多刺的拦攫下突破疾走
密密誊写着祖地失传的口音,反覆读取,低调地践行
那些决绝的怒意与爱怜
那些甘心的畏惧,隐晦的咒语
像机警的山涧矫健地变换河道
我们因明瞭而产生怀疑,寂寞地萎缩着自己

彷佛老港湾承受着冲动的暴雨
澹然的盐分被透解、分析,鳞族与藻荇纠缠的焦虑
惟我们的海如昔
无因的风动与巨大潮洪
保持着那些疲老而决绝的慈悲和野心,那些神祕洋流
被星群遥遥牵引而埋下的伏笔,潮间带露出痕迹
有人介入,且有人远离
海风不来巡弋
海风不来审阅、不来编纂我的罪行
海风不来倾听
那被膨胀的视野对比得渺小的
负伤攀升的雁鸥之声粼粼,曲式清清,泠泠
肥美的天候,飞鱼群快节奏地逡织意义
因抗拒、因冲刺而贲紧的肌理,彷佛骤雨
急急坠袭着洋面,如何沉痛地
将庞大的鲸沉沉黥入族人们的眉宇
那些轮廓,那些涛击一般饱满的
愤怒神只的风景

洄澜之际那人神情如海浪,反覆
摸索着额骨磨损的痕迹─让目光穿过海蚀崖
让日照经过日晷,投下巫卜之辞于我族
良善的梦里。梦里,风正溢出谷壑皱褶的断口
淹覆密林雨露,晏起的晨雾领他来到山阴:
荒废的岩脉层,被保育的鹰隼在远天
图绘着古老夏季,蚁
在草木多刺的拦攫下突破疾走
密密誊写着祖地失传的口音,反覆读取,低调地践行
那些决绝的怒意与爱怜
那些甘心的畏惧,隐晦的咒语
像机警的山涧矫健地变换河道
我们因明瞭而产生怀疑,寂寞地萎缩着自己

彷佛老港湾承受着冲动的暴雨
澹然的盐分被透解、分析,鳞族与藻荇纠缠的焦虑
惟我们的海如昔
无因的风动与巨大潮洪
保持着那些疲老而决绝的慈悲和野心,那些神祕洋流
被星群遥遥牵引而埋下的伏笔,潮间带露出痕迹
有人介入,且有人远离

背影

—记电影《时时刻刻》

0

妳们离开。离开
为流逝的时间
补述暖意

1

夏末,乔木滋长自己的荫影
花茎吸收瓶内的积水
静静绽放光阴。欲在流动
与疲病的生命互相洗涤,河水
向暗处延伸,牵引妳的脚步
妳的。有门通往其他时间
妳汇入河渠如水,鱼群掠身
为死描写流畅的遗言

2

生存与旅居,漫长的阅读
藉字汇交涉而成为彼此
那犹豫的眼神,互相诱引,干扰
停格的时间里有人试图移动
列车驶过意识的月台,急急步伐
接近又疏远,升降梯在垂直运作
窗门隔开投射的光影,支配气氛
以及他人

(保护和限制为何是
分离的两种主题呢?)

3

(受他保护的我,会是幸福的吗?
一个能产且多虑的女人……)

有光随妳推门进出
温和地对视、亲吻,都曾经是
离弃的一种解释。在角落里
爱妳之人在哭泣,巨大的悲伤凝聚如泪
在远方有人坠落,震裂了
无声崩碎的某一天
“如果我们不,他就
不知道我们爱他吗?”

(呵护着他的我会是幸福的吗?
幸福是谁要的吗?)

4

“侍护着我的妳,会感到生气吗?
如果我就这样死去了。”

5

(应如何面对那些早到的访客?
我还没准备好
成为记忆的主人……)

那场命定的盛宴,因为始终未发生
一直拘禁着我们的意念
拘禁着我们超越或顺服时空
的意念,甚至死亡以及准备
逃避死亡的意念

“妳说,记着生命里的时时刻刻……”

6

探望久别之人,那些陌生得
几乎被轻易认为是亲密的部分
狭义的性别,广义的爱恋
遥远的近况被传述着、拿捏着
房内渐渐漫起模糊的善意,善意里隐隐
有人语,被自觉淬成许多藏匿的针
“别靠近我!”

(会疼。)

7

“为什么我不能选择自己的生命?”
在情绪的盛宴上
我们只感到各自的饥饿
备餐时听见远处抽象的水声
沉重的倦意慢慢浮起
“若我此刻别无选择,明天
要怎么存放后悔的感觉呢?”

8

门窗缓慢开阖,风的对流如叹息
烟雾在门外与背影间弥漫牵连,你的视线
被寂寞捶打、延展,寂寞很锐利
有人就从此离去了

“再没人像我们这般拥有幸福。”

9

时时刻刻的是河水,幸福
不间断地尝试离去
不间断的汇聚、纠缠、厘清
背影在背后,受着溶溶风吹
谁在谁的衣帽里生活,睡眠、作梦
让郁抑不止的寂寞明灭如流
河水穿过袖口,阴影扣在领中
我存在我的背影之后,在你/妳之后