2015 年 6 月 27 日,八仙乐园彩色派对爆发粉尘燃烧事件,一年内,联合报愿景工程写下八仙事件周年论坛。这些伤患,有些人植皮做复健,痛过一次还要再痛,他们的故事从绝望到坚强,足以看见人类的韧性,生命的强悍。这些重建之路也许都可以忘掉,但命运遭逢巨变的启示,却怎么样也忘不了,郑伃均说:“只有受伤的那一刻记得清楚。”(同场加映:

 

八仙事件当晚,伃均被救护车送往台北荣总,全身 47 %二、三级烧烫伤,伤及脸与肺部,经历过清创、植皮的手术,8月自北荣出院,当时还被认为是恢复状况前几名的。出院后的日子她与其他夥伴,没有回到学校,而是每日到阳光基金会的复健中心报到。

这一天,伃均晚了一点来到阳光,因为早上她在门诊,决定是否要再度入院。

在事件即将满半年的圣诞节前,因为伤口持续渗液、需要定时换药,以及疤痕组织的增生,使得脚与手部的功能无法恢复,伃均在听了一天的台湾疤痕协会年会后,重新回到医院谘询。

“年会听了一天,其实一直在打瞌睡,但有听到台大烧烫伤中心主任杨永健的演讲。”因此让她决定再找医生询问,几天后,她一进诊疗间,医生一看伤口,就告诉她:“要开刀。”

在门诊中,妈妈跟伃均说不用担心,现在住院,已经在复健的朋友可以去看她以前因为朋友们同时都受了伤,所以没人能够来探望。

伃均说:“我是担心我的背。”

此次植皮,医生认为头皮太薄,而选择她背后没有烧伤的皮肤。“我只有背是好的,现在你要把我挖去。”她对医生说。医生一看到她背后没有受伤的皮肤,就说:“妳皮还很多耶!”妈妈跟伃均在一旁闻此言哭笑不得,一路走来,只能以自身的皮肤去换。妈妈说:“一开始她在加护病房时,我们还不晓得只能用自己的皮植,我就说:那可不可以用我们的皮植?她已经没有好皮肤了。医生说:不行。”

预计开刀的部位,在事件发生后就已经用头皮进行过植皮,原本预估会恢复的伤口,因为每个人体质的不同,恢复的状况也不太一样,到现在仍是包着纱布、定时换药,手指无法弯曲。“台大的医生是说不要一直放着,早一点植皮恢复功能,用复健的功能恢复有限。”

“圣诞节要回去植皮,两点就要过去准备住院,不然就是跨年的时候手术,二选一。”伃均郁闷地嘟起嘴来。

事件过后,便频繁地出入医院、法院,出院后依旧生理机能紊乱、内分泌失调,在法院判决书上,伃均仍属“轻伤”,因为疼痛与痒而倚靠安眠药入睡,伃均被朋友笑说前一天讲过的事情都记不得。“什么事情都记不起来,只有受伤的那一刻记得清楚。”

一旁的社工递圣诞卡片给伃均时,妈妈告知,可能这阵子都不会回来复健了,因为两天后就要再度手术。社工提及因为每个人体质不一样,因为现在疤痕不稳定,取皮就是多一个疤,伤口的恢复其实可以藉由敷料有不同效果,选择了手术,同样的过程依旧要重新来过,等待伤口愈合、穿压力衣、日复一日的复健。

在交谊厅,伤友与家属们交换着复健与看诊的心得,只是最终的决定依旧回到自己与家人的身上。

“就再回去想想吧。”妈妈说。