6 月 24 日,英国脱欧公投 (Brexit) 结果宣告以 51.89% 的赞成比率脱欧,有人担心德国强权扩大难以制衡、有人质疑投票比例反映了年长世代宰制年轻世代的未来,女人迷时事观察笔记,也带你看脱欧后的未来趋势,卡麦隆宣告 10 月卸任之后可能是女性总理的天下?(同场加映:

2016 年 6 月 24 日,在世界历史上将成为一个举足轻重的日子。台湾有大型白领劳工罢工事件,得到资方正面承诺处理,欧洲则传出震惊全球的英国脱欧消息(48.11% & 51.89%) 。女人迷的读者,关心生活亦关心天下大事,我们为读者快速整理三个值得注意的英国脱欧观察重点问题。

一、英国公民普选的结果真的满足普选公平正义原则吗?

这次英国脱欧 (Brexit) 公投结果引起市场不安和全球评论家讨论很大的原因在于公民普选结果呈现明显的结构差异,从年纪、地理区域、及受教育程度,都呈现巨幅需求落差。

18~24 岁的族群有高达 73% 的支持留欧,反之 65岁以上的人口有 60% 渴望脱欧。以地理结构来看,最国际化,也是与欧盟地区最密切交际之处的伦敦,和北方的苏格兰,也是强烈希望维持留欧的现状。但相对而言较乡野的区域,则更支持脱欧。

以教育程度来看,有 57% 的大学程度以上投票者支持留欧,但大部分国中以下的受教育程度者的投票者则更认同脱欧。这样巨大且明显的结构差异,除了引起世界领导人反思公民普选的潜在危机,更让这个普选结果在英国年轻世代间引起巨大反弹声浪。

二、脱欧就脱欧,谁会受到影响?

最大的影响莫过于现有移民、英国本国内社会与世代分裂危机,以及对世界经济的影响。

现在英国境内约有三百三十万的欧盟移民,其中以波兰、爱尔兰和德国移民最多。英国亦约有一百二十万的移民居住在欧盟境内。这些移民会是首当其冲直接影响到现在生活。

此外,普选过程和结果不仅造成英国国内社会对移民的仇恨、加剧社会分裂、更让英国在欧盟国境内成为不受欢迎的“外籍人士” (expats)。支持脱欧者认为 6月24 日是英国重新独立日,但反对脱欧者却认为是英国未来的丧钟。(推荐阅读:

年龄结构的差异,造成新一波世代冲突;公民普选的结果,加深苏格兰要求全民公投独立的可能;益趋保守和紧缩的移民政策,亦可能让他国人才资金资源流向它处。在目前世界更往开放交流的风潮之中,英国选择一个无法预测的锁国政策。而脱欧之后,对英镑和欧元的冲击更是剧烈,世界经济即将可能重新洗牌。

三、下任接班人,女性总理现身?

这次的脱欧普选,以世界角度而言绝对是个灾难跟英国危机。从伦敦政经学院的权威教授 Tony Travers 到美国纽约时报都认为,这次的脱欧普选是英国首相 David Cameron 罔顾英国全体利益只为了稳固党内保守派声浪的政治手段,为了个人而酿成的历史性错误。即使首相 David Cameron 在普选之后提出辞职,即将在 10 月下台,但他留下的却是更多不安。

但值得注意的是,随着 David Cameron 即将卸任,接下来英国保守党接手的总理人选又是谁呢?目前各大媒体所预测最热门五个人选当中,有两名是女性—— Theresa May 和 Andrea Leadsom。其他三人分别是,呼声最高的前伦敦市长 Boris Johnson、Michael Gove 和 George Osborne。

Theresa May (特雷莎梅),她不仅呼声不逊于前伦敦市市长 Boris Johnson,她也是英国历年来任职最久的内政大臣 (Home Secretray/国务卿) ,她也曾在 2010 ~ 2012 年时担任英国的妇女与平等部长 (Minister for Women and Equalities)。

在英国脱欧之后,网路上已经开始有 Teresa May 的支持者发动活动,认为英国需要一个强而有力的领导者,英国需要 Teresa May。

而 Andrea Leadsom 则是因为在这次的脱欧普选的电视辩论中,表现亮眼。突破重围的,她意外地成为目前英国下一任总理的热门候选人之一。

在脱欧普选之后,Andrea 也在 twitter 上表示巨大的恭喜英国独立日,也不断地认为英国进行脱欧普选是 David Cameron 最勇敢的决定之一。对于保守派来说,Andrea Leadsom 展现对脱欧极高的坚持和信心。

知名英国权威媒体经济学人以 “悲剧的分离”(a tragic spilt) 和“普选之后,一片混乱”(after the vote, chaos) 为主标评论。历史的转捩点,绝对需要时间的梳理验证。也许,一百年后,这个普选结果成为大不列颠的最重要独立守卫战,但也许一百年后,英国会像中国清朝一样为这天的锁国政策付出惨痛代价。

但绝对值得观察的是,这个普选结果提醒我们注意两个可能危机:第一个危机,从国族、资本流动、城乡到年龄的族群分裂日益扩大。第二个危机,义和团式的民族主义兴起。英国保守派的普选胜利,美国总统大选共和党代表 Donald Trump 的美国唯一主张,对比世界因为通讯技术发展而日趋开放的自由主义,可能引爆下一波政治风潮。

David Cameron 此次最大争议是,他虽兑现他的竞选诺言,在英国推动脱欧公民普选,却被认为忽视今年二月欧盟通过英国特别待遇国的协定,许多评论家认为他以公民普选为安抚党内保守派的手段,进而挑动英国民粹主义。这次的普选结果,也为他传奇的政治生涯(英国保守党百年来最年轻党魁、英国史上最年轻首相),添上绝对的历史争议。