为星星写诗】第二章,作者张宀一笔一划写下风象星座的飘渺存有,那个我们心底最真实的自己。读一首属于你的诗,那些描绘你灵魂形状的字,都珍藏进心里。(同场加映:

星座,那遥旷星尘里最为突兀的存在,希腊神话里优美的篇章,落在心上将我们塑成不同的灵魂。是刻印、是情绪,在心底深处最原始的本能。而将那些属于星星的神话化为诗篇,笔书捻来属于他们的哀愁与美丽,所有不为人知的晦暗与光明,揭穿幽密的伪装。

为星座写诗,风象星座篇。

【双子座】

知名不具的邀请

狄俄斯库里的战场

听见华格纳的后浪漫主义

又是穿插交响乐的舒曼

 

时候弹奏、舞蹈、拿起刀剑

捉摸不定的偶阵风

卷起时尚的尖端

可悲,查无此人的安全感

终究还是你诈欺的手法

 

那风吹走了我,也吹走了你

谁也无法将最后一行字写完。
 

至今我依然无法确认你爱的是糖还是鞭子,执迷于每抹余韵中,但仅是浅尝即止。喧闹声让你失去了归属感,也无从选择,不安于室的才华总在人群间穿梭。(推荐阅读:

有多少个羡煞的眼光投射终究是浪费,浪费于耸动的世俗,爱的万物论。孩子的心有着倔强与软弱,好奇成了猜忌,失去根的幼芽随风飘逸年华匆促的不安全感,害怕却又向往。

“你终究抱着纯真与矛盾在生命中穿梭,尽管渴求的仅是一个安稳的家。”

【水瓶座】

他们要你醉了唱着空城计

却反覆消遣你的灵感

不过是一介酒恃

 

居然也得必须赔罪与陪醉

鹰爪残留的痕迹是你瞩目的象征

背道而驰就被社会封锁

 

依然有些刮目相看,但必须等到千年

门可罗雀的那时,唯一的访客

 

依然摸不清你的心

在这被雨笼罩的城市,如你

表里不一,也仅是

老庄也不得不捞月的痕迹。

 

恐慌的年代有个流浪的孩子,没有故乡的母语,也不擅于沟通。唯一飘荡的是如梦的心之触须,麻质粗糙,但这是他唯一能避寒的衣襟,只因亲手缝制。如阵风般的你,时而拥簇时代的爆裂。偶时柔软似水,饮进却如酒般扣人心弦。

孩子注定永远当个赤子,不因世界的混乱而迁就,路就是一段梦,飘渺中是坚定的,他脱下一身麻蓑,为自己的梦铺路。(同场加映:

终究无法妥协,但至少梦地快乐着,如原生民谣里轻迭的疯狂,顺手瓶酒引人醉。纸醉金迷之际保有清醒,是你的天赋,直到梦想张扬前,在论断蛰伏后。

“依然倔强地可爱。”

【天秤座】

倦了红尘世俗

清澈的她眼中黑白分明

带我走的纷扰,让我飞的悲伤

扪心自问为何总让问题拂于天际

 

也无法怪罪本能,只好呢喃连连

眼中数不尽的失望,连续惯犯的爱人

 

从左手心到右边,滑过心房无数次

阿斯特莉雅的天秤摸不着平衡,只好回首

 

在无数夜晚啜泣与论断

在无数黎明爬起与批评

日记无法动笔。

 

遗忘是一种惩罚,只是这尘世依旧令人选择游荡,义务仅是写下万言书,纪录每一个感情失衡的过往。思考无止尽的嫁祸于身,身旁的灵魂依然呻吟为爱,如蚂蚁密麻的思绪,捣乱早晨练习之心无旁骛。(推荐阅读:

遗憾至今模糊的竟是自己也沦陷染泥,乱了分寸乱了原则,沦为世俗一类之乖蹇,终究还是人的模样,抵挡不了生徒中的原罪。晚风轻拂脸颊,只是早已感受不到心的清凉,谴责自我的轮回,在日记上画了无数个圆圈,细纹延伸至手心捧住仅剩的乡愿。

“只能放弃纪录无常,因它让我心慌,日记如乱麻。”

 

“为星星写诗,我们于下次期待火象星座的癫狂。”