一年四季,无论是周遭人所聊天的话题,或广告媒体不停灌输需要瘦身、保持身材的观念。似乎父权框架下的审美视角,使得女性的身体形象沦为评断身为一个女人有无价值的准则。只是为何女性的身体只是为了讨好男性,或某个特定的族群?不该是这样的,一个人的身体属于自己,不该屈就把玩在他人之手的生活规则,选择低头,选择服从。我们必须打破规则!(同场加映:

 

之前跟女人迷编辑讨论问题的时候,编辑曾经跟我提到“如何看待夏天‘瘦’的意识更盛行”的问题,其实说实话,作为一个真正意义上的胖子,我并没有觉得瘦身这个观念在夏天特别盛行,因为我觉得瘦身的观念几乎一年四季都会出现在我们的生活周遭。

夏天的时候,广告跟你说“你的身材准备好迎接夏天了吗?”;到了秋天,广告告诉你“中秋烤肉还是别忘了保持身材”;冬天时到,广告提醒你“冬天不减肥,夏天徒伤悲”;一年过后来到了春天,广告还是说“年前大鱼大肉,年后肚子不瘦”。所以瘦身意识在夏天真的有特别盛行吗?坦白说,我并不觉得。(推荐阅读:

但是既然编辑如此提到这个现象,那么这也表示“瘦的意识在夏天更盛行”这个现象应该是不分胖瘦都能明显感受到的一种“共识”。那么为什么相较于其他季节,在夏天会更重视这样的问题?从比较直观的角度来看,因为夏天的服装多为短袖短裤,会裸露出比较多的肌肤,所以必须要在乎自己身上有没有多余的脂肪,才能“配合”这样的穿着。

然而以一个女性的角度来看,为什么女生会特别在乎自己的身材到底适不适合短袖短裤的穿着?为什么会特别恐惧自己的身材在这样的穿着下会不小心走样?更进一步来说,女性会有这样的担心,也是因为惧怕损失某种风格穿着的权利,或者是更单纯的“怕被取笑”,所以才会产生这样的恐惧。

如果真要探究女性对于“裸露赘肉”的恐惧,最根本的原因到底是什么?单纯的“审美”其实并不完全能解释这样的恐惧,而是在“审美”这样的幌子之下,它意味着一个人的身体,在父权结构所支配的社会价值观之下而产生的权力关系。无论你承不承认“男性凝视”对女体审美的影响,但不可否认,整个社会的确更在乎男性的看法。(同场加映:

为什么身为女性,我们会很在乎自己裸露出来的地方?我们为什么会觉得一旦裸露出来的地方有赘肉,就会被担心受到言语嘲讽?这是因为在整个社会文化中,对于女性的凝视,一直以来都是建构在男性的审美观之下,而男性在看待女性的身体的时候,相较于布料遮掩的部分,他们更在乎女性裸露出来的身体。

因此,你在网路上可以看到为什么有些男网友迷恋所谓的“绝对领域”(就是及膝袜和裙裤之间的肌肤),以及对小热裤非常不可抗拒?也可以观察到,为什么明明已经是大热天,但是肥胖女性永远都是穿 T-shirt 和长裤出门?即使她们穿上露胳膊上衣以及短裤的时候,她们还必须要套上一件薄外套以及内搭裤才穿的“顺理成章”?而就算当前已经有大尺码的泳衣,但是还是鲜少有肥胖女性有勇气将泳衣穿到沙滩?

这无不是因为男性对于女性的审美观有严格要求,甚是渗透到整个社会的价值观以及女性对于自己身体的厌恶,所以对于“女子裸露自己的身体”这件事情才会成为女性为自己的身体所困扰的原因。

真要说起来,其实“裸露身体”这件事情也并不全然都是真的裸露自己的身体,包含妳穿比较紧的衣服也是变相的“裸露身体”,因为它展现了身体的曲线,这跟裸露身体的道理并没有什么区别,所以有很多肥胖者拒绝穿紧身衣裤而选择宽松的衣物也是同样的逻辑。

原因是因为肥胖者庞大的身躯很容易成为他人议论的箭靶,所以才必须要遮掩自己的身材,并迫使自己在这种环境里把自己的存在感降到最低,才不会招人非议。(所以有些瘦子很纳闷明明已经有大码店但是为什么还是有些胖子没办法穿的好看,其实对某些胖子来说她们并不是真的不想穿的好看,而是如果妳没有非常超脱的气质,妳穿的太高调不会有好下场。)

也因为整体社会环境以及两性间对于女体要求的苛刻,所以当一个女性如果他的身材符合男性的审美要求时,这意味的不只是一个女生适不适合穿短袖短裤,它也意味着一个女人的性魅力是否被男性认同,当一个女性的性魅力被男性认同时,她在这个社会上的存在才算“有价值”。

一个女人的价值被认可,就表示她相较于女性有更多权利去做更多事情(比方说有穿短袖短裤的权利,跟男性有亲密关系的权利,以及言语霸凌不符合主流审美女性而过错不被追究的权利)。

甚至会使女人自认为自己高人一等,而去取笑或祸害那些“没价值”的女性。就如同十九世纪末,西方列强冲击亚洲时,部分亚洲国家必须要透过内部的“维新”才能使西方瞧得起自己的国家,甚至当有些亚洲国家被西方认可,他还会利用自己的政治力量夺取其他更弱小的国家的利益。(推荐阅读:

在这种价值观的驱使下,才会使得女性被迫要为了服膺于这样的价值观而牺牲自己的身体意识,也使得当谈及女性权益的时候,女人间才没有办法很完全的团结并抵抗这样的父权结构。

但是光是能够拥有“特权”这件事并不能说明女人对于肥胖的恐惧,除了瘦女人所拥有的“父权红利”以外,必然也要对胖女人的权利有所剥夺,才会使得女性不得不必须要透过减肥才能获取身为人应有的权利。比方说为什么女人会担心自己会变胖?

因为这样会没有美感,没有美感就表示她没有性魅力,没有性魅力就表示没有办法得到男性肯定,没有被男性肯定的结果,就是势必会被剥夺一些身为人应该要有的权利—比方拥有尊严而不被恶意羞辱和歧视的权利;比方拥有各领域平等的权利;比方拥有作人最基本的自由而不被干涉的权利;比方自己的故事和定义不被人所剥夺的权利;甚至是一个人可以不用因为自己的身材而承受各种恐惧的权利......等。

其实上述举的例子不完全跟法律有关系,但是如果肥胖者在法律上所保障的权利,都可以被瘦子轻易剥夺(比方言语攻击毁谤以及工作权的未保障),甚至还会觉得被剥夺得理所当然,而完全没有人会想去追究,那么在这种环境下,身为肥胖者真的不得不牺牲自己的身体意识,以换取做人最基本的保障。(推荐阅读:

所以如果真要说“瘦身”本身的意义,与其说它是审美问题,不如说它是性别问题;而更精准来说,与其说它是性别问题,不如说它是政治问题。

因此当我们谈到瘦身的时候,我们讨论的并不是在于瘦身本身的健康、审美以及个人管理(事实上,这些都只是遮掩事实的一个幌子),而是在于身体与人际社会本身的阶级政治,也因此,为什么有很多瘦子只因为自己身材苗条就会产生露骨的优越感,也为什么会出现同样是胖子,小胖会出现鄙视大胖的行为。

然而一旦有人提起对于瘦身风气的质疑的时候,就会有人开始为此感到紧张,甚至出现愤怒和抵制的行为,因为当一个人一直以来处在一个既得利益者的状态,它自然不可能让人去改变这样的社会结构。

曾经在大陆网站上看过一个段子,它提到:“要看一个男人的政治观,首先要看的不是他怎么谈政治,而是看他怎么谈女人,这才是他真正的政治观。”然而如果要我对不分性别所有人发表评论,我会说:“要看一个人的政治观,首先要看的不是他怎么谈政治,而是看他怎么谈肥胖者,这才是他真正的政治观。”

如果一个人可以只因为一个人外表不佳而剥夺他作人最基本的权益,那么关于其他群体的人权当然就根本不用质疑他的真正立场是什么。(推荐阅读:

对瘦子而言,这些文字所传达的讯息太过言过其实,然而对肥胖者而言,这是打从她们身材走样以来,必须要一路面对的一场来自于身心灵以及社会意识形态的强烈斗争。瘦身乍看之下它是健康、审美和品格的议题,但更深入追究下去,它其实并没有想像中这么单纯。

瘦身议题在这个社会长久以来从来不是单纯的形象的问题,它是身体和权力间的政治游戏,一旦这个社会的游戏规则把持在特定族群的手中,那么服从于这场游戏的人,即使不输也不会是真正的赢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