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们邀请到文化局长谢佩霓和设计师小子,在女人迷乐园进行一场文化沙龙对谈,那一晚,我们看到局长优雅又无私的爱着世间万物,我们看到被说少女心的设计师小子,在创作过程中对于自己的深刻剖析,让女人迷编辑透过文字带你直击那一天的感动!(同场加映:沙龙直击:面对梦想,我们挺身而出

2016 台北成为世界设计之都,同时也是台湾设计元年,女人迷以第一场重量级文化沙龙揭开下半年的序幕,我们邀请到台北市文化局长谢佩霓与设计师小子担任座谈嘉宾。(同场加映:聂永真的总统邮票设计反思:请大众还给设计师专业的空间

现场有泰半的参与者,是因为好奇着小子和局长看似完全相差甚远的两人,聚在一起对谈产生的冲突感和未知而来,而我们也没有失望,透过女人迷设计师 Merci 的主持,如此相异甚钜的两个角色,在彩色沙发上各据一方,他们聊自己的模样、聊对于工作的想像,偶尔对谈、偶尔向对方发问,像是两颗永远碰不到面的恒星,有一天突然意外碰在一起了,在黑夜里留下无比珍贵的想像与期待。

谢佩霓:因为深爱艺术,所以痛苦都能概括承受

台北市文化局长谢佩霓,我想她大半辈子都奉献给艺术了,因为从小家里的耳濡目染以及求学阶段的影响,有着无比浪漫的内心和坚韧的毅力。谢佩霓想把对艺术的感动和美好,带进我们的生活。

若她心中没有崇高的殿堂, 也无法独自努力爬行了这么久。她身体力行让长年被戏称文化沙漠的高雄,出现了绿洲——高雄美术馆,随着独立书店的接续现身,文化艺术在高雄正开始遍地开花。这是她扰动艳阳港都这片土地的亮眼成绩单。

一开始用“爱别人更胜于爱自己”、“没自信”、“单恋”形容自己的局长,让我暗暗吃惊,以为她会从容优雅的抛出几句让人感到自信正面的形容词,加上对政府官员的想像多半是小心翼翼、无论你今天问了什么问题,都只能回答安全的答案。我在现场听着谢佩霓分享,她体内其实住着好浪漫的理想、有全然无私的爱,小小的身子背着文化产业的期待。

她骨子里到底是烂漫的艺术家,在现实里却要在官场上用逻辑、用数字量化绩效、推行政策。她从没抱怨过,从没有想过放弃。尽管辛苦,她还是用着自己的方式虔诚的爱世间万物,爱着孕育我们的土地——台湾,因为深爱,所以一切苦痛都用自己的肉身概括承受;因为深爱,所以不期待对方发现也不求回报。(同场加映:爱的最高境界不是没有自己,而是舍不得计较

问起怦然,她说不曾有过怦心动的感觉,因为已经,全然的爱着这个世界了,有多爱?她说爱到无以复加。

身为台北市文化局局长的谢佩霓,她自诩“恐怖份子”,时时刻刻都在蠢蠢欲动,企图让自己成为扰动、触发点,一逮到机会就用思想和行为去惊动大家,去翻搅、去冲击、去推翻这个一成不变的生活和社会体制,藉着大家的手,去达成自己的目的,这样的恐怖行动,也在文化产业上演着。

“你必须爱到无以复加、爱得一蹋糊涂;你必须以出道的精神,才能够做这么入世的事。”

作为一个在艺术中打滚的文人走进政府单位,自称热血中年的她,是这么定位自己的:一个为艺术家服务、传播的人。因为对艺术推广有着无比的责任感与使命,她必须在不是那么艺术的公家机关里一板一眼的做事,这是一件无比痛苦的事,但因为爱的一蹋糊涂,所以甘之如饴。她知道,这是她的使命,而痛苦最终会过去,美会留下。

“当你找到你的信仰,你会忘了累、忘了苦,而且我们会一起抵达。”

台式华丽背后的自处:我对我的作品有责任

外表粗犷,甚至会被认作黑道大哥的设计师小子,一开场就神色自若的开了一罐啤酒。讲座前几天,他在脸书涂鸦墙上对大家发问会用什么三个关键字形容他,而他所认为的自己和市调来的三个形容词分别是:“冲突”、“蓝白拖”和“少女心”,听到这里,现场的参与者都点头同意。


(小子的少女心自画像,他最喜欢自己的部位是眼睛)

不只外表有着冲突感,小子擅长萤光色与深色搭配或是大量的拼贴手法的“台式华丽”风格,让他在市场中具有极高的识别度,第一眼看到他的作品产生的视觉冲击会让你刻印在脑海里久久无法抹去,那是作品背后的灵魂与生命。

“我的作品是有生命的,一旦它被生出来,我就对它有责任,我要想办法让这个世界的人去认识它、让大家看见他的好。”

谈起作品,他无比认真,像扛起作品责任的父亲。每件作品背后的创作动机,都来自对生命和社会愤怒的情绪;然而这些愤怒都伴随着爱,带有多少的愤怒,就带着多少爱和世界共处、与自己自处。

不知道是不是因为如此,小子坦白说,其实他从来没有思考过自己在设计里的定位,不是典型的设计师,也找不到在这个行业里的定位。 在我看来他就是一边面对自己的愤怒一边创作,独自在市场中走出一条自己的路。(同场加映:

“其实蓝白拖是台湾非常有趣的发明呀!实用耐穿,又不会阿噜巴你的脚趾头,抓地力够,配色看起来又舒服!” 说起第二个关键字蓝白拖,小子对于蓝白拖的喜好表露无遗,不论任何场合,他都踩着蓝白相间的拖鞋出现,也因为这样,让大家开始从新思考蓝白拖台湾文化之间的关系。

问起小子什么时候对设计有怦然感?他开玩笑回答说“领到酬劳的时候。”

他接着说是当你花很大的力气做案子,冒险尝试的稿子居然过了的时后,的确,对设计师来说,当你面对业主的要求和自己的创作拉锯时,还有什么比自己花了很大的力气提的疯狂点子被买单更怦然心动呢?

创作的过程都是血肉模糊的自己

被问到设计和艺术有什么差异?

设计师小子用了一个简单的比喻:“艺术创作者以作品谋生;他们藉由艺廊去找到客户。而设计工作者除了自己进行创作产出,还要自己去面对客户。”

台北市文化局局长的谢佩霓接着设计师小子的话,提出了更深的见解,设计,是透过情境为受众精心策划的行为,例如今天的对谈流程也是一种设计,为企业设计也是一种设计。

设计是一连串的观察、研究、分析、回应,最后融入使用者的生活。设计需要被认同,也因为设计有它所要服务的对象.必须具备功能或是机能,才能让这个世界更美好。

而艺术不必然要成为一种谋生方式,做为艺术,它不必让你觉得舒服,就算你不认同它的价值和理念,它还是有存在的价值。因为艺术是一种创作者忠于自我的呈现,没有设计对象、没有使用情境,从头到尾,都只有自己。(同场推荐:

创作者的创作途径分为两种,一种是对外界的观察和感受,最后内化成自己的一部份,另一种是把自己一切的内心挣扎就这样血肉模糊的掏出来。

不论哪一种,其实都好痛好痛,这样的过程,我称它是一种自我揭露,面对自己总不是那么的容易,承受疼痛本身,是一种天赋。

我们都在耕耘自己的小世界

这一夜,我们席地而坐,看如此相异的两人因为文化聚在一起,聊自己、聊艺术创作,是一件好幸福的事。

我知道有一群人正在政府机关里,为推广文化艺术产业拼搏,我知道女人迷不是会是唯一一个相信温柔力量的存在。

我知道,对于设计,还是能保有想像和期待,一如小子在创作上对自己的诚实和坚持,你可能会在这个世界找不到自己的定位,焦虑于找不到和你类似的夥伴,但是在偌大的天地中,总有你的一席之地,如果人生都要标准化,那多无趣。

局长在最后引述了这么一段话,也想要分享给你:

“时间的重要在于,我们可以坐下来好好讨论彼此的相同与不同。没有什么比这件事还要重要了。”

2016 的台北成为世界设计之都,更是台湾设计元年。而我相信,这只是一个起点;台湾文化美学启蒙的起点。有一天,我们将不必羡慕、争相模仿日本、甚至是欧美国家的生活美学,我们将会以拥有多元的台湾文化感到自豪,不只在台北,每个地方乡镇独有的文化美学都将熟成将百花齐放。在那天到来前,我们尊重不同的彼此、对有感的事产生行动、产生改变。(推荐阅读:

因为一个人的振翅是起飞,而一群人振翅,是改变世界的风向。

让我们一起,耕耘自己的小小世界,进而影响大大的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