女人迷观察家李尚投稿,针对当代的追求“浪漫爱”现象讨论。为什么我们总是轻易相信了所谓的“灵魂伴侣”?为何我们总是不断的恋爱,又不断的自认失败?为什么我们认为自己的世界要有“另一个人”才算完整?会不会在追逐“浪漫爱”以后,我们其实渐渐变得一无所有?(同场加映:

 

文/李尚

我们总是不断地找爱。

深陷一段恋情后,可能因为彼此的个性不适合、容易不安、过度依赖、伴侣爱上别人、对方爱的是自己等等原因,然后强迫自己离开,接着面对自己沉淀,想尽办法要让自己成为更好的人,直到能够独自站起来,勇敢抬头面对下一段爱情,然后又深陷,一直重蹈覆辙,周而复始,我们不断地在现代社会中找寻下一段亲密关系。

在追求爱情之前,我们在现代社会,变成了什么?

现代工业社会的现代性(modernity)压缩了时空距离(例如高铁打破了地理上的限制,缩短了两地之间的到达距离(,随着全球化资本主义如毛细现象般开展,改变了个人生存状态,个人经济已不受到单一社会因素影响,随着资本流动,不断竞争追求阶级爬升,并且占据更多权力及位置,以更快速的累积财富。

就像离乡游子,回应着社会对于学经历的要求,离开原有舒适的生活环境,前往具高竞争力的都会地区,藉以提升自己的资本筹码,我们在社会中成为一位用各式资本镶嵌己身的自利者。

活在现代社会,乡村的居所想像,皆被高楼大厦取代,我们对于隔壁邻居越发陌生,父母也耳提面命地告诉我们必须对外人、陌生人有所警惕,邻里支持系统已不再稳固(相对地被社会福利制度所取代)。(推荐阅读:

最后,离家读书/工作的自己,也成为别人防范的对象,随着职业流动到不同的住所,身旁的室友也不晓得更替了几任,我们剩下能相信的、能爱的,只有当下仅存的自己。

我们不断地在现代社会中,告诉自己成为一个“更好的人”

我们无止尽的在全球化社会里追着资本主义跑、挣钱,也透过大量的消费,满足资本社会所溢出的欲望,同时,透过消费诉说着自己想要成为什么样的人,彰显背后的文化品味及阶级象征,成为一个(根据现代性流动下社会所期待的)更好的自己。

我们如热烤焦糖般地被现代性流动的社会框架雕塑着,那些想要让自己改变成“更好的人”的欲望永无止尽,直到最后,我们成为了自己也不确定能/该成为什么样子的自己。

因此,我们无时无刻的在既有框架下调整自我认同及自我定位行反身性思考,人生要更加的盘算、要更能算计,人生已经不再宿命般被定义,而是个体需具有高度自主性,自己掌握自己的人生,包含人生规划、亲密关系的想像。(同场加映:

我们渴望着“浪漫爱”的想像

现代的恋爱自由,松脱了工业化以前爱情关系的枷锁,已不再太受限于旧有门当户对、信仰、传承子嗣等等的外在控制条件,个人能自由谈爱情;相对地,爱情的不安定性也是个人迈向恋爱自由的一体两面,因为我们早就失去了旧有能约束自己的避风港。

大众传播工具仍不厌其烦地宣扬着对于浪漫爱的价值想像。从偶像剧的一见钟情、小说文本的灵魂伴侣,到音乐歌曲的至死不渝,深深地印刻在我们脑海中。我们追求完美爱情,如 Giddens 所说,浪漫爱满足了个体的某种缺憾,一种可能直到进入爱情关系才能体会到的缺憾,这种缺憾的感受,是关系到自我认同,个体的缺憾因为浪漫爱而完整了[1];于是乎,我,因为你,人生进而更完整了。(推荐给你:

我们不断找寻爱情中的那个“唯一”,然后接连着就是至死不渝、我们要永远在一起、分手、复合,轰轰烈烈。

我们在现代社会里追逐爱情,会剩下什么?

但在这个年代,亲密关系的主要内容已经不能只是爱情、拥有、忌妒、失落之类的浪漫情怀或占有式欲望,随着亲密关系的发展,取而代之必须开始谈经济、谈生活、协商伴侣之间的冲突、谈自由,每个人都具有对感情的高度认知与价值的自主性[2],亲密关系不再如此浪漫,但我们能在关系里面维续自由,相对于初恋般的浪漫承诺,能在自由与承诺之间取得一个微妙的平衡。(推荐思考:

当伴侣彼此对于亲密关系的共识(有着各式权衡条件的考量)越来越稳固,成为实际的现实既定关系之后,浪漫爱追求的“特别的人”的驱力逐渐衰退,而逐渐被“特别的关系”取代。

在现代谈爱,产生了许多不同种后遗症。

我们仍在热恋期间不断付出、无悔奉献(白雪公主/白马王子在漫无边疆的都市大厦谈爱找勇敢),无法忍受彼此亲密关系之间的不稳定因素,眼里融不入一粒砂,成为紧密的融合关系(fusion relationship)[3],双方不断因为没安全感发生争执甚至分开,历经分离焦虑,然后再复合,周而复始,轰轰烈烈,个体对占有式的热恋欲望永恒燃烧,不容许感情温度有一分一毫的退减;即便亲密关系达到高度稳定性时,拥抱着浪漫爱情节的人们产生戒断状态,融合关系的瘾不被“稳定的交换关系”所反馈满足,而是需要因应/附某种人格的相连才会有所消化,我们不断在爱情当中拉扯彼此。

对“浪漫爱”的追逐,取而代之的是不断改变与协商的伴侣关系

现代工具理性下谈爱,具有诸多矛盾,我们越来越无法在现代性社会中安全、安稳、无风险地谈爱,我们只能茫然地的对浪漫爱上瘾,然后盲目的止瘾(不断追求“灵魂伴侣”)亦或是痛苦的戒断(关系无法达成至死不渝的亲密高度而分离),直到奇迹式地谈一场(暂时阶段性)完美的亲密关系,或心死妥协于爱情长跑数十年的感情现况(高稳定性亲密关系,如家人般的关系),那个渴望追逐浪漫爱情的自己,将躺在要拆不拆的现代古迹里,安逸地睡去。(推荐阅读:

追寻爱的小孩,直到现在,妳/你还剩下些什么?