这次事件里,我们想一起看见,无论性别性向为何,我们都值得拥有一个安全友善的空间。

文/何家雯  社团法人台湾基地协会社工督导

悼奥兰多同志夜店:被挤压但不孤单的同志空间

六月十二日凌晨,佛罗里达奥兰多的同志夜店“Pulse Club”发生一起大规模的枪杀案,目前已有 50 人死亡,多达 53 人受伤。相信这个新闻大家与我一样感受十分痛心与难以承受,更无法理解杀意何起。

杀者已去,难以还原,但幸存者、目睹者、遗族与你我,或多或少都将在这事件中感到震荡、哀伤不已、愤怒流窜。在这些枪声与哭声里,我们也听见了那声无奈:同志的空间,始终难以自由!


(图片来源:来源

是自愿边陲还是被迫边缘的同志空间?

对同志社群而言,公共场所往往不是最能自在展现自我的场域,若太彰显自我,只怕招致更多窥探个人性倾向隐私的关注;若太躲藏自己,也深怕被视为怪胎、不好相处而被排拒。

受到某种难以明说的限制,正当大部分的人们光明正大使用各种空间,享受各种行为活动时,更多的同志朋友得为奔波一日的自己,找个可以喘息、大口呼吸的地方,好好照顾伪装的自己,只为了明日的自己也仍好好的。

于是,齐聚在同志专属的场域,那便成了社群寻找自我认同、建构人际网络、搭建归宿关系的空间。在这看似边陲却又充满文化之落点,组成自己的世界,好共同抵挡结构性的压迫。(推荐阅读:

到底这些专属同志的场域,是自愿被边陲化?还是被迫被边缘性?抑或两者相互交织,你推我拉共构了这样具有独特性的空间场域?看似哲学般的议题招来辩证式的对话,也更真实反映出同志空间被挤压的现实。    

每个人都值得被空间拥抱

但是,你知道吗?毕恒达老师曾说过“其实每一个日常生活的实践,都倚赖一个支持活动的空间;而每一个空间都是社会价值观积极的展现。”同志空间不是相互取暖的聚所,也不会只是疗伤或迷惘的过渡性空间,而是由我们的文化、语言、穿着、打扮层层堆砌而成,给出了实践“我是我,我是同志”伸展性的空间。

没有人应该只属于、或被限定在单一空间当中才得以自在,更没有人应当只活在那隐匿且不为人知的限定当中。那是多么大的剥夺。我们将被剥夺掉可以欢笑、可以哭泣、可以拥抱、可以生气——无论你在何处——的经验。


(图片来源:来源

奥兰多攻击事件带走太多逝去的生命,也容易让人陷入对宗教、同志或是种族二元对立的情结,虽然这个生存的世界确实苛刻,却也提醒了我们不能轻忽人为了存在的努力。(推荐阅读:

同志空间或许仍有限,但存在的意义性、故事性是有脉络,不应该是被排他或受到责难,若能看见同志空间存在是为了回应主流社会空间的窒息感,其存在是如此可贵的社会关系。

我们期待这个伸展台可以更大的延伸、更多的包容、更精彩,正如我们带着哀痛至极的震撼,过往的伤痛被翻搅,也仍知道自己可以不孤单地往前走。