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人世间一定有委屈和忧伤,可是通过诗句,委屈和忧伤是可以转换的。”蒋勋曾这么说。读诗很像一种消化悲伤的进程,为生命留点独白,每个礼拜的这个时间,我渴望你替自己留下一段时光、离别现实的纷扰,女人迷只为你读诗。(同场加映:

一直想写一首温柔的诗
给一个不读诗也不温柔的人
知道你不会看到
这样很好
 
但我的温柔都不完整
 
冬日 树梢 阳光
清醒睁眼前的鸟鸣
为蛾在灯前
放置隔热的玻璃罩
事先流掉冷水
海平面上船驶向落日
接受漫画里超人
对于世人无可奈何的事
也无可奈何
 
断词残壁
未完就折成纸飞机
 
堆在桌上 因为
即使天涯有定
还是有不能瞄准的远方
 
但你不是这个房间里的笨蛋
所以我在此处说的 你不会懂
这样真的很好
 
是我所能想到的
最完整的温柔

——漉漉〈留白〉

我睡不着
疑心枕头上有你的味道 
 
我醒不了
像迟到的朝圣者
神已经死了
还在原地守候 
 
我还不想变好
不想跟你一样
懂得遗忘 
 
你仍然是我的乱世
即便我已不是
你的佳人 

——徐佩芬〈战争〉

我开始倒数计时
这样在咎责的时候
我就能说是他死得太深
太透,透明得像是
稀薄的灵魂
——等等,他是否
已经按下释放灵魂
只剩一具空壳
 
他也许已经在跑魂了
也许正在回来的路上
也许在副本里
转错某一个弯,正等待
像个经典的路痴
像是我的逻辑
不管怎么写下新的巨集
都会出现Error
 
然后他就死掉了
所以我就停止施法了
我不敢说
在他被上Debuff时
还是有救的,像我们
我们都还有救
我看到我延迟两千毫秒
我的复活术像是东握湖大火球
然后他就在我眼前死掉了
既然他已经死掉了
那我也不用再继续咏唱了
既然他已经死掉了
那我想我也无事可做了

——节录 宋尚纬〈然后他就死掉了〉

// 19 天,死刑定谳,枪决后,世界还着纷扰着。然后他就死掉了,当生命轻如鸿毛,我们不再悲伤,也不再幸福。

我全然陪在爱里,呼吸
浅酌旋律
生活不会自动呈现字形字义
我的人生已从昨日跨过一道菊花
与箭竹交错的篱笆
涉入晨雾
斜风细雨提问:有春
料峭心志?我设想今天从事一番革命
却继续安静,沉吟:
三餐已过
对不起的菜色,又再三
确认方向清淡是正确的。工作扶我
张望──临风幻想
我正消失的,正是我想......
我想荣光我的理念与心态:
我的梦有礼而谦冲
一步一脚印专注地死,必然伴随我
全力以赴地活过
直到对自己全盘体认:
真高兴我错估才气,胆敢与生命争执
谋逆......人间欲曙,我大动作起飞
神识绝对
清醒,也继续可以感觉

——李进文〈静到突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