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曾被某一本书的书封深深吸引吗?Halley Chen,长年专事唱片美术设计,热情摄影与写作,这次,他在阅乐书店谈那些爱不释手的旧书,就是设计最好的灵感。恋恋一本旧书,因为那是你对世界有所想像的起点。(同场加映:

比新买的书更有意思!让我爱不释手的旧书

主讲 /Halley Chen
策展/方序中
撰文/程小珍

说到Halley Chen,不少人的对他的印象可能来自于他“20年专业唱片设计人”的身份,却鲜少有人知道,除了那项专业,他更是一位作家,同时也是嗜旧书如命的疯狂男子。为什么说他疯狂呢?就在今晚阅乐书沙龙的现场,我们捕抓到了他那对旧书痴狂的身影。

一会在舞台上手舞足蹈,一会说得高声口沫横飞,我们听着、看着他说到他所有拥有的旧书所展现的样子,把我们这些“初恋旧书”的人都给吓得一愣一愣的。我们不禁想:“到底旧书的魅力是什么呢?”

“我的设计灵感其实是被旧书累积、培养起来的”,Halley 会说出这句话,着实事出有因,就像他所欣赏的一位建筑师高第说的:“没有任何人的设计作品是创造出来的,我们只能模仿,因为世界上的每一样事物早已存在。”也许是将这句话听了进去,Halley 在接下来的分享中,偶尔像个孩子般欣喜,偶尔像个学生般谦卑,此时,他没有流露半点设计师的高傲气质,而是个把自己跟与会者放在同个层级,一起分享、一起学习的“图书学习专家”。

拿出 1983 年,他小学时的英文课本,Halley 说,这给了他很大的启发。里头的人物都画得如同火柴人似的,乍看简单。许多创作者可能会认为这样太过于普通,一点都不值得学习,但他却有反面答案:“工具书就该这么做,简单明瞭,进而显出书的特别,才学得快。”从许多的旧书当中,我们能看见时代的演变过程。像是 1962 年的老旅记里,一张张大版面照片,在那个非数位时代,这样的构图技巧就更显得珍贵,也因为纯熟的技巧,读者能了解五十年前日本的庶民生活面貌。

从这里,Halley 明白自己拍照、自己写字更有味道,过去的照片就像是他的导师,亦像一面镜子,使生活中的每个面向映照在他的眼前,让他写作时更有动力,也将观察后的结果呈现在了《遥远的冰果室》和《人情咖啡店》这两本着作里。(同场加映:

从另个角度看,旧书是人们想抱在怀里的回忆地图,更是象征着时代那又大又珍贵的剖面。不落入俗套的排版,用心的生活记录,是旧书照片的元素。1895 年由博文馆创刊的综合性杂志《太阳》,其丰富程度,被当时视为百科及 Mook(杂志书)的先驱,之后也陆续出了几个同样受欢迎的系列。就拿《别册太阳》来说吧!1987 年的某月,它就以“卡通”当作当期主题,记录了 1945-1960 年战后孩子们人手一本的疗愈读物,并将它们分门别类,更易读、更丰富。

Halley 雀跃地告诉大家,这样的书买到赚到,买一本抵十本,尤其里头的色彩呈现,丰富了我们的视觉体验,绝对是值得大家收藏的宝物。即使照片越多、版面越大的书就更贵,但他说,正因为时代久远,我们拿到后捧在手中的,就不再只是“纸张”而已,而是层层的回忆,是个再贵人们都愿意掏钱出来的物件。

整场分享最值得一提的,莫过于 1992 年出版,1997 年因着大获好评而再刷的《君子》杂志复刻版了。它的身份着实特别,不仅详细介绍了当代众位爵士大师,让当年的爵士迷们为之疯狂,书里附赠的海报,更是汤姆汉克《航站情缘》的代表物,成为整场电影的起头。在那个照相打字完稿的时代,这样的杂志,拿来当作现金其他杂志的模范,可说是当之无愧。而日本的川上澄生、台湾的曹俊彦等优秀插画家的作品,也是他心中值得推荐给所有书迷的旧书范本。(延伸阅读:

透过 Halley 我们可以发现,旧书就像对于历史的景仰,最棒的环保方式,也是个人生教材。一本旧书给了我们许多生活指引,让我们看见过往轨迹,循着回去让我们对现在跟未来显得珍惜;而好书能留存更久,促使出版社更用心地好好制作,这就是对地球最真心的回馈。

(以上照片由 Halley Chen、Fanily 提供)