刚好,在爱情中是多么难得的一个词。要花多久的时间才能遇见一场刚好赶上的爱情?要如何拿捏才能在关系中既保持热度,又不流于紧迫;既给彼此空间,又不沦为疏远。要知道自己遇到的是不是刚好的那个人何其困难!要知道自己对关系的维系是不是不过也不少,这也相当困难。我们只能在这一个模拟两可的形容词中,努力揣摩尝试我们的爱情。(同场加映:

刚好,多模拟两可的形容词。

记得之前看杂志看到一篇报导,报导引述了纽约州立大学帝国学院心理学教授塔兹尔(Miriam Tatzel)的心理报告,告诉我们,的确,钱赚愈多、幸福感愈大,但当年薪达到 7.5 万美元(约 225 万元台币)是快乐的最大值,超过此金额后,收入不再跟幸福感成正比。而通往幸福的另一途径是俭约,物质欲望少的人比较快乐。(同场加映:

爱情,好像也是如此。

在一段关系里面,总会有人把比较晚出现的那位称作第三者,然后还有了“不被爱的才是第三者”这样的电视剧台词,但真的不该怪罪那些被污名化的第三者,甚至根本就没有所谓的第三者。因为,从头到尾,唯一该一肩扛起所有一切的,明明,就该是,始作俑者。

“菩提本无树,明镜亦非台,本来无一物,何处惹尘埃”我知道一个巴掌拍不响,但是,当已经将一个人捧在掌心时,为何还要匀出空档去拍巴掌?基于三个大脑系统:性欲、浪漫爱情、长期依存感?

或许吧,毕竟这可以解读为何很多一夜情不只有一夜。尤其当高潮时、兴奋时体内产生的多巴胺,会让我们全身充满着爱情的激素,也正是因为这些激素,会让我们同时对亲密关系内的人产生依附感,但又会对另一个人感受到强烈的爱恋,同时又可能想跟别人做爱。甚至很多时候,当你跟亲密关系的人躺在同一张床,心思却全部被另一个人疯狂的霸占。

而且,最痛苦的部分是,此刻的心情无法跟任何人讲。很多事情,一定要经历过才会知道,爱情除外,因为就算早已在情场身经百战,很多时候,还是永远不知道该怎么办。

无论我们是否处在单身的日子里,我们都渴望被爱,也不是没人爱,只是那些人我们都不爱。我们绝对也是想要爱人的,想到跟他或她相处时的开心,让我们深信跟她或他在一起绝对比单身更好,但却在毅然决然跟单身的自己说再见之后才发现,原来这所有的美好,只出现在在一起之前。(推荐阅读:

又有多少次,已经跟另一个人在亲密关系内的我们,遇到一个觉得好像彼此似曾相识,聊了几句更发现很多观点不谋而合,很多话甚至不用说,对方就知道的那样一拍即合的另一半,但却因为无法取舍而怯步。

《卖花女》的作家萧伯纳说:“爱的成分不过就是,在两个女人中过度高估了其中一位”,高估也总得估,于是硬想了一个办法去比较,决定要选择比较爱你的那个。去想着两个人的好,想着两个人的不好。去想某一个人是否是因为那些自身过往的经验,或自己的喜好而将一些动作视为情爱的表征,而另一个人却是因为爱你这件事情,才会有那些象征情爱的动作。

最后往往还是自己将自己困住,因为让你无法取舍的原因,不是因为你比较不出谁比较好,或什么谁比较爱你抑或是你比较爱谁,至始自终,无法取舍的原因,其实都来自于对眷恋的依赖,对互相的习惯。

当自己一次又一次在日记里愚蠢的骂自己别再为了他感到迷惑,但同时又一次一次的安慰自己没什么,然后人前欢笑人后泪流。就算说得再多,最后,也只会变成一堆狗屎屁,如果要去问为什么,可能也只会换来一句 I do not know 。又能怪谁呢?去问始作俑者吧。

谁不想要幸福,谁不想要有人对自己好,只是很多人(个人觉得应该仅限于女人)都跟三毛说的一样:“如果你给我的好,和你给别人的是一样的,那我就不要了”。为何我说仅限于女人,因为女人其实就像只猫,她们喜怒无常,她们爱撒娇,她们喜欢你摸她头,她们喜欢你轻轻的逗她玩搔她痒,当她们喜欢你的时候,她们会义无反顾的交出自己的全部。

她们会突然来情绪,但目的只是想要你哄而不是闹,最重要的一点,她们记忆力不好,但永远会记得你对她们的不好,我所谓的对她们不好,是指那些她们真的很介意的事,而你一而再再而三地成为累犯。当她决定不喜欢你的时候,或许你根本还没发现,当你回过神的时候,才惊觉她已走了好远,好远,好远。

就像张爱玲的短篇小说《红玫瑰与白玫瑰》中的经典(我实在不想用“名句”这两个字来形容如此艰难的时刻)“也许每个男人全都有过这样的两个女人,至少两个。娶了红玫瑰,久而久之,红的变成了墙上的一抹蚊子血,白的还是窗前明月光;娶了白玫瑰,白的便是沾黏衣服上的一粒米,红的却是胸口上的一颗朱砂痣。”(同场加映:

绝大部份的男人(请原谅我私自假设的量词),如果可以的话,都会想着左拥右抱的美好,然后忽略左右为难的苦恼。总觉得不一定会有苦恼出现,也可能就算已预知会有苦恼,但那些美好太过美好,使人甘冒丧失行为能力的风险也要沈醉,觉得爱情好难,我之前说过:爱情难,难在选择。但最近我发现,应该更洗炼一点,不是难在选择,而是难在‘取舍’。你问我“选择”跟“取舍”有什么差别?

我会说,取舍是选择的比较级,在选择的时候你不一定已经拥有,但一定是已经拥有,才会需要取舍,历经过取舍,才有可能窥见他们的最高级:“舍得”。

当然,如果从进化理论来说,人类产生爱的这种情感,只为了提升繁衍后代的成功率。好吧,我也希望可以这么简单。但就因为人间有情,才会多出了这么多眷爱。说也奇妙,爱情的开始源自于对一个人动心,但很多爱情的结束,也因为如此。有几对能做到互相动心后,只会再为对方心动?

早在 2000 多年前的老子就告诉我们“道可道,非常道”、“道常无为而无不为”,人存于自然,而自然中所有的一切法则,都不是永恒不变。天若有情天亦老,月若无痕月常圆,所有生为人的一切,都不会因为我们舍不得而就不会走的,尤其是爱情,爱情是最难舍的。没错,总说有舍才有得,所有事物都伴随着一体的两面,只是伴随着爱的另一面刚好叫做“痛”而已。也就是说,当决定舍掉爱的那一刻时,痛自然顺应而来。(推荐阅读:

妳有没有深爱过一个人?妳有没有拒绝过一个深爱妳的人?妳有没有被妳深爱的人拒绝过?但我们仍旧渴望而且需要爱情,因为爱情之所以美好,正源自于我们不知道最后是否美好。不管最后结果会怎样,趁着还会想念的时候用力想,还想见面的时候多见几次面,珍惜每一次的拥有,直到有天,确定其中一方坚决不想见面了,就想着他的脸入睡吧,反正他早已在妳心里面了不是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