先前分享的刘安婷毕业演说:“找个值得耕耘的地方,种下你的幸运”获得许多人热烈回响,让我们进一步透过刘安婷的影音分享带你深入她的内心故事,听刘安婷谈起 TFT 的成长再谈起自己曾有过的脆弱,眼神里满是温柔。女人迷《女力职场》与天下杂志video《女人办公室》感动合作!(同场加映:

“孩子最需要的资源,不是衣服、电脑、书包,而是人,是有爱与榜样的老师。”——Teach For Taiwan 为台湾而教,

TFT 期许一切改变以孩子为核心,给孩子真正需要的资源——师资。招募教师进入偏乡学校进行两年全职的教学工作,创办人刘安婷与执行长林普晴,两个 26 岁的女生,他们想用翻转人的力量,改变世界。走进团队都是女孩的 TFT 办公室,一起看看这群夥伴的韧性。

Q:全部都是女生的办公室跟有男生的工作环境有何不同吗?

我比较起来都还好。因为女生也不是大家心目中典型的女生。大家个性都不同,偏阳刚或阴柔特质都有。很少意识到性别造成的影响。唯一是对美感比较龟毛,前期初创,就算资源少还是坚持我们做出去的东西要有美感,但是对于男生为主的组织好像就不同。(推荐给你:

社会创业界女生其实蛮多的,甚至硬要讲应该有过半。好像不一定是因为特质,甚至有些原因是家庭期待,很多男生跟我说家庭不允许他们去做这样的事情。女生大家觉得随便啦以后嫁个好老公就好,所以反而女生有比较多空间做长辈不容易接受的事情。

我们招募老师也常遇到这样的状况。男生不一定没有意愿但是家庭给的压力大一点。对女生来说当然同时是优势也是诅咒。curse and blessing at the same time。

其实女生的特质还是要跟男生两个性别之间还是要有一定程度的搭配。当然以前是男生比较强势,现在女生的优势必须不断被强调,因为以前相对来说是比较受压抑,但是也不代表女权高涨、男生被压抑这样会比较好。终究要追求平衡。很多人探讨求学时代成绩好的是女生,为何最后老板都是男生,我觉得跟阳刚特质有关系。

除了社会期待之外,男生虽然对细节不一定有细腻,但是大决定比较果断比较敢看未来发生的事情。女生通常会比较着重关系跟细节。如果没有好好搭配很难单一的成功。虽然我们团队看起来是女生我们顾问团有很多男性前辈在里面,如果没有他们,其实我单纯依靠我原本的女性特质做事情,也是有瓶颈的。(同场加映:

Q:TFT 人才的特质是?

人才发展的角度来看从来不会用性别来切。

我们会看理性感性的光谱、外向内向等,但是很少几乎没有用性别来看,每个位置需要的特质不同。像是普情需要对细节的注意力还有照顾人的特质,因为她是对内,要关注每个人的工作状况,甚至订定制度让大家工作室愉快,这些都是他需要的特质。

我比较想大一点的事情,需要方向性方法论,比较抽象,对细节没有办法。我的弱项是细节,我会找细节比较强的人,我觉得放大抽象跟领导学也有关系,因为带团队需要让大家意识到自己的优势跟劣势,需要有具体的计画去培养,去打他要打的仗。这些地方相处上会越来越清楚,认识自己跟团队夥伴。不希望让一个人在不适合的位置消耗。

我都会定期每一季我会至少跟大家来个早餐会,问说你有没有哪边使不上力阿,哪边很有成就感。要综合新创组织不可能完美,但是组织越来越大、理想上要往自己发光发热的舞台走。(推荐阅读:

Q:研究中三十岁之后女生很容易离开工作,女生被家庭在期待下不容易有企图心,如果跟年轻的女生对话,你会说什么?

第一,工作跟家庭不一定只能择一。家庭是社会之本,如果女性天生把孩子教育好是带给女性很大成就感跟价值,不代表谈女生权益就是要放弃家庭。我讲的不是择一是平衡。也包括人生中想要的东西。我们是很幸运的一代,我们有选择权。

现在的我们有更多资源跟余裕去选择,除了温饱我们还可以问人生的意义跟价值,这没有标准答案。身为年轻一代的女生,我觉得更重要的不是去抵抗,而是挖掘,挖掘我是谁,我有什么特质可以帮助我在这个社会,哪里有属于我的位置可以发挥影响力。

如果我们对每个孩子说你受创造的时候都有独一无二的意义跟价值,为什么我们不对自己这么说?

Q:对年轻女生来说爱情不再至上?

以前曾经至上过吗?

我觉得每个时代都有不同的人、不同的选择,我追求是平衡,只有爱情没有其他东西人生也是很狭隘。但是只有工作,没有爱情或是亲情这些重要的亲密关系的话,人生到最后也没有意义。(推荐阅读:

Q:遇到必须去改变自己的时候,你会怎么做?

一个人不能成为自己不认同的人。我觉得以前会很不能接受自己,我会逼自己成为看起来很外向的人,要求自己去交流社交的场合、主动跟几个人递名片。但我后来我观察很多领袖,像严长寿跟方新舟他们都不是外显的人,但他们不是花功夫训练自己要花多少时间递名片、说多少话,而是让自己成为有内涵的人。

虽然我是内向的人要学习外向的技巧,但不代表我需要本末倒置自己讲话的内容,我们做事是不是真实有内容才是重要的。我以前不敢说自己是内向的人,我怕大家对我的看法,但我现在可以自然地说我是内向的人,因为我开始接纳一个领导者可以呈现很多不同面向。

以前我演讲完,我会责怪自己练习不够,会想说如果我是外向的人,讲话交朋友都不会累。内向最讨人厌的地方就是你社交完会很疲倦。我觉得这就是我,我尽可能把我该做的事情做好。了解自己接纳自己,内向也是一个力量。(同场加映:

当我接纳我自己,我更有能量去面对挑战。

Q:你觉得什么样的领导者很优秀?

好的领导者都有共通的关键能力,包括沟通能力,同理心、创意、你还要有决策能力、统筹不同意见的能力。NGO 来说更困难的是我们不像企业,核心目的就是要营利。(推荐阅读:

组织存在的目的是使命,没有明确的 KPI 是不行的,你要定义出成功的指标,说服大家这个东西是有意义跟价值的,我不希望他人是凭着同情心来的,我反而希望大家觉得这是社会投资。如果你投资一个营利组织你希望回馈的是金钱,但是你投资非营利组织你期待的是一个影响力的回馈,那也需要很具体的对赞助人可以具体交代成果。

什么叫做教育的成果?看数据还是质性的故事?这也是领导者要辩证的问题。

当然,莫忘初衷是很难的,初衷在其他类型组织不是那么重要。但是当我面对这么多不同声音跟期待的时候,忘记当初为什么做这件事情,就很难做出决定,除了不要忘记还要坚持自己的理念。

Q:面对跌跌撞撞,经过挑战,如何克服?

我最大的敌人是我自己。必须持续有被挑战的感觉,才有继续的动力,因为教育不会有完美的时候。我刚创立 TFT 时 23 岁,到现在 26 岁了。其实我心目中理想的领导者,有很多要跟自我冲撞的地方,要放下很多自己的自私或自我中心的想法,去接纳不同声音、去面对批评。

组织面的挑战很少让我走不下去,因为每个组织都有挑战,有挑战才有生存压力才有进步,这些挑战是努力就可以慢慢克服的。但对我自己而言,真的走不下去的是,始刚回来的时候讲完演讲,我真的没想到会有媒体的曝光,一曝光之后大家报导我的方式会贴不同标签:正咩阿人生胜利组阿。反而引起很多人批评,我那时候真的很难过。(同场加映:

会觉得要不然你们来做啊,或是说我做事情错了吗?为什么要这样说你们不认识的人?难不成我回去美国赚比现在多这么多倍的薪水,然后自私自利的生活是比较好的结果吗?我觉得在这些声音中,最后我选择走下去,是因为我意识到这些事情本来就不是关于我自己。

我刘安婷如何不是最重要的,而是我们做的事情是否真的有帮助,我个人是其次。年轻的自己自我主张很强,会觉得我想要得到肯定、我想要成就梦想,是那个“我”要不断缩小缩小。我有我的软弱,我有我的缺点,当我看到我的软弱,如果我的软弱让我害到组织受到批评,我会很气自己为什么不能更有能力一点,我为什么不能更有远见一点,为何不能拿到更有资源去做更好的事情。

面对自己的不足,要静下心来找更好的解决方法,不然就是沉淀自己让自己走下去,那是最难的。(推荐给你:

Q:一句影响你很深的话

我当初从美国回来的时候,我爸爸就跟我说,不要害怕失败,只要你看到需要你就应该回来。“不要害怕失败”是影响我很深的一句话。父母亲通常是害怕子女失败的,所以从他们口中说出这句话其实对我来说是很大的支持的力量,他比我站在更高的高度看这件事情。(同场加映:

没有任何一个父母愿意看到自己的子女受伤跟跌倒,但他愿意成全我的跌倒。


在女人迷,看见你的女力职场

更多精彩影音都在 天下杂志 video・女人办公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