电影“享受吧!一个人的旅行”女主角在离开恋人后,出发寻找人生方向,对你而言,旅行的意义是什么呢?阅乐书店与《旅饭》总编辑黄丽群,旅行中你自己走过的路,才是超越虚拟实境,真正装进人生皮箱的深刻。(延伸阅读:【疗愈插画集】旅行的六个突捶时刻!爱上不全然美好的旅行


《旅饭》总编辑黄丽群用新鲜的角度探讨“旅行”这件事

旅行还能是什么?身为世界上旅人之一的你,是否曾有探究过这个问题?

旅行,并不仅是字面的二字如此简单,便可完全解释它存在的意义。它是个不单需要全身参与,还得全神贯注的活动。身在异国时,不管时间长短,每一天,大量的未知、新鲜的讯息都会如雪片般飞来,将我们紧紧包围,使我们得快速适应,并在短时间内成为半个当地人,活出另种样貌。

甚至,我们还能将这样的体验包装带回去,使得更多的人跟我们一样,有机会在另个地方,呼吸不同的空气,感受所谓的“文化差异”。(延伸阅读:环岛微醺小旅行:一定有你喜欢的城市酒吧地图


《观光时代-近代日本的旅行生活》一书,探讨旅行、旅人故事

也许你会说,现在的科技日新月异,光阴飞逝似箭,讯息分秒都在更新,尤其我们可以透过卫星、地图,或是旅人游记,轻而易举地了解义大利的文化,日本的风情,巴黎的美景,实在无须大费周章前往当地将钱洒下。但是,阅读完《观光时代-近代日本的旅行生活》一书的黄丽群就认为,即便时代怎么进步,旅行是我们人生中的必要 存在,它所占得比重,依旧是大得无法抹去及代替。

回溯过去,旅行并非是个常态性行为。有漫长的时间里,人们只想着如何求生,对于 旅行这种资本外溢的活动,可是脑中从来也不曾闪过的念头。直到工业革命后,交通越发现代化,18 世纪的英国便开始大举实行“Grand Tour”,贵族子弟大举前往欧洲各国,学习当地音乐、艺术,享受生活及美食,体验最上层的社会,成为更不同的“欧洲人”,这才让一切开始变得不一样。待时间继续往前推进,这样的国际交流,开始向下通俗化,不同国家的人可以停止想像,而是以行动,用双脚踏入幻想已久的生活。

不仅是欧洲,日本统治下的台湾当时也有趋近现代化的“跨国行动”。一开始,因着铁路的开发,每个城市,每位市民开始对自己熟悉的地方展开了研究,就怕还有哪些陌生的角落,无法钜细靡遗地介绍给他人,努力探索着,就是试图给外地来的旅人最精彩的回忆和足以带回去和街访邻居们说嘴的经历。

当然不只这些,日本人也将“休业旅行”的概念带进了台湾,透过踏遍不同城市,孩子们可以开始对未来上色,实质地描绘自己原本一知半解的国家,停止担任“城市人”,而是进化成真正的“国人”。

野心勃勃的日本也为了彰显国力强盛,安排了许多学生到日本观光,让他们赞叹之余,也能全心臣服。此举也让为数不少的优秀青年学子们,有了想涌进日本留学的决心,进而带起了当时的出国风气以及后来的“哈日潮”。


黄丽群(左)突破科技盲点,要人莫忘旅行所带给我们的经历,才最难能可贵

黄丽群说,或许在科技带领之下,世界上在也没有“奇观”存在。我们只要上网就能知天下,家的附近或许就万国料理林立,每间餐厅无不引颈期盼消费者上门光临;总之,根本无须出国,太阳底下也实在没了新鲜事。

加上,VR(虚拟实境)出现后,媒体大举报导身历其境的无限美好,戴上它,实无踏出家门寻欢之必要,就算每天独处也不觉得孤单,靠着这些时代的产物,我们便能游走世界各地。

但不觉得有些可惜吗?即使眼睛看见了影片、照片所呈现多么逼真的美,我们再无法与人分享那朵花有多香,无法跟人苦笑着说自己还在调时差,更别说体会那离开台湾后,那无法适应的气候有多么煎熬;这些都是旅人的点滴,全是最美的回忆。

或许,这些经历和趣谈,才是真正属于自己能与别人分享的“奇观”,所遇见的,所看见的,我们才真正装进了人生的皮箱。当拿出来谈论时,闭上眼,以自身的语言,带别人回到那段愉快的时光,用我们的谈笑风生、生动逼真成为别人的 VR,相信下一次,他们会将自己的奇观带回来交流,就这样一来一往的无意间,我们创造了无法取代的最美互动。(推荐阅读:培养三个旅人态度,旅行不再只是“移动身体”