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性别观察】笔记,带着激励自己、影响环境的起心动念,将由短篇与大家分享以性别出发的时事观察。秦伟涉性侵案事件引起许多网友挞伐,网路与媒体闹得沸沸扬扬,直到受害者滨小步前往北检控告前,司法下的任何执法单位、人员一直没有主动介入。属于“非告诉乃论罪”的性侵案件盛行,或许有更多的原因是,我们的社会一直冷眼旁观着。(同场加映:

秦伟涉性侵案事件爆发七日后,他出面声明否认性侵,并希望大众原谅他过去感情偏差的行为。

连续七名被害者陆续出面指控秦伟,但这件事在法律上的位置却一直尚未成立。周末陶晶莹经过直播与赖芳玉律师对谈,期待社会给被害者一个友善的反击空间。

赖芳玉律师与陶晶莹在直播中共同呼吁辖区内的检察官、地检署挺身而进。

根据报导许多被害者被性侵害,依照法律并不是告诉乃论罪,受害者需要寻求协助,与检警的主动出击。事实上只要是辖区值内的警察官,都可以直接起诉。“那为什么现在都没看到检察官出来呢?”陶晶莹问。

“现在呈现各说各话状,除非有被害者告诉告发,才会开始侦办。”

许多检察官回应如此。关于媒体报导性侵害事件,司法不可能透过媒体报导当作笔录事件判断,赖芳玉律师认为,司法应主动找访谈害者厘清案情(公诉)。由警察透过报社了解被害者联络方式,他自案件由检察事务官或警察了解案件,是当局重要的事。

事情已经过很久了,我还该告发吗?

事件已过六年,但仍在追溯期内,“超过六年”一事可能遇到的问题是没有问题。受害者共有七位,是非常有指标性的,可以判断罪犯的手法雷同,本人可能在六年前有留下情况证据(日记笔述、向亲友口述等)。假若可以把加害者私处特征说的很明白,也是证据。若有因此创伤求助心理谘商等,有创伤后压力症候群(PDST)也是判断因素之一。

面对社会的强暴迷思,除了破除成见,我们还需要更有力的社会资源,第一步是检警要主动侦办,才是给被害者一个有控诉机会的方法,才能真正阻止事件发生。(同场加映:

赖芳玉律师曾在〈不能轻放秦伟涉性侵案〉一文指出秦伟涉性侵案“诸多网友在该则报导提出质疑,其中不乏有些性侵害案件的迷思,因此实有必要藉由本案进入公共论述。”


(图片来源:截图自东森新闻)

金钱乔不拢就叫性侵害?女孩,这不是你的错

文中强调身为旁观者的我们能做的事:一、请别污名化被害者;二、请别轻易对被害者的指控贴上阴谋论;三、请勿在被害者身上找错。

一位受害者要承担太多的社会舆论与攻击,试图在被害者身上找错误、怀疑他们是不是有阴谋论...等。每位受害者必须承担被妖名的风险:你行为不检点、谁叫你释出善意,甚至是这次事件网友指责的“金钱乔得拢叫做两情相悦,乔不拢的就叫做性侵害”。

秦伟涉性侵案事件里,受害者提到秦伟以一贯手法犯案:一开始先说笑话缓解气氛,二来说自己的伤痛故事软化对方心防。

《苹果日报》报导,滨小步透露被秦伟性侵时:“他力气很大,会很大力的压着妳,在你努力想推开大声喊‘我不要时’,他会一直说我爱你,帮我生个孩子之类的,管你要不要就硬来,并很大力猛抽动撞击,说直白些就是‘硬干你’”

在这样的情况下,甚至连害者都自我怀疑对方半骗半哄,我半推半就的这样算性侵吗?事实上只要是违反意愿、利用权势逼迫被害者就范,都是性侵案。(推荐阅读:

“不论对方是老师还是艺人,都要与他们保持身体自主权的界线。只要你说不,就是不,没有任何人可以侵犯你。就算你喝醉酒也是,以及现在法律上16岁以下的孩子就算他说‘好’,法律上还是性侵案件。”

这些受害者的伤害经验不是笑话,不是脸书上酸民茶余饭后的笑柄,无论是谁知情,都应该主动起身反抗。如果受害者迟迟不敢出面,身边的亲朋好友也能主动协助。打到性侵害防治中心去(有心理协助与法律谘询),主动寄信给各市政府的性侵案防治中心,或是地检署信箱等。(推荐阅读:

女孩,你还要多保护自己?

在秦伟的案件里为“密室犯罪”,为什么我们要反覆提醒女性自我保护?以及我们该如何从环境改善女性必须24小时不懈怠的警觉心?在性侵案中有七成都是认识的人,我们经常提醒女孩,手机不离身、饮料不要随便喝、最好携带同伴,是我们基础可以做的自我保护。

“就算你没有自我保护,并不是你的错。”

在陶晶莹与赖芳玉的节目讨论中也提到,在当前社会我们只能尽力做到“不要涉险”,所以女孩必须处处检视自己的行为是否恰当。可是自我保护并非建立在女性义务,而是建立在可以侵犯受害者身体的意识形态。

请把每位受害者,都当作你的女儿

“你不知道那个痛有多痛。有时候被告只需要服三个月的刑罚,被害者的刑罚是一生。加害者的错让他们一直必须承担。他会自责自己是不是当初不要裙子穿太短、不要喝酒就不会发生这些事。社会、亲友真的不用再怪罪他们,他比任何人都还要自责。”——赖芳玉

没有人会想用这样的事件走红、没有人愿意拿这份赔偿金。如果受害者是你的女儿,你还能轻易的说受害者动机不良吗?

受害者在事后若想主动反击,更可能遭到“不要在宣扬家丑”、“放过自己”、“多少有点两情相悦成分”等理由劝退,尤其性侵案件在法律上搜证越困难,对受害者造成的心理负担愈重。


(图片来源:滨小步直播

秦伟涉性侵案件中的被害者造型师滨小步说:“我们也想宽恕,但我们没办法宽恕自己”。

“请把每个人都当你的姐妹女儿,你就能知道他会有多痛苦,而不是揣测他当初为什么要进那个包厢。”——陶晶莹

秦伟,你不只是感情偏差

秦伟涉性侵事件,绝对不是他轻言的“感情偏差行为”,偏差行为是“和社会里大多数人的期待行为相违背,且会引起社会反应之行为”。秦伟的行动已经构成“违反社会生活之共同利益和公共秩序的行为”的可能犯罪事实。偏差行为是由他人标签定义所构成,犯罪则是一种客观事实。


(翻摄自苹果娱乐)

基于受害者指控,我们希望检方与社会都能涉入事件更多,让事件成为案件,因为,这不只是一个男女两情相悦后闹不和的鸳鸯露水,而是广泛的错误认知。我们必须让社会上的所有男儿女儿知道,并不是我释出示意、我听你说话,你就可以侵犯我;并非你的社会地位更高,我就必须诚服体制的规则无条件牺牲。(延伸阅读:

我们不需殷殷切切地提醒女孩:跟陌生人出去自己要小心喔、太晚了不要一个人回家、别随便进男孩子的房间。我们不需再把所有杜绝性侵犯罪的方法,放在摆布女生的自由与权利之上,先从创造一个被害者友善的反击空间开始,我希望那一天更快到来。

【改变性别暴力,参加性别暴力解码计画!

一个 APP 可能让全世界的女孩安全回家;一个线上平台为所有沈默的性别暴力受害者发声。 邀请你加入骇客松,发想提出各种可能解决性别暴力问题的科技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