陈克华描写男同生活的情与欲,从交友软体 Grindr 谈台湾同志交友“全球化”又“在地化”,TOP(壹号)或 BTM(零号)忽略了文化多元的脉络。

文/陈克华

从 Grindr 看台湾

自从 iPad 用上手以后,身为同志而不使用 Grindr,就好像要猫儿不吃腥,鱼儿不沾水似的一样困难。

谁知一旦开启了Grindr帐户,才知原以为那些以往发生在身边朋友的神奇事迹,并非天方夜谭,而且真的就在现实当下立即显灵。包括就和住隔壁大楼里的男子约会。在同一个捷运车厢里互相用Grindr确认身份,两个陌生人因此相识一笑。

经常在车站大厅或任何公众场合发觉有人遥远地对你微笑。吃过饭走出餐厅,发现对街就站着与你互敲多时的“鸡排王子”,立刻上前相认并品尝鸡排一串。朋友更因此得到他的“水煎包先生”的一个拥抱。

而公出路过台湾三天的外国同志,竟也就大辣辣把日期写在自介上,摆明的只要萍水相逢,露水姻缘。科技深深改变了人类的行为,卅年前于深夜新公园仓惶奔行的同志们,怎也料想不到如今同志的交友模式会是这样!

Grindr 帮助同志克服了距离,现实的,同时也是心理的。

初上 Grindr,一张张千挑万拣的照片排列开来令人自卑心顿起──怎么每个同志都长那么帅?身材那么优?胸肌这么发达乳沟那么明显?光看照片台湾同志素质之高,大约居全球之冠了。

但极大的落差是可笑的约炮英文(为何多用英文我也不解)和低落的“网路礼仪”,包括对“无脸照”的粗暴攻击,且不知为何有那么高比例的台湾同志在自介上写着 TOP(壹号)或 BTM(零号)?在西方这早已被认为是异性恋强加在同志身上的“刻板印象”,是同志极欲摘除的歧视标签,东方同志却顺手拿来往自己身上套?而更可笑的是写“both”,表示他又扮一又扮零。试问全天下只有这两种异性恋才想得出来的做爱方式?

否则大可使用“versatile”这个字。

Grindr 使得台湾同志交友顿时“全球化”又“在地化”,但又尖锐且无所遁形地映照出同志文化的盲奌与矛盾。在“文化多元”(cultural diversity)已是全球趋势主流的当下,在台湾同志运动堪称亚洲第一的此刻,Grindr 无异提供了我们一面反省的镜子。(推荐阅读:Iphone 6s 揭露的性别歧视:男人用玫瑰金就是娘