巨龙翱翔天空,港口的船只参差成异国的风情。女王丹妮莉丝驱使着喷火的巨龙,压制住不服她解放奴隶政策的资本家,重新夺回王权。终日飞雪的北方,雪珠落在衣服和脸颊上,彷佛落泪。经历了久别终于重逢,却在相见瞬间惨死于敌人剑下的悲恸,琼恩雪诺发起了讨伐叛徒、夺回家族领地的殊死战。这是第六季的《冰与火之歌》。

上一季的季末,如同凯撒一般遭到属下背叛被乱刀砍死的琼恩雪诺,这一季在女巫梅丽珊卓的巫术下,满身的刀痕渐渐痊愈,瞪大眼睛呼出一口长长的气,复活了!他重新加入各国相互斗争的军事权谋战之中,也让他流离各国间的弟妹们,重获光复家园的希望。(推荐给你:

铁群岛上,因为岛主意外身亡,诸侯们群聚一起选拔新王。面对叫嚣着“女人不能领导我们”的将领们,岛主之女雅拉饶是武功谋略都高人一等也不禁词穷。这时她的弟弟,在前两季中受困于仇人之手,饱受身心摧残的席恩,为了姊姊勇敢起来,挺立于众人之前,骄傲地宣称:

她是你们合法的统治者,你们曾在他的号令下出海,你们之中许多人,也知道她的能耐。她是个掠夺者、她是个战士,没有比她更适合的领袖!这就是我们的女王!(延伸阅读:

《冰与火之歌》上周二播出了第六季的最后一集,本集收视率创了 HBO 史上新高,共有八百九十万人收看。这样一部正当红且收看者众多、影响力广大的电视剧,创造许多令人一见难忘的有趣女性角色,而故事情节也有许多关键时刻由女性角色推动。第六季中,有三个让人惊叹于女性的成长、蜕变与反扑的女力时刻,值得我们关注。(你会喜欢:

《冰与火之歌》描写一个架空时代的政争故事,该剧的世界观分成西边的维斯特洛和东边大陆。维斯特洛原来由坦格利安家族主政,这个家族以能够掌控龙的能力称霸大陆。但由于末代君主倒行逆施,而引发诸侯叛变。《冰与火之歌》的故事开始时,坐在国王宝座上的已经是贝拉席恩家族,辖下有守护北方的史塔克家族、东北方的艾林家族、西方兰尼斯特家族、西南方的提利尔家族等一共七个王国。

而在北方长城之外,则有传说中如同行尸的大敌人异鬼,会在冬天来临时南下侵略,只是在这个季节特别长,已经春暖花开太久了的王国里,争权夺利似乎比抵抗外侮更为吸引人。

被人觊觎的美丽也可以成为一种资本——丹妮莉丝・坦格利安

被影迷昵称为龙后的丹妮莉丝・坦格利安,是坦格利安家族的小公主,也是最后继承人。出生时父亲就已经被赶下王位的她,在东方大陆上流离辗转。

一场意外让丹妮莉丝失去了丈夫和腹中的孩子,却也让她在投身火海的绝望关头,觉醒了坦格利安家族独有的操纵飞龙和不怕火的特殊能力。她于是带领着三条龙和大批游牧民族,从王后成为女王,朝向她整个家族梦想要复国的维斯特洛大陆行去。(推荐阅读:)

不同于各家族互相交战、彼此争权的维斯特洛大陆,整个东方大陆的故事线完全由丹妮莉丝一个人推动。从小跟着哥哥颠沛流离,嫁给游牧民族领袖后,最大的梦想也不过是借丈夫的兵力讨回王座,丹妮莉丝却在命运推动和自身的坚韧下,成为独当一面的女王。(延伸阅读:

女王并不是天生的政治家,她曾因为太急切改革东方大陆的奴隶制,而遭到资本家群起反抗;她也曾因为无法驾驭偶然复育的龙而导致伤亡和动乱。女王必须学会妥协,她加入了言语不通的部族,从学习语言、试图取悦丈夫开始,最后靠孕育王室的后代,慢慢在异族站稳脚跟。独自统帅后,也必须为了获得贵族的认同而选择联姻对象。

作为一个女王,丹妮莉丝的成长之路比起男性更为艰难,但她善于隐忍、勇于调适和改变,不论是惊人的美貌、曼妙的身体、男人对她的觊觎和轻视,都能成为她站得更高、赢得更漂亮的资本。

在这个作者、编剧赐死不手软的故事里,她被看好成为王位的最终竞逐人之一。第六季的最后,她终于统合了所有的军队和资源,大军开拔朝向那曾背弃她父兄的维斯特洛大陆。成长蜕变后的女王丹妮莉丝在第七季会带给观众怎么样的惊奇呢?真令人期待啊!(延伸阅读:

善良的人想在乱世存活,需要付出更大代价——珊莎・史塔克

故事开始时,珊莎・史塔克还是一个不解世事、天真无邪的闺合小姐。生活中最大的烦恼就是老师指派的缝纫作业,以及从南方上来的王子会不会娶她。她从寒冷的北方随父亲南下首都,父亲死了、自己被软禁,从王位继承人的未婚妻,成为王后手中的棋子。(你会喜欢:

在孤立无援的首都君临城,她开始学习屈服、学习忍耐、学习交际和心机,最伤心的时候也能笑得出来,最害怕的时候也不反抗不尖叫。她学会听着挑拨和威吓的话语而不动摇,为了逃离敌人的魔掌,站在高耸的城墙上,她也跳得下去。她敢看着仇人被猎犬生生撕裂,只给予一个平静的微笑。

初登场的珊莎是多么让人讨厌啊,端着大小姐的架子,每日在乎的只有风花雪月,一点警觉心和政治敏感度都没有。面对波谲云诡的政治危局,她除了随波逐流之外无能为力。

当她换上一袭深黑的长袍,脸上惊怯的表情被沉着阴郁取代,我们才发现,讨厌她,是因为她平凡的多么像我们。在这样一个人人有两张面孔的年代,权谋心机、政治智慧、军事天份、武功内力总要有一项天赋才得以立足,独珊莎在这样混乱的时代,除了一腔傻傻的善良之外,别无长物。(同场加映:

第六季最后,她终于勇敢面对带给她无比羞辱和恐惧的仇人。面对对方以弟弟的生命要求,她冷静地判断弟弟回不来了;面对历经重重险阻才得相逢的兄长,她并未如从前般软弱地依附,而是私下冒险向亦敌亦友的同谋求援,打赢了一场必输之仗。即使面对未曾涉猎的战事也不退缩,她下了自己的决定。经过六季,她终于长成了一个独立的人,第七季的她,会怎样参与王位的决战呢?

疯狂的孤注一掷,换来众叛亲离和至高的权力——瑟曦・兰尼斯特

七大王国的皇后,六季以来始终如一的大反派。因为政治联姻,她嫁给了心系初恋情人的国王。新婚之夜,丈夫在婚床上喊的是别人的名字;此后是十数年的同床异梦、相敬如冰,丈夫在外头花天酒地,生下一个又一个私生子。

瑟曦是复杂的,她是慈爱的母亲,对于三个亲生孩子呵护备至。她是乱伦的姊姊,和亲生弟弟自幼纠葛于情与欲之间,私通生下孩子。但可别以为她是爱情至上的纯情女子,她同样可以为了政治和情欲的需要,豢养年轻英俊的面首。她同时也是狠毒的政客,为了掌握权利不择手段。(推荐给你:

她不是最聪明的一个,远不如父亲那样运筹帷幄、老谋深算;她不是最擅长心机的一个,她的儿媳妇简单三两语就可以挑拨儿子与她离心。她不是最武勇的一个,权力与狠毒之下只是一个手无缚鸡之力的普通女子。

所以,她的辉煌远远没有她的落魄久:她的孩子一个接一个因为政治斗争死去,她不智地与教会起冲突,被迫裸体游街以示惩罚,还被剪光一头美丽的金色长发。所有人都以为她完了,她的政治生命结束,再也翻不了身。不料经过了一整季备受羞辱打压的蛰伏,她在最后一集不计代价地疯狂反击,用一把火烧毁了所有政敌,顺利地加冕成为女王。

瑟曦是一个让人喜欢不起来的角色,她自私、疯狂、残忍,除了面对孩子的丧生,整出戏少有温情柔软的时刻。作者和编剧都无意用爱情让她洗白,不论是对哪一个男人的感情,都无法阻止她追求权力的集中和情欲的满足。(延伸阅读:

可是,她活得如此有血有肉、如此真实。她不像丹妮莉丝有血统和天赋的加持,却成为暂时与她并立的西方女王。在政敌环伺的首都君临城,她的自私、疯狂和残忍,少了哪一项特质,都不能让她活着走到今天。(同场加映:

第六季最后,她登上王位,但儿女丧尽、众叛亲离,她治下的王城百废待举、民生凋敝。终于归来的弟弟情人,因为她点燃野火伤及无辜的举动而质疑她的疯狂。下一季的她,能够走出自己的女王之路吗?

丹妮莉丝、珊莎和瑟曦的女力时刻

谈起历史,我们想到的也许是男人在战场上的血与汗,是争权夺位的阴谋和算计。特别是在乱世,女人想要安安稳稳的生活,都成为一种奢望,更遑论凭着自己的才干发光发热。然而《冰与火之歌》在刻画残忍冷酷的战乱时,也铺排出了一条女人走入历史的道路,让 His story 有了更宽阔的想像。

丹妮莉丝、珊莎和瑟曦在第六季中各自有各自的成长和蜕变,最令人惊讶的是她们都成为了各自领地中举足轻重的人物。丹妮莉丝终于踏上复仇与复国之路;珊莎勇敢做出自己的抉择;瑟曦自己登上王座,将权力牢牢握在手心。(你会喜欢:

《冰与火之歌》从第一季以来,惊才绝艳的男性角色层出不穷,但经过六季的政治斗争、军事对决,男人纷纷凋零,女人却一个一个从痛苦的深渊里爬了出来。

第六季最后,《冰与火之歌》让我们看到的是北方的珊莎、东方的丹妮莉丝、西方的瑟曦傲然而坚强地站在各自的位置上。她们有眼前各自要解决的难题,也许她们无法维持这样的优势直到结局,但在此时此刻,第六季的最末,八百九十万人共同见证了,女人不必依附男人、而有了独当一面的可能。(推荐给你:

丹妮莉丝、珊莎和瑟曦让我们看到女性传统形象如何被反转成优势,以及女力领导的坚韧和气魄。近年来的电影研究指出,好莱坞电影中的女性角色大多属于从属地位,扮演主角的妻子、同事和女儿,所关注和面对的议题也都是属于私人领域,较少触及与公众相关的议题。也许电影角色的塑造上,还有一段长路要走,但至少《冰与火之歌》长达六季的安排、铺陈,已经让我们看见更有深度的女性角色的可能。(延伸阅读:

原来,所谓女力,不一定是刚强不弯的悍然和强势,也不可能是一帆风顺的快意恩仇。在很多情境下,女力更多体现的是坚忍和蛰伏,是面对既有现实与情境的坦然,是清楚掌握自己优势劣势之后从容出招。(你会喜欢:

于是,《冰与火之歌》第六季带给我们三个让人充满惊喜的女力反攻时刻,而丹妮莉丝、珊莎和瑟曦也用她们的生命故事教会我们,女性力量的更多面貌。(同场加映:

图片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