525 我爱我节过后,爱自己的行动继续!大好时代影片热腾腾上线,我们想为你带来背后企划、采访与拍摄的动人故事。爱自己曾经是非常玄妙的一件事,而我们多麽希望用简单的方式让你明白,力量一直都在你自己身上。(同场加映:

不骗你,我一直认为“爱自己”是一件很玄的事情。

我是负责这次我爱我大好时代 #Let's Do It Together 影片拍摄的 Doris,当初开展专案的起心动念是希望大家透过我们传递的讯息,让更多人开始相信“爱自己”的魅力。

接到这个任务的时候,我其实有些不知所措,因为我自己也搞不懂“爱自己”到底是什么:市面上很多书籍、网路上许多文章、女人迷也不断与读者讨论“爱自己”这件事,但是要如何爱自己呢?要如何在这个世界活出专属自己的样貌?如何不因自己的格格不入而感到迷失与彷徨?

各式各样的论述与观点,让相对思考简单的我不时晕头转向。看似简单的词汇,执行起来却比想像中更复杂。

因此,今年的 525 我爱我大好时代,我们想用更简单直白的方式呈现“爱自己”,用最深刻且浅显易懂的语言,鼓舞更多仍在“爱自己”的旅程中迷茫的人。(推荐阅读:

资讯爆炸时代,能被记忆的是什么?

我问自己,资讯爆炸之下,我们会记得什么?我相信,能被记忆留下的是最真挚的眼神与诚恳的声音。

在这个讯息爆炸的时代,大量讯息充斥在我们的生活周遭,电视、手机、电脑、平板,各种不同的装置承载着上千讯息,不但快速也容易被下一秒的讯息取代。在大脑筛选讯息的过程中,究竟哪道讯息会被留下?

最后,我们选择用影音的方式呈现,因为能被记忆留下的是最真挚的眼神与诚恳的声音,而我们真的想要将第一线感受到的感动更清楚传递给更多不在现场人们,让每一个观众用与心最贴近的距离拥抱自己最真实的感受,并且联结他们的故事与自己对话。

老实说,这真的不是一件简单的小事,但也是让人兴奋与充满幸福的事情。

不过,要简单呈现却不是一件简单的事情,就如同“爱自己”一样。

四月底开始企划,剩下不到一个月的时间,充满紧张、焦虑、无奈与不安情绪。紧张脚本的内容规划怎样才能让大家清楚感受;焦虑梦想的人选是否可以力挺邀约;无奈有限的时间内没有更多人力帮忙;不安影音技术层面自己能不能胜任。

不过,恐惧都是被自己幻想出来的,事情没有真正开始,就绝对不知道自己即将获得什么。

老实说,这真的不是一件简单的小事,但真正做起来却让人感到兴奋与幸福。从邀约被拍摄者开始,其实自己并不是只有一个人,我拥有整个全团队与我一起打败心中吓死自己的怪兽。

我们一起努力邀约梦幻名单,一起可惜着因为时程安排不上被婉拒、找不到联络窗口或预算不足等因素滑铁卢,在打掉重来的过程中,等待下一次的喜悦。同时,我也在与编辑 Ab 撰写脚本规划的过程中感受到文字的幸福,更重要的是,我们成功邀请到以 When Mom Visits 作品在酷儿影展中得奖的导演张琼文与他的拍摄团队与我们一起共同制作。(同场加映:

倾听深具重量的故事,我们都是幸福的

拍摄影片的每个当下,我奢侈地享受这份幸福。

因为我近距离接触原先写在纸上的梦幻名单,倾听每一个都好有重量的故事。每一位受访者都是独一无二的,用不一样的口吻叙述不一样的故事,唯一相同的是,当他们在诉说自己所相信且坚持的信念时,都能由心发出闪闪发亮的光芒,让站在他们眼前的我热泪盈眶。

他们的声音很坚定,让嘈杂的世界鸦雀无声;他们眼神很纯净,炽热地直逼心房。完整三天的拍摄时间,我觉得自己很像无限量的行动电源,不断地被他们的故事满满充电充电。

我特别想与大家分享其中3位人物的拍摄纪实。

刘安婷:每个人,都是走钢索的人

“不论钢索下的世界有多么困难与恐怖,而是最前方的愿景依然还存在,我希望朝更好的地方去前进。”——刘安婷

第一位,刘安婷。刚见到刘安婷的时候,其实我内心有说不出的惊讶,因为我对他的印象还停留在之前穿着蓝色礼服在 Ted 分享自己是饼干怪的故事。那时候的他容光焕发、精神充沛与现在站在我身旁前的安婷有些许的差异。在等待机器架设时,在一旁的安婷,说话轻声细语且看起来好累。但在正式开拍后,身躯疲态的他却因为他所分享的话语充满“电”力。(推荐给你:

其中,令我意外的是他告诉我,其实他一直到现在都在检讨自己当年在 Ted 中分享的演讲内容,除了很谢谢媒体们为 TFT 曝光之外,同时也因额外被付诸的个人光环而感到抱歉,因为他被赋予的光环模糊了原本他想告诉大家的核心价值。

现在的安婷不断地练习将“自我”缩到最小,她希望让所有人意识到台湾教育资源不均是所有台湾人民要一起面对且采取行动解决的问题,同时他认为自己非常幸运,因为正在为这件事情努力的不仅只是他一个人,而是整个团队与他一起努力。

他说:“我们都是走钢索的人,要持续走下去最重要的是不要往下看而是往前看。能让我们持续走下去的力量也是一样,不论钢索下的世界有多么困难与恐怖,最前方的愿景依然还存在。我希望朝更好的地方去前进”,他说这句话时,从瘦小的身体中发出巨大无比的能量。这种感觉让我想起小时候,第一次跟同学玩纸杯传声筒时,一条很细很细的线,直线传达出令人惊喜与震撼的能量。(同场加映:

刘安婷,就是这样的人。

Lara:当你觉得心碎,代表你的心正要长大

我们总是抢着为心碎感到悲伤,却覆盖长大为我们带来的欣喜。

第二位,Lara。在得知 Lara 与姐姐共同创业“妹妹娃娃多媒体”前,对 Lara 的印象一直停留在南拳妈妈声音很好听的主唱。这次的拍摄,我接触到我没想像过的 Lara,她大大的眼睛清澈如水,相较以前的俏皮多了一份对世界的温柔。

我问 Lara 脱离团体选择一条困难的路,她的感觉是什么?他说:“当把身边保护自己的墙一道一道的推开,有了那个空间之后,才会有机会探索自己的可能性”于是这样,她才开始更喜欢自己。

面对挫折时,Lara 也找到属于自己的人生哲学,他说:“当你的心感受到破碎的时候,要感到快乐,因为说明你的心正要长大。”我深深被这套哲学触动着,从来没有想过原来心碎的时候可以感到快乐,也不知道原来这其实是心准备长大的阵痛。

我们总是抢着为心碎感到悲伤,却覆盖成长为我们带来的欣喜。我重新回顾让我记忆深刻的心痛事件,当下总是痛到一直流眼泪,但是现在所想起的快乐远远却超过当时的痛与不欢,因为每一份伤痛之外,我只记得我获得更多。(同场加映:

卢广仲:带给别人快乐,自己也会快乐

第三位,卢广仲。对广仲的认识,我和许多人一样喜欢他欢乐的早安晨之美,对啊对啊。我总是记得他大大的粗框眼镜、笑眯眯的眼镜配上笑得大咧咧的嘴。到了广仲公司,一边进行机器架设,一边瞧见远远的一头,广仲很快乐的与自己的吉他共处。他在公司里像小精灵一样玩着吉他,只要被他走过的地方就像被撒了亮粉一样。(推荐阅读:

正式拍摄时,让我同样感动的是添翼夥伴的温暖。现场的拍摄因为场地空间的关系,我必须半蹲才能跟广仲对的摄影机镜头视线齐平,以便顺利进行访谈拍摄。为了让我在拍摄时用最舒服的方式参与,广仲和他的同事们花了些功夫替我找到合适高度的椅子,他们或许不知道,他们的同理心拥抱了我整个忙碌的小宇宙。

广仲是所有拍摄人物中,最像朋友的人。受访与对谈的口吻,就像他的歌一样平易近人,他用这么平凡的话语分享他由衷相信的事,真实又诚恳的做自己。

我问广仲为什么会想要一直带给大家快乐,广仲说:“带给别人的快乐,其实是出自最自私的行为,因为希望自己快乐。”是啊,我时常也会因为顾及别人怎么看、别人怎么说、我有没有符合别人的期待而情绪起伏,喜怒哀乐,却忘记倾听自己的内心。

广仲用他真诚的话语让自己也让世界闪闪发亮。

经历过这次拍摄,我依然觉得“爱自己”很玄,但不是原本那种玄虚、模糊、摸不透的感受,而能渐渐勾勒出轮廓。爱自己,就是这样慢慢摸索出来的。

我开始试着练习找到自己相信的事,因为相信而让自己变得独一无二,并练习在独处时刻自我对话,开始之后,我才意识到自己可以透过与自己对话找出爱自己的轨迹,每天问自己最快乐以及最不快乐一件事,再说说为什么,甚至在不快乐中找出沈溺其中的幸福感。

另一方面,爱自己其实就是在与自己恋爱,曾经有人告诉我,“对的人”是帮助你把复杂的事情变简单,而我很幸运这支影片、我所接触到的这些故事与人,这些总总好像成为我与自己沟通的催化剂,有了化学变化,逐渐把复杂的爱自己变简单,而慢慢的我也成为专属自己那个“对的人”。(推荐阅读:

回想这次拍摄的所有经历,所有我听到的故事,我觉得自己很幸运。幸运的是从他们身上借到了这么多的力量,于是我也因而能去拥抱自己,更去爱自己。最后,我想把这一份爱自己的幸运分享给你。


大女子电影院,一起分享幸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