你敢在 34 那年放弃所有,义无反顾地辞职去旅行吗?作者雪儿当年离职的理由这样写着:“世界这么大,我想再看她一眼。”别把自己的生活都赔进了工作以后,才发现这不是自己要的。(延伸阅读:高唱三十岁的壮阔温柔:敬所有义无反顾的女人

 

前几天在蒲甘遇见一群来自台湾的背包客,我们就在最炎热的雨季碰面,席间聊到原来大家都是同行,原来都在台湾资讯服务业工作过。大家则是很讶异原来我原本的工作是 PM(专案管理),但我也点出 PM 无奈的地方,就是你不跟着时代跑,最终还是要被淘汰。

32 岁打工度假回来,这个产业经过一年已经若光速变化,一年没看程式码,如隔好几年的时光,花了一番力气才回到以前的感觉,也感叹回不去二十几岁拼命三郎的冲动。

那时候想资讯业的 PM 还要当多久?还有力气一直追着他跑吗?

从办公室望着窗外的蓝天,想念的还是那段打工度假的时光。下班后就到公园野餐,然后去超市采买今天晚上的食材,聊着不着边际的话题,写着一篇又一篇旅行看见的游记。

写作原本只是兴趣,只想把活着记录下来,后来变成专栏作家,虽然一开始很介意网友的评论,后来也笑骂由人,出书之后也转变成心灵导师,跟旅行反而没有相关,所以别人说“你是旅行作家?”心想:“大家都喜欢问我两性问题。”

34 岁工作了又几年,离职当然还是有关键原因,并非只是对工作产生厌倦,毕竟都已经工作多年,经验可以足以弥补很多新知转替慢的代谢,只是失望是一次又一次累积,慢慢也知道自己到了极限,再坏就是这样,再好也是这样,不好不坏也是这样。

到最后递交离职书也算是水到渠成,因为做人成功,所以也没有得到前东家刻意刁难,因为理由太白烂,也找不到挽留我的方式。

“世界这么大,我想再看她一眼。”这种离职理由霸气又白烂。

为了这几个字,离职后我开始了第二人生,几乎每一个个月都在旅行,从东南亚玩到东北亚,深入中国一个月,还带爸妈去自助旅行,飞到北欧冰天雪一个月,现在人在缅甸,归期是两个月后。

我能做到的就是实践自己离职单上的诺言,用力的过自己想要的人生。

用写作交换旅费或是住宿,用抽奖换到免费行程,用体验交换商品,用演讲换取旅费,用各种方法养活自己,不想让家人担心。

以前总觉得工作跟生活是天秤,努力工作赚钱,再来投资想要的生活,这似乎没有不对,每个人都是这样在社会庞大的机器下当一个小螺丝钉,即使你对于工作毫无热情可言,但还是会说服自己:“再撑一下,就可以拿薪水去旅行了!”、“再忍耐一下,就可以拿薪水去吃大餐了!”、“再假装一下,再过两年我就一定要离职!”

工作跟生活从来都不是对等跟交换,更不是努力工作赚钱就能有美好生活,人若一直都在不对的工作位置上面,赔进去的也可能是生活。

能努力把工作融入生活,用工作成就来支撑生活的品质,那么赚多赚少或许就不是唯一衡量生活的标准。

别让你的生活价值被工作绑架。

相信 34 岁那一年没有离职,应该还是过着日复一日打卡人生,没有不好。只是真的也对职场没有热情,对于资讯新知的渴望已经厌倦,可能还在烦着为什么又要开发新技术来折磨我,在研讨会听到睡着。(同场加映:

当然也很多人说:“为何鼓吹离职旅行?每个人的状况不一样!”

我也很想说:“就是因为每个人的状况不一样,不是每一个人都有勇气离开舒适圈,也不是每一个人出了社会毕业后就可以选到天职,转角都会遇到真爱。”

工作跟爱情一样,有时候刚开始会鬼遮眼以为这是一辈子的牵手,但是到后面,另外一半已经让你看不见未来,你只是一复一日活着为了他的存在,却不是为了自己的存在,有一天他抛弃你了,或许你也什么都不是了!

创造自己的价值,是真的要趁年轻还有勇气。

现在把人生砍掉重练,在一个完全无法摸索的全新领域,或许之后也会厌倦,但目前真实觉得自己活着,写的文字我很喜欢,合作的对象我也很喜欢,分享旅行我也很喜欢,我至少活在自己喜欢的世界里。

三十五岁,我靠旅行见闻养活自己,别说很难,不去做怎么知道,至少我已经在路上了。