八仙乐园事件已经一年了。旁观的我们回想起那意外骤变的夜晚,仍然觉得惊恐而心痛,这些受伤的人们,过了一年之后,他们是如何面对自己截然不同的生活?杨芷凌勇敢地说:“我相信自己会好,这是一场自己的战争,没有人能够帮你”(延伸阅读:

八仙事件发生那晚,面对舞台站在中间排的杨芷凌,是第一个送进马偕医院的病患,身上有 73% 的二、三度烧烫伤。“当时我一直觉得自己没有很严重,以为隔天就可以出院。”妹妹接到姐姐电话,搭计程车赶到现场,和陌生人一同把芷凌扛上计程车载到医院。

“妹妹只和妈妈说我烫伤,我妈还自备一瓶烧伤药膏来医院”,妈妈到加护病房后,看到女儿全身被绷带捆绑,吓得昏过去“场面都够混乱了,我妈还昏倒两次”芷凌无奈的说。

回忆当晚,芷凌和朋友一起站在舞台前,“粉不断的从天上倒下,其实非常不舒服”。接着看到有橘色光从地上冒出,觉得脚下热热的,芷凌没有多想开始往漂漂河跑。还没跑到漂漂河,她就发现全部的人都在淋浴间不断用水浇洗自己,芷凌抢不到水龙头,继续往前跑到露天洗澡池,让水洒在身上。

“那时候大家看到我好像都很害怕,我那时候一定很可怕”。芷凌的手机在慌乱中掉在路上,和一位好心阿姨借手机打电话,她第一通电话不是打给爸妈而是妹妹。“那时候也晚了,我不想让我爸妈担心啦!”

“当时所有救护车都在路上,根本开不进来,大家就只能躺在大泳圈上痛苦等待。”一个小时后,妹妹终于赶到,迟迟等不到救护车的芷凌和妹妹,最后决定搭计程车直奔马偕医院。

芷凌直到出院后了解什么是清创,才开始觉得自己伤势严重,“妹妹事后才告诉我,我下车时皮都黏在计程车上”。现阶段的芷凌仍无法接受自己受伤的事实,“我从那时候到现在瘦了15公斤,现在还是常想为什么烧到的是我?”

芷凌在夜晚常做梦,梦里的她仍然是那个自由奔放的快乐少女,“当我往上跳,却发现自己的跳不起来,我的脚好僵硬。”

“没有去过地狱但我想这就是十八层地狱了。”

当感觉痛苦时,芷凌会把心情写在脸书上。(同场加映:

现在的她才明白普通生活是多么幸福,以前觉得泡澡和睡觉是件开心的事,现在却是又痛又痒。虽然悲观的时间比乐观多,但芷凌表示八仙事件让她比别人的生命更丰富,未来的她还有很多路要走。

“至少我知道有一天会好”,经历这件事情了解人生有无限可能,就算再脆弱,也会站起来。“这是一场自己与自己的战争,没有人可以帮你。”