近期最红的电影《我就要你好好的》讲述因车祸瘫痪的男主角和照顾他的女主角之间,坠入爱河因此改变人生的故事。面对爱情,我们总以为这样让人神魂颠倒的能量可以改变一切,人生那样宽广而复杂,你唯一能做的,只有好好去爱。(同场加映:

这电影绝对是我最近看到最让人难受的片之一,不是很剧痛大哭的那种,电影其实对于男主的病痛没有着墨太多,镜头是跟着女主跑的,整出电影并没有太刻意的“用力”。可是这种难受竟然持续到隔日早上,我想原因之一是:它的结局与我想像的截然不同。

以下有雷(编辑对不起XD)。 有次去旁听团体谘商的课,老师问大家是否赞同自杀,有组同学说:不鼓励,会尽力帮助他,但是也尊重他的决定。这答案与我心里的相同,而我会这么想其实来自于一次访谈。当时那位受访者说,像是存在主义名着《变形记》,主角第一次面对生命之后做的决定就是“结束生命”,这是他面对生命的方式。所以她并不想用教条的方式要大家别自杀,但也并不鼓励,毕竟一旦自杀就是斩断了一切连结和可能。

而这堂谘商课最后,老师笑说,其实念心理系选择谘商的路,如果赞同自杀,那还有什么好谈的?(推荐给你:

如果我亲爱的人决定要死,我真的能够松手吗?我能够不攒着他、不绑着他的去尊重他的意志吗?我想着我会怎么说,想来想去总脱不了以爱为名的捆绑:我这么爱你!你怎么能够走?你怎能忍心?你能不能为我留下?我记得在我更不了解忧郁症以前,我老觉得怎么会有拥有爱情的人还想自杀,我觉得爱情是一件很热情、充满生命力的事。所以若是我的爱人想自杀,我会觉得自己很没用、羞愤不平,因为我们的爱,并不够让你眷恋世界。

可是不是这样的。我后来知道,有些痛苦并不能用爱的快乐来抵消。我们确实相爱,我确实让你快乐,但这并不代表就能够除去你的痛苦,人的情绪感觉并不是快乐 +1 、悲伤 -1 这样简单的数值可以相互消去的。

只是知道归知道,我们总忍不住盼望对方为自己留下。同样都是伴侣死去,《我就要你好好的》(举双手赞成还是照原着翻译“遇见你之前”更好)比起《生命中的美好缺憾》让我流下的眼泪少了,心中的闷痛却很长,因为前者是他瘫痪、决定要死,而后者他别无选择,他甚至在生前始终努力延长生命。然而,我们如何判断怎样的死才是“别无选择”?当我们的生命再也不是生命,我们能不能以选择死亡来面对?或者我们该不计一切的苟活?人类的安乐死始终还是好大好大的争议。

“那是在遇到我之前!”露依莎以为他们相爱的快乐,能够改变威尔安乐死的决定,抱着这样的渴盼付出,最后他还执意要走,那种打击真痛,她觉得自己失败了,转身跑走。而威尔只能眼睁睁看她走,除了大喊“露依莎”别无他法,他不能在爱人流泪的时候抱住她,也不能在她伤心跑走的时候拉住她,对比影中威尔父母、露依莎姊妹相互拥抱安慰的镜头,更让人觉得难受无比。

可是你以为威尔不珍惜生命吗?其实不,比起露依莎,他才是热爱生命的那一个。他曾经活得非常精彩,工作能力好、有着迷人外表、相爱的女友,他乐于尝试所有冒险,在朋友制作的庆生影片中,有着他高超的滑雪技巧、一身肌肉的跳水画面。他甚至在爱情发生的时候,没有拒露依莎于门外斩断情丝这种老梗(还直接呛声露依莎男友XD)。

而露依莎,她非常容易满足,愿意为温暖的家人付出、有着稳定交往七年的男友,总是过得很快活,穿得很“鲜艳亮眼”——她最喜欢的袜子是黑黄相间的蜜蜂裤袜!可是在遇到威尔以前,她不看外语片、没潜过水、没看过赛马、没听过莫札特演奏会⋯⋯“遇见了一个人,然后世界完全不同”,在电影中指的不只是威尔,更是露依莎。

“我在这里过得很快乐!”露依莎说。 “你不该满足,”威尔告诉露依莎,“人生只有一次,妳有责任把它过得精彩。”

我老觉得这样的威尔,他会活下去,他会改变主意。但没有。他太清楚自己想要的生命是什么模样,他知道他热爱的那一种再也不可能。“你不能改变别人想要的,”露依莎的爸爸告诉她。“那我还能做什么?”露依莎问。“去爱他们。”爸爸回答。

是的,我们爱的人,能够让我们的世界完全不同,能为我们打开一个全新的世界,但这样的改变是自然的、是对方愿意接受的,我们并不能执意改变对方。我大概也是有点控制欲的人,老希望生活过得像我想要的一样,希望一切按照我的安排,所以才为这样的结局这么伤心,可是“人”是不能被安排的,他们有自己的意志。威尔的护理师说:“我也希望他活,但前提是他也希望自己活。”

所以,除了爱,你别无他法。

在露依莎终于赶往参与威尔人生最后阶段的时候,播放了这首我在里面最喜欢的歌曲,红发艾德的《照片》:

Loving can hurt
Loving can hurt sometimes
But it's the only thing that I know

And when it gets hard
You know it can get hard sometimes
It is the only thing that makes us feel alive

⋯⋯

Loving can heal
Loving can mend your soul
And is the only thing that I know

爱可能会伤人,爱有时候也很艰难,但这是我唯一能做的事,是唯一会让我们感觉“活着”的事。爱会治愈我们。

图片来源