单身日记,用 500 字写缱绻的单身心事。单身的时候,多数时候不谈孤独,你有很多恋爱的记忆能够揣想。胡淑雯在书里写到,在一起是,当末日由预言变成现实,我要你和我彼此寻找。单身的我,整个身体都渴望着这样的恋爱。(同场加映:

换他追问为什么:为什么你非得确认自己的重量,才能心安理得跟我在一起?我说:当炸弹引爆,城市焚烧,当地震解散房屋,大水吞没树腰,当末日由预言变成现实,我要你和我彼此寻找。

胡淑雯《哀艳是童年》

《哀艳是童年》里这样写着,爱不再是妥协或宽容的字眼,爱至头至尾都是自私,我召唤我们进入世界末日的场景,要你只许跑向我一个方向,要我成为你阖眼前的唯一画面。倾城的那一刻,如果你不念着我,我们还谈什么恋爱?

记忆里,我曾经谈过一次这样的恋爱。

我如果要爱你,拒绝大方,我不能和别人共享你,因而把自己站成一个惊弓之鸟的战斗姿态,对每个来客都满怀不假修饰的敌意。

我如果要爱你,想把你藏进我的子宫里,想与你有恋人以外的更多关系,要你一天挂念我的次数与呼吸一样频繁,要你的人生承接我的命运。

我如果要爱你,想肆无忌惮地盯着你一整天,想要你的身影倒映在我的眼眸,想欺瞒记忆,在脑海里窜改这不是一天而是一辈子。

我们都是这样爱过的。恋人的存在,坚强了我们爱的信念。

还没有习得大人的恋爱,还没有学会惺惺作态,最初爱得像小孩子一样,不开心的时候就吵,哭得地动天摇,直至气力用尽,眼泪不会再流,才发现世界这样大,能够伤心的事情还好多。

你一夜之间,成了老少女,徒有少女的皮相,心已经好老好疲惫。

“他问,倘若我无法以这种形式爱你?我说,那我就必须离开你。”

老少女的少女魂突然苏醒说不,转身的姿态依然可以决绝。那么再给我一次,再给我一次那样奋身去爱,分手就是世界末日的可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