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下女的诱惑》韩国导演朴赞郁继复仇三部曲后的新作,阔别影坛七年,朴赞郁以《下女的诱惑》再探情欲深层,阴谋、欲望、谎言背后,游走出另一条不同于原着小说《荆棘之城》的视角。作者 Nicolas 的精彩影评,带你细看画面背后层层的交织意涵。(同场加映:【脸红情欲片单】六部必看情欲电影

朴赞郁的作品主题一向围绕着各种原初的欲望,配上个人风格的画面处理,使得他的电影一直以来都能同时抓住注重艺术性的影评和注重娱乐的大众的目光,《下女的诱惑》也是如此。

但这并不是说朴赞郁刻意迎合大众以取得亮眼的票房,对他的电影来说,主题和风格是密不可分的关系。除此之外,阔别韩国影坛7年的朴赞郁,尽管未能在坎城三度夺奖,但这位顶尖的东亚导演再度向世界展示了他的挥洒自如、他的电影结构之严谨、格局之宏大、层次之深远。


《下女的诱惑》的主视觉海报看起来就非常肉欲纵横。

《下女的诱惑》借用了 Sarah Waters 的布克奖提名小说 Fingersmith 作为故事主轴,将背景从维多利亚时期的英国搬到1930年代,尚在日本统治下的韩国。故事叙述出生在社会底层,被小偷集团抚养长大的女孩淑姬(金泰璃),应伪造大师藤原伯爵(河正宇)的邀请,参与一场精心设计的骗局。原来深居简出的贵族千金秀子(金敏喜)继承大笔遗产,而藤原打算利用淑姬作为内应,诱惑秀子小姐和自己私奔,侵占她的遗产之后,再将她抛弃。

对淑姬来说,伯爵提出的条件十分诱人:十万圆,已经足够她远走高飞离开没有希望的朝鲜,到一个全新的国度开启新的生活。然而随着淑姬和秀子小姐相处的越多,淑姬发现自己渐渐被秀子身上那股难解的魅力所吸引,生出一股想要保护她的冲动。在此同时,担任秀子监护人的姨丈(赵震雄)似乎也对秀子有所打算,使得淑姬的情势更为险峻。淑姬该诚实面对自己的感情,希望娇贵的小姐能相信她,和她一起逃离这个充满阴谋和谎言的罪恶之地吗?又或者她该务实一点,完成藤原的计画,弃小姐于不顾?

描述剧情的一开始使用“借用”一词,因为 Sarah Waters 的原着主要着重在欺骗、真相、和身分认同等人际间的元素。但朴赞郁在这个基础上用他多彩的画笔,替故事涂上更丰富交织的层次。藤原伯爵和秀子的姨丈上月其实原本都是韩国人,然而在那样的时空背景下,一个人要往上爬,就必须要抛弃自己卑贱的韩国出身,成为彻头彻尾的日本人。

是啊,这样的阶级多么残酷,其源头可追朔至百万年前的非洲大陆上,公猴子为了巩固自己的交配权所订下的规矩。阶级啊,在我们体内血液流动的年岁比国家民族在我们体内流动的时间还久,别人又有什么资格责怪他们的选择呢?

然而这样对自己认同的压抑和扭曲,造就了上月古怪的性癖好。他在豪宅内建造了一座富丽堂皇的图书馆,用以收藏他耗资千金从各地购得的色情小说,并且不定时的举行读书会,西装笔挺的日本贵族们坐在木造的剧场式座位上,看着上月小姐优雅的描述西门庆如何翻开潘金莲的玉门。广角镜头捕捉了观众们一直保持着一样的姿势有如完美的模特儿,然而抖动的手指、抽搐的眼角都显示了他们内心的激动,和藉由压抑激动而获得的快感。(推荐阅读:

读书会的压抑气氛和宅邸的风格都让我想到赖希着名的《法西斯主义群众心理学》,而当时日本雄壮的手臂正揪着无法抵抗的韩国。随着故事的进行我们还发现,上月姨丈其实有性虐待的倾向,甚至阿姨很有可能便是被姨丈活活虐待死的。在他藏于地下室的刑房中,养着一只巨大的章鱼(是的,《原罪犯》里的老朋友),那是上月深藏于心中,被抑制的性欲。

除此之外,他还努力将上月小姐训练成性冷感的人。这无非是一种精神割礼,也是权力倾泻下将女人的性彻底去主体化的最终结果。当藤原伯爵说“除非你享受与尸体交欢”时,上月亦不置可否。虐待是他个人的事,至于被虐待的对象如何,他则完全不在意。

然而,“对男女交欢冷感”等于“性冷感”,最终还只是异性恋的贫瘠想像。(推荐思考:性冷感有十种

在电影第二部分的叙事里,我们从秀子的观点,感受到她潜藏在冰冷坚硬的外表底下的悸动欲望,正一丝丝的被淑姬唤醒。和伯爵及姨丈那被阶级与权力扭曲的欲望不同,秀子和淑姬之间的欲望是出于全然的互相关怀。尽管以社会的角度来看,她们之间的性是奇怪而无法接受的,然而在朴赞郁的处理下,片中三次大胆而直接的床戏所给人的感觉却是健康而欢愉的。这么一来扭曲的究竟是这两个可爱的女性呢?还是社会呢?

为了本片所搭建的豪宅内部非常令人印象深刻,图书馆、书画室、小姐的卧房、都美得让人想一再重游,有效的将观众吸入这场华丽的欲念漩涡里。道具的使用也十分出色,每个出现的物品都充分发挥存在的作用,除了推动剧情的进展、制造效果以外,意义又环环扣回主题里,让人不禁赞叹朴赞郁操作道具的能力(如《亲切的金子》中的豆腐)。美术设计也在坎城获得了 Vulcan Award 的殊荣。

但本片最出色的还是要属演员的发挥,金敏喜的表现完全令人屏息。从单纯脆弱的大小姐,到显露出阴沉的内在,到内心冲突,到被淑姬的保护感动、坠入爱河,金敏喜无论何种状况下都能精准诠释角色的神韵,同时散发出一股无法抵挡的神秘魅力。金泰璃则是个人就散发着和淑姬一样的天真特质,虽然环境的恶劣使她心生恶念,但还是狠不下心来伤害别人。朴赞郁也在访谈中表示,金泰璃自成一格的纯然演技,给淑姬这个角色注入更多活力和亮点。

而河正宇饰演的藤原,则是从一开始便维持着复杂的神祕感,行骗不只是单纯的角色情节需要,观众可以感受到,河正宇即使在说着残忍的话时,说不定也是在骗人,或许他早就知道自己的结局,却成功“骗”倒了另外两个女主角?赵震雄的角色虽然不若其他人复杂,但他还是出色的诠释了姨丈的压抑与变态。

在淑姬的一个计画里,她和秀子可以一起逃往上海,远离充满创伤的朝鲜和日本。在温暖的邮轮包厢中,她们享受彼此的肉体。然而邮轮外明月照着的,是一片漆黑充满凶险的大海。或许她们就算到了上海,也无法逃过日本的追杀。

看完电影,戏院外的天空,也挂着和当时一模一样的月亮,但我们上岸了吗?