父权框架下各种性别都活在父权凝视的视角里,他们被迫用男女二元性别的观念生活在这个社会里,以符合大众对两种性别角色的期待。其中男性,看上去似乎是父权框架的既得利益者,但生活中,却处处流露着对于男性这种性别的压迫。女性主义似乎常被男性误解为是只关心女性福祉的思想浪潮,但其实它是在追求各种性别都得到平等与尊重。男性看似跟女性主义的关系相当遥远,事实却是出乎意料地近。(同场加映:

男人,这就是为什么你得懂女性主义

如果说有什么主义能确实且贴心地照顾到“男人”这个族群,那就非女性主义莫属了。什么!?公僧糗!!女性主义跟男人有什么关系?女性主义者不是只关心女性的福祉吗?而且女性主义者不是都是一群讨厌男人的女人吗?

嗯,或许对多数只在乎自己电脑效能跟勇士队到底能不能拿到这季总决赛冠军的男性而言,女性主义就像是诸神的黄昏一样遥远。不过身为一名男性,就让我来娓娓道来,女性主义与男人的关系。

先让我声明,女性主义讨厌的不是男人,而是父权体制。

很多人觉得父权体制跟女性主义分别位于“巨石强森-林黛玉”光谱的两端上,父权就代表男人阳刚的极致,女性主义则是姊妹们在黑夜里的信仰。但是事情不是这样的,钦差大人,父权体制跟女性主义其实是分别位于“性别迫害-性别解放”的两端上(所以比较像是“唐纳川普-西蒙波娃”的光谱)。

父权除了对女性是种极不公平、不正义的体制之外,它让参与其中的男人活在各种“隐约的不舒服”跟“莫名的憎恶”之中。换句话说,是父权让男人变得讨人厌、充满仇恨而且不快乐的。

啊那什么是父权呢?

父权体制是种威权架构,它强迫每个人参加,就像是一场规则很不公平的烂游戏。它几乎存在于社会的各个层面:婚姻家庭、经济、宗教、学校、政治、司法、军事、性、职场、暴力、娱乐运动、人际互动......它使得男性成为优势阶级(管你情不情愿)。(推荐阅读:

霸权对社会的影响就是造成不公平与剥削,父权迫害的对象正是女性、非异性恋者以及部分异性恋男性。基本上,父权几乎迫害了所有人,只是有程度上的区别。小则双重标准、差别待遇及嘲笑羞辱,严重则霸凌殴打、将女性视为财产、普遍的性暴力、造成死亡(他/自杀)并且让许多人过着悲惨的人生。所以父权简单的说,就是悲剧。(推荐阅读:

那让我们先不谈那些严重的、见血的、泯灭人性的问题(尽管那些问题常发生在女性及LGBTQ群体上),我们今天是要来抚慰男性的灵魂的。父权对男性的伤害多源自“性别角色”与“男性凝视”。

“性别角色”定义了男人的样子跟女人的样子。这是每个人一出生就加诸于我们身上的期待。你可知道方形的西瓜是怎么种出来的吗?在西瓜还是小宝宝的时候就在西瓜外面装一个方形的坚固模具,这样随着西瓜长大,模具会被填满,最后拆除模具时,西瓜就会是方形的了。(

性别角色就是那个套在我们身上的模具,在我们还是婴儿的时候就套了上来,每个人都被套住,以致我们以为方形的西瓜才是正常的西瓜,被套住的人才是正常的人。而问题就出在,我们不是生来就是模具限定的样子,我们的自我被限缩,被扭曲,被压迫,每个人都如此。

性别角色限制了不少人(尤其是女性,因为她们的模具更小)的天赋与潜能,这无疑是一种残忍与浪费(想像一颗可以长到 15 公斤的西瓜却因为模具的关系只长到 3 公斤)。

而“男性凝视”正是让性别角色更加有约束力的社会压力,简单的说就是:男人会在乎别的男人怎么看待他,尤其是对他的阳刚气质的检视。万一你的举止不符合阳刚期待,你在人际关系中的地位就会被默默地往下移。

如果你想知道什么是男性凝视,穿双 15 公分高的高跟鞋搭配露背洋装去上班或上学,整天下来让你冷汗直流、魂不守舍、如坐针毡的就是男性凝视的威力。

但其实不用高跟鞋及露背装,男性凝视仍存在于我们生活的每个角落(就跟 PM2.5 一样),黑箱地规定了男性的言行举止、衣着打扮、兴趣嗜好、生涯规划、选择偏好......以确保你的存在得“像个男人”。(推荐阅读:

性别角色与男性凝视维持了父权的秩序,但你可能会想,那跟我有什么关系?我生来就是颗方形的西瓜,我本来就很阳刚,不然我稍微改变一下自己有什么大不了的,在父权体制中,哥如鱼得水啊。那么恭喜你,你是父权体制中完美的既得利益者。

但这仍改变不了父权体制造成的压迫与不公平,如果你真心觉得女性或部分男性被压迫跟你没关系或者你根本看不见他们的痛苦,那么你可以想想那些白人至上的种族主义者、天生就享尽资源的富二代或靠着党产而尸位素餐的高官,他们都是威权体制下的既得利益者,而男性沙文主义何尝也不是?

而你并不需要当个沙文主义者。

另外,父权使男人看不见女人的痛苦的同时,也让男人看不见自己面临的情绪与人际风险。什么风险?

1. 封闭:父权体制中,分享心事、聊天发泄都是女人的事,男人不需要社会连结与归属感,男人就要独立自强,默默承受。

2. 羞耻:当男人战战兢兢地怕被瞧不起、被笑“娘”时,正是羞耻感支配了男人,“男性尊严”就像是男人的阿基里斯脚踝(应该说是阿基里斯的卵蛋),而羞耻感会扼杀一切(包含创意、幽默感与性功能)。

3. 忧郁:人是社会动物性,忧郁常是自我封闭的结果(与导因),疏离与孤立对于心理健康会有严重的负面影响(有没有想过为什么中年男子总是臭着一张脸?)。

4. 压力:父权体制中的男性必须藉由“支配”与“拥有”来获得尊重,所以男人总是被比较打量(从薪水到生殖器的尺寸),而且这种无尽的竞争中,永远都有输家,也没人能永远赢下去。

5. 被讨厌:一些男人不是因为心地坏,而是真的是完全看不出自己哪里性别歧视,而犯了众怒,这也不全然是他的错,因为他活在使他盲目的父权体制中。但从现在起慢慢改变也不嫌晚,多在乎一点点,世界会因为你变得更好一点点。

当然还有更多问题等着可怜的男人自己去发掘,例如男人为了维持尊严得牺牲到什么地步?就像《脆弱的力量》一书中一名丈夫悲苦地提到:“女人宁愿看着白马王子死在马背上,也不愿意看见他摔下马。”如果你观察得够仔细,就能看见自己身上的厚重枷锁,喀啦喀啦地响着父权的嘲弄。(同场加映:

最后,如果你真的是一名好男人,你不需要靠羞辱阴柔的男性、歧视 LGBTQ 族群、散布仇恨言论、支配或贬低女性、霸凌你看不顺眼的人......来展现自己的男子气概,你也根本不需要强迫自己去做你根本不喜欢做的事来向你根本不喜欢的家伙证明自己根本上是个真男人。

父权体制是个规则很烂的蠢游戏,每个人从小就被迫参与,但别忘了,你随时可以离开,选择更自由、更友善且更公平的生活,而女性主义就在出口等着你。(推荐阅读: